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古墓派传人

*不是「骯脏大人的坏心交易」相关作品,小江吃货&助攻私设都是因为我喜欢,这两篇没有关联。

* 非常脑弱,说给任何人听都是被赏巴掌的份

-------------------------------------------

 

周泽楷觉得叶修真不是个东西。

当然法律并没有规定作为一个善良的公民不可以撩了就跑,但是叶修这跑得,简直比小龙女那一跳还要决绝,在这个讯息传输如此发达便利的时代还能搞丢男朋友,周泽楷绝望地给自己点了三十二个赞。

不过他并没有另外交女朋友,叶修也没有要嫁给别人。

叶修其实也并不是他男朋友。

还不是。

 

周泽楷认识的叶修基本上是一个只把心血投注在打游戏上的宅男,游戏打得好在周泽楷心里已经加了两万分,何况叶修又是一个会关心朋友的中央空调大暖男,这也难怪隔了几百里还是会被人家时不时关照两下的周泽楷成长为一个尽责的叶吹。

叶修什么都好,就是撩了就跑这事,真不是个东西。

叶修在对自己玩暗恋,他不但知道,还知道得特别详细,因为他的副队长江波涛就是那个被战术大师抓去当助攻的替死鬼。江波涛喜欢搜集并享用来自大江南北的各类美食,叶修为了争取到这个助攻,连台湾的高粱牛肉干都弄了几包来。江波涛被突然开始寄零嘴的叶前辈给吓得半死,早就知道好友心意的他干脆捧着那箱牛肉干去找周泽楷,你看这牛肉干多有滋有味,这份暗恋玩得真是感动天地以昭日月。

 

叶修要追他,周泽楷自然毫无异议,更因自身个性里存在着些不那么主动的部分,心上人要追自己,那就只剩一个顺水推舟的借力使力,这个男朋友交得水到渠成,在周泽楷的想象里简直得来全不费工夫。

 

但是坏就坏在叶修摸不清楚周泽楷的态度,江波涛直白的说明也没能帮上忙,不知怎地就是没搞清楚「我暗恋的人也喜欢我」这一点,每回嘉世和轮回遇上,这一对把明恋玩成暗恋、暗恋完成明恋的傻瓜蛋只会向心上人打个招呼,然后在周泽楷还来不及想好要说什么的时候就让江波涛被叶修约走;周泽楷只好在心里安慰自己,整个联盟大概只有苏沐橙和自己知道叶秋其实是叶修,呃大概还有一个陶轩,看叶修对自己多不避嫌,还是很有机会的。

结果那天江波涛一回来就震惊地对周泽楷说,小周你知道叶秋前辈其实拿的是弟弟身分证吗?

呃,这个部分倒是不知道。

他闷啊。

叶修逢年过节会给他送花送点心,周泽楷想说自己也得展现一下喜欢人家的诚意,也给鲜花甜点地寄了回去,结果他收到不少叶修的深情切意,叶修却好像没收到他的,在QQ上的早安晚安吃饱没别着凉也因为都比叶修传来的短而看起来像为了避免尴尬而回复的句子,他的情深意重不晓得有没有传到叶修那里去。

S市跟H市距离不远,但作为联盟抢手的新一代代言人,周泽楷的假日基本上都被代言厂商的邀约给排满,拍拍这个广告,去去那个发布会,在叶修献殷勤献得最勤快的那一阵子,嫌线上回复不够真心诚意的周泽楷可是没有时间去近距离聊表寸心的。

 

这么一拖延就拖到第八赛季,周泽楷的行事历上好不容易有个在H市跟苏沐橙合作的巧克力广告拍完之后得空了几天,正想着约叶修去哪吃个浪漫晚餐,打开QQ先看到叶修的一条留言躺在对话窗里,叶修的名字后面还带小火苗,那可是他俩天天互发消息才拿到的QQ称号;但是那一句留言此时此刻真像是邪恶大反派发来的恐吓信息,吓得周泽楷差点把可乐泼在手机上。

 

叶:我挺喜欢你的

叶:再会

 

那个「叶」也是他精心思考之后给叶修改的显示名称,叫前辈、荣耀圈有很多多前辈,一叶之秋又是一个太多人叫的名字,直接喊修不好意思,写个「叶」倒是挺合心意,不只一个晚上他看着这个显示名称,希望把这称呼改成亲亲小宝贝的那一天可以快点到来。

但是现在,怎么看怎么像诀别信。

周泽楷提心吊胆地开始检查周围有没有蜜蜂,翅膀上可能刺了字的那种。

 

