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呼吸(下)

*周叶

*私设有

*ABO

*當年霓虹灯遲遲未公開的後半

*一年半(WOW)之前的本子,完售很久了,終於想起來要把後半段放一放(

*系列作:霓虹灯饿(上)(下)荧光粉红(上)(下) / 人类学(上)(


-------------------------------------------



周泽楷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Bad Ending的存在,所有的追求都是义无反顾、从来不替自己留余地,心眼死得像栓紧的螺栓,连电动的螺丝起子都打不开;叶修想自己是真的喜欢周泽楷,爱惨了的那种,才会把他俩在这段感情里的退路一直放在心上滚着,看见了电动牙刷要考虑一下、看见了电动按摩椅也要考虑一下。

 

叶修想起放在旅馆房间里的那只表,那只预备回国之后送给周泽楷的表。

「一直在你身边」的「呼吸」。

或许周泽楷不装上那个人工肺也没有关系,因为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早就是心脏里腔室壁面上的纹路、呼吸之间在身边穿梭着。

 

如果可以再快一点就好了。

如果现在就可以回到你身边就好了。

 

 

魏琛窝在自己办公室里,叼着根没点燃的烟、看着电脑萤幕抓头。

他一早一边开手机一边进公司就被叶修的十几通未接来电给震得差点站不住,开了电脑看到上头指示下来的后续处理让魏琛头更痛了。平常的开发计画按照计画多是将模型及数据资料封箱存放,少有像这次由更高层直接发出命令的情况。

 

一号、二号模型机留下可当作参考资料的部分零件,其余销毁,三号模型机关机封存。

 

魏琛把嘴里叼着的烟拿出来夹在手指中间,扒了几下头发之后打开写新邮件的界面,伸了个懒腰便开始劈哩啪啦的打字、把上头传来的讯息转知给这个计画的负责人知道;他敲完了整封信,包括团队对后续处理的评估之后停了下来,夹着烟的手扶着下巴轻轻摩娑着自己特意留出来的胡渣,考虑了几分钟、接着他改了信里的几个字,靠着自己的电脑椅椅背按下了送出键。

哎,老夫真是个好人啊,魏琛瞥了一眼正被方锐抓着东戳西弄的周泽楷。

 

唐柔抱着满满一包从展场里抱回来的资料敲开叶修的房门时,对方正靠在房间的阳台边抽烟。萤幕没关上的平板还躺在书桌上闪烁着,叶修让唐柔自己找地方把资料摊开、一溜烟又回阳台叼着烟吞云吐雾去了;精明干练的女性拿起平板要把自己的包放上桌面,却一下子被平板萤幕上显示的那封信给吓住了。

 

「这怎么回事?」

叶修看着把包一甩然后噌一声窜到自己身边的唐柔,再看看平板上显示的那封电子邮件。

「中止开发了。董事会决定不继续投入资金,老魏发了邮件来说后续的处理。」

「一号二号的完成度不高我还能理解,但三号也…?三号是投入最多资金的一台试作机不是吗?」她也顾不上自己那人工肺部的企划和今天拿回来的相关资料了,唐柔在心里快速的算了下至今投注在周泽楷身上的资金、表情称得上是气急败坏。

「…你那边的进度如何?」叶修用右手捧着的烟灰缸捻熄烟蒂,转头看着正在重读一遍邮件以确定没有解读错误的唐柔,「我这边大约是不用看了,你还没去过的摊位有多少?分我一些吧。」

「我的部分明天就能跑完,打算最后一天去采买纪念品。你不回去吗?就这么不管了?」唐柔晃晃手上发出刺眼白光的平板,然后又低头切换到浏览器、不知道在摆弄些什么。

 

叶修站在阳台边、手扶着栏杆,眼睛盯着楼下整片闪着各种颜色的异国都市。那个街角闪着绿光的是自己这几天常去的咖啡店,那边街道上连成一片红眼睛的是下班回家的车潮,往更远处蔓延的地面繁星点点是这个城市人们的生活轨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这个城市落下了印记。

这么多灯,这么亮的城市里,却独独没有自己心里面的那抹光明。

他可以熬夜加班,他可以废寝忘食,他可以一心一意全扑在机械零件之间;如今却有一个人乘风破浪而来,乘的是齿轮的风、破的是轮轴的浪,撕开叶修既有的整个世界,然后在那缝隙处伸手邀请,等他搭上。新的生活和旧的世界,当中的异同判断起来就这么简单、仅仅一步之遥,叶修这一步却得跨越半个地球,像睡美人里劈荆斩棘的王子殿下,逃出地牢、斩断荆棘,最后打败恶龙,拯救沉睡百年的、心爱的公主。

叶修的地牢是自己造的,带着刺的植物是自己种的,连邪恶的龙都是他自己的影子。

 

多么简单,仅仅一步之遥。

 

