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赏味期限(完)

*走向是謎

*ABO

*友情連結(一)(二)(三)(四)

*本子現貨:點我(台灣限定)


---------------------------------------------


那次之后,周泽楷隔了一段时间才重新出现在店里。

安慰点的说法是他认真思索人生去了,经历了好一番大风大浪的自我剖析才终于回到心爱的人身边,双手奉上一个更好的自己。但事实是,叶修在发情期之外的时间不会跟周泽楷联络,这段不见人影的期间周泽楷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在那六十三亿中遇上一个比自己更对的人,是不是终于搞明白当初的怦然心动只是一声基因的颤动,一个跟爱情并没有关系的生理冲动,叶修都不知道。

周泽楷本来就不多话,要他把自己的心意解释清楚,再多的形容或许都不比一句「喜欢」来得有力道,叶修知道自己问了一个没用的问题,显露出自己在爱情面前没用的原型,但是他就是忍不住想问,对方到底喜欢自己哪里。

长期熬夜的水肿虚胖,没睡对时间造成的黑眼圈,饿了就抓东西吃整出的虚弱肠胃。

我好想知道,你喜欢这样的我,哪里?

 

 

他看着周泽楷背后那个挂在墙上的时钟。

时钟是店里的公有财产,为了整体的品牌形象,是总公司规定的统一样式,白色的底,漆黑的指针,力求指示明确,却莫名地跟上了近年流行的简洁设计潮流。

他只是装个样子,假装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关注,但无论是叶修自己还是周泽楷,心里都隐隐约约知道,他们之间,恐怕有些什么,非得在今天说开才行。

 

「小周,」叶修看着钟,「怎么来了?」

 

他在装傻,周泽楷想,我们都有非装不可的傻。

那个在萤幕另一端,熟知情场规则的攻略高手给了他很多关于追人的建议,有些时候打对点的角度和力道让见识过打电动时的叶修的他忍不住猜想、那个人究竟是不是每个月限定几天的枕边人,但是叶修从来没表现出比解决生理欲望更多的热情,感觉不像在帮自己追自己。

 

于是他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叶修。这是算好了的,叶修的发情期会在这几天之内来临,按照他们每一次的惯例,周泽楷会先请好假,起个大早来接叶修下班,然后没羞没臊地一起滚进叶修那间就在楼上的小套房里。

叶修在整理那个柜台边边放特价小零食小糖果的竹篮,手上的动作有一下没一下的,一看就知道他在敷衍,敷衍整理,也敷衍周泽楷。

他花了一点时间去整理,整理心情,整理家里,把那些堆积如山的暗恋清出去,清出让叶修入主的空间。周泽楷对语言的掌握不像叶修那么熟稔,他的确花了些时间才搞明白叶修那句「想过没」的意思,相对于叶修把性与爱分开得彻底,周泽楷却更偏向天平的另一端——我爱你,也爱你的身体,我爱你的全部,而这一切同时发生、不分先后顺序,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但叶修觉得不好。

他有理由。Beta们与AO几乎是生活在不同的世界,AO之间还有个标记,BO之间什么都没有,要是有一天,人生走到Omega的末端,不再受基因好恶影响的Beta选择转身离开,死心眼的自己不晓得有没有去走独木桥的勇气。

同一个游戏他可以重复破关、直到研究出所有主线和支线剧情环环相扣的每一丝细节,他可以将那个复杂程度独一无二的恋爱游戏抽丝剥茧,推断出所有可能与不可能的百分比,却算不出周泽楷的心。

身体会老去,信息素会衰败,你想过没?

 

周泽楷如同过去每一个算准了时间的早晨,跟着下了班的叶修踏步上楼,没有想过自己会被挡在门外。

他碰一声撞上叶修家的大门,叶修拉开门的时候开得太快,砸到周泽楷的瞬间叶修缩了缩,却没有放软态度,在周泽楷往后退的两三秒之间闪身进门。

「你别来。」叶修半个人在门里面,头也不回,「不是有三天的假吗,回家去,好好想想。」

「……想?」

周泽楷在叶修看不到的鞋子里动动脚趾,压到了,很疼。

「想想,你还要和一个这样子的O,继续这样子,纠缠多久?」

跟心里一样疼。

 

周泽楷装傻,假装他没搞懂叶修杞人忧天的担心,不停重复地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叶修装傻,假装他看不穿周泽楷浓烈深刻的感情,拿着理智的名字当盾牌和武器。

 

你还要,纠缠多久?