叶修说的那句再会有点玄,隔天爆出的退役新闻倒是让周泽楷稍微松了一口气,他一边忿忿地大口扒饭一边想,退役而已,自己现在也还跟退了役的队上前辈有联系,叶修没手机,那就打苏沐橙的号码,即使要为此赔上毕生积蓄请苏沐橙吃草莓塔都无所谓。

在QQ留言约吃饭叶修没有回复,周泽楷自己装作没看见那句再见,但摸不准叶修心里怎么想,在H市拍完广告的隔天还是照样去了嘉世俱乐部,下来找他的却只有苏沐橙一个人。

苏沐橙好心地当周泽楷的明灯,手指一指,就比到对面网吧的头上。

周泽楷不明白,俱乐部里不是有电脑吗,配备也不比网吧差呀,退役也不至于退到跑去网吧打电动吧。

苏沐橙摇头说,人家叫他当陪练呢。

 

周泽楷在被叶修单方面掰掰之后就有点隐而不发的怒气,这下子更是堆积到了顶,嘉世内部的人事管理跟他无关,但是叶修,你是叶秋耶,战神一叶之秋耶,整个荣耀圈子仰着脖子看着长大的人,何苦把自己弄成这样。

他一边踢着街上的冰屑一边过马路,摸进网吧时还一边往客席区张望,一转头就看到叶修一边打呵欠一边下楼来,走进柜台跟柜台的女生说着话。他几乎跟上次周泽楷见到他没什么变,但看那黑眼圈、或许有变本加厉的熬夜,身上的衣服还是那一套——这种天气居然还是那一套——裤子还是那条皱巴巴的牛仔裤,帐号卡还是插在裤子口袋里,额头前那搓头发还是压不住地乱翘。

周泽楷还在恍神,叶修已经抬起头来要招呼客人,这一看,看得叶修整个人都停住了,像游戏里的bug。

 

柜台的女孩很是机灵,她先拿了叶修身分证替两人在二楼开了包间,再以蛮不讲理的力气把这俩给推进去,还自作主张地加了两瓶绿茶,记在叶修帐上。

 

「呃,」叶修斟酌着用词,「小周好久不见。」

「嗯,」周泽楷此时感到一种莫名的小小优越感,「还不到十六年。」

「我给你留那个再会不是那个意思,」叶修开始有手势了,周泽楷心想,这表示他正在狡辩吗,「就是,当晚就离开嘉世了不知道以后会如何,是职业赛场上的道别……」他盯着叶修看,对方被他看得眉毛一颤一颤,只差没把心虚两字大大的写在脑门上。

「暂时性的,」叶修说,「暂时性的。你看,」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帐号卡,那个旧的,连一枪穿云都不是那个卡面图样,「我可放不下荣耀呢。」

 

周泽楷还是直勾勾地盯着叶修。

他开始觉得自己才是身染重毒跳下悬崖的那一个了,如果不是因为竞技缘故让周泽楷拼命把状态维持在平时的水准,很有可能现在已经毒发身亡了。武侠小说里都爱写这样的,神秘的武功总需要特别的方法练成,不动感情,无欲无求,甚至是拉条绳子当床,他每天已经因为叶修提心吊胆得相当足够,实在不需要再来一样举步维艰的事物。

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啊,周泽楷看着叶修,扭开自己手边那瓶绿茶狠狠灌了一口。

「小周啊,」叶修往他这边倾了倾身子,「你跑来这里找我,我能不能…是为这有一点特别的…那什么…?」

你还问,周泽楷又灌了一大口绿茶。

「不是吧,情人节七夕那些寄包裹来的真是你啊?」叶修像是想起了什么,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那些都被行政部门当作疯狂CP粉处理掉了。」

周泽楷停下他那个拼命喝绿茶的举动,瞪大眼睛看着叶修。

「我都是请小江帮我转交的,」这下换叶修阴森森地开口了,「这么多年的情人节,你要怎么赔我?」

呃。

 

周泽楷被叶修一句话噎住,一边咳嗽一边笑,这下倒好,他们互相拉了条绳索,自以为修习绝世武功,生怕想着对方少了点就会失去这般爱恋,各自有着自己为是的周全,若不是今天有了面对面的机会,若不是叶修这般了解他,或许周泽楷就真的要修练成古墓派的传人,少思少念少欲求,闷着一口气,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成就一个人的大圆满。

 

「欸,」叶修说,「你觉不觉得玩暗恋的提心吊胆很像练神功睡绳索?」

周泽楷微笑着向叶修比了一个充满爱意的中指,即使你跟我想的一样,也不可以说出这么恋爱白痴又OOC的台词。

END.

-------------------------------------------

這個梗我講給誰聽都是被痛揍的下場(

但是不管我還是要寫!!!!!!!!!!

评论(5)
热度(139)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