唐柔把手上的平板塞回叶修面前,小心地护着不让它摔下楼。萤幕上是订购机票的页面,唐柔选好了航空公司和班次、甚至连自己的信用卡号都填上去了。「明天下午四点起飞,你最好十点就退房出发。」唐柔点开姓名栏,又把平板往叶修那边推了推,高楼层的夜风吹得他有些心肝发颤,「你回不回去?」

 

他试着想象自己的人生里要是没有周泽楷会怎么样。或许不会有什么变化,他还是每天正常上下班,该吃的时候吃,偶尔拖晚一点,该睡的时候睡,偶尔在办公室和衣而眠;只是从今以后半公桌上不会再莫名出现一颗苹果,加班时也不会有人轻手轻脚地抱着一迭漫画进来陪着一起度过这个夜晚,不会有人用会发光的粉红色手心对自己比爱心。

叶修问自己,人生里要是没有周泽楷会怎样?

 

他拉过唐柔递给他的平板,快速填上自己的个人资料、按下确认按钮。

 

叶修可以不眠不休,可以乱吃东西,可以一头栽进工作的那个世界里不回头。

可是他不能没有周泽楷。

那个一心一意要爱他追他的机器人任性又固执,一昧的往自己这里跨着步,好几次叶修都想撬开周泽楷的脑壳看主系统上是不是刻了个傻字;然后这个傻子镶进了自己的呼吸,氧气和二氧化碳的交流中还多了个周泽楷,硬要拔开只会满胸膛都缺氧似的闷痛。

于是连自己都成了傻子。

 

叶修在飞机上满脑子都是试作机要被销毁的事,空姐拿来的飞机餐抓起餐具看到什么就吃什么,配着酸到极致的柳橙汁把有些干硬的番茄鸡肉义大利面吞下肚、底部发硬的面包也撕着一小口一小口地吃完,用被自己延长的吃饭时间转移对飞行速度的焦虑感。

下飞机的时候约莫晚上九点,但等他拿了行李、通过海关抵达计程车乘坐处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一点,叶修滑开手机没看到魏琛那边来消息,只能跳上一台计程车,请司机能多快开多快。

但开得再快,也比不上叶修心里的那份躁郁劲儿;魏琛传来的第二封电子邮件里阐明了高层对这个计画的后续决策,三台试作机都销毁的代价太大、无论于公于私叶修都承受不起。

尤其是周泽楷。他的身上没有关机键,唯一让他停止运作的方法就是从脑部的主系统直接切掉电源;但这个举动就像直接停止供应给人脑的氧气一样,强制停止会对主系统带来严重的损害,他们没有这么做过、不晓得后果会是什么。

 

叶修跳下计程车的时候差点掏异国货币付给司机,付完钱之后一转身又撞上汽车的门框,他一边揉着被撞得眼冒金星的头、一边翻出自己的公司识别证进入办公大楼,直到这时叶修才发现机器人大会的参观证还挂在脖子上没摘掉。经过长途飞行的身体非常疲倦,叶修觉得自己简直能把通往实验室的那条走廊走成一条独木桥,双腿打晃得不像是走在平地上。

 

实验室里,原本散落在桌子柜子各处的仪器已经被清空、连周泽楷常看的那一迭书都没了踪影,只留下正中央平台上躺着的周泽楷。依照叶修的喜好做出来的那张脸此时毫无声息,闭着眼抿着嘴,双手规矩的落在身体两侧。

叶修站在平台旁边,忍不住伸出空着的那只手去探周泽楷的呼吸、尽管他明知道周泽楷没有。

背在包里的手表包装盒嗑得叶修发疼,他把包得四四方方的手表掏出来放在周泽楷头侧边的位置,低头看着眼前的睡美人。

然后俯身,轻轻吻上。

 

这是叶修第一次主动去吻周泽楷,他不禁想如果场景可以再浪漫一点就好了、而不是在个活像是开刀房的地方,亲吻一个陷入沉睡的人。

如果你是睡美人的话,这个真爱之吻能不能唤醒你呢。

 

「…叶修?」

被自己封住的两片嘴唇突然吐出自己的名字,叶修睁开眼睛跟周泽楷一对黑眸直接对视,吓得膝盖一软直接跪倒在周泽楷躺着的金属平台旁边;叶修狼狈的用手肘把自己的上半身撑起来、攀在金属平台边缘,被喜欢的人主动亲了的周泽楷开心地侧过身来看叶修,背后开满了愉悦的花、几乎长成一整座花园。

 

「你、咳咳,你没被关机?没被销毁?」

周泽楷歪歪头,「…没?」

「那你躺着干嘛差点吓死我!」被吓到之后肾上腺素上升,尴尬惊恐同时间窜上来、被搞得无所适从的叶修趴在那里一边喘一边抱怨。

「今天大结局,录下来了,」周泽楷开心地说,「看第二遍。」

叶修不想说话了。

 

投影机白天的时候被收走了,两人不得已一起挤在叶修的办公室里,接了电脑萤幕看今天拨出的偶像剧大结局;椅子不够大,想着反正亲都亲了