 

 

 

周泽楷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他对那句「纠缠」的想法,叶修渡过了两次独自一人的发情期,花了一点时间才习惯回到一个人的日子。

他的套房里没有可以开伙的设备,他们之间也不曾出现「醒了吗我替你做了早餐」的老梗温馨浪漫场景,都是腰不酸腿不疼的周泽楷下楼去搜刮便利商店一番,顺便补充套套的库存,负责订综合用品的女店员已经习以为常到会按着叶修的周期订货。

可是为什么,现在会这么想念那个让周泽楷拎上来的,二十五块的,仅仅只能填个四分之一饱的小三明治。

 

「领包裹。」

连路灯都熄灭了的清晨,柜台前来了个男人。

男人非常言简意赅,安静地递出自己的证件,有礼貌但不多言,将将恰巧引起店员注意。叶修瞄了姓名栏一眼,默默转过身去,在背后那个放包裹的柜子里快速找出那个将要被领走的包裹,就和每一次每一位客人要领包裹时一样,迅速而确实。

包裹小小的,不大,几乎是快要造成搜寻难度的大小,其中一面只刚好够物流中心贴上取件人姓名和条码,而写着取件人姓名的方框里有着熟悉的名字。

那次把周泽楷关在门外之后,叶修偶尔会做梦梦到周泽楷,不过都是假的;真的周泽楷不会拿冷漠的眼神跟他装陌生人,也不会抱着别的谁堂而皇之地跟他炫耀,但当真的周泽楷此刻活生生地站在他眼前,看见对方还是那个每天都来买热狗堡当早餐的年轻男人,还是那么浅浅地笑着,还是只有在看着自己的时候、笑意才会抵达眼底时,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虚胖是不是常常拉肚子,都无所谓了。

 

周泽楷拿到自己的包裹,一句话也没说,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把剪刀,趁着没人的时候在柜台拆包裹。的确会有这样的客人,不想多带垃圾回家、或是住的地方没办法处理那些纸箱和缓冲包材,在店里拆完包装之后再请店员帮忙处理包装的塑胶袋或纸盒,叶修见怪不怪。他尽量不让自己的目光落到对方脸上,又默默用眼角搜集更多真的周泽楷,看他垂着眉眼认真地切开一层一层太厚的瓦楞纸版,看他的手指在层层胶带中间挪动,最后终于从那个小盒子里掏出三个更小的盒子,在垫了玻璃垫的柜台桌面上一字排开。

薄薄的,圆形的,明显是保险套的三个小盒子上印着不同的花样,三种不同的底色配上白色的宽粗字体,蕃茄酱,芥末酱,酸黄瓜。

 

周泽楷看着他。

 

「这位民众,」叶修端起服务业官腔,板着脸,抬起头与周泽楷四目相交,「我还在上班,请不要在上班时间性骚扰店员。」

周泽楷看着叶修,嘴角勾了勾。

「好歹,」叶修的目光好不容易才从周泽楷脸上挪开,飘到后面的时钟上去,「等店员下班。」

 

周泽楷转头看了看时钟,很简单的款式,白色的钟面,黑色又笔直的时针,指着六点五十八分,距离叶修下班,还有两分钟。

叶修站在收银机后面,看也不看周泽楷堂而皇之放在他面前的那几包「蕃茄酱」,一脸正经地数着钱。

他突然懂了,杵在那里噗哧一声,自己笑得好开心,也不管叶修频频投过来的怪异眼神,就这么灿烂的笑着,在一进店里就看得到的那个小座位区拉了把凳子坐下,闭上眼睛,从一百二十开始,慢慢地倒数。

距离叶修下班的一百二十秒。

距离叶修给出答案的一百二十秒。

距离叶修属于他的一百二十秒。

 

距离暧昧变成恋爱的一百二十秒。

 

无论什么味道。

爱情里最美味的,赏味期限。

 

 

「欸,」叶修半躺在床上脱得精光,唯一的遮蔽物只有手上那盒蕃茄酱套套,「订制就订制,螺纹颗粒款是怎么回事?」

「怕你不爽。」

周泽楷说,一边把自己的内裤蹭下来,扔到叶修脸上。

 


END.

---------------------------------------------



评论(3)
热度(175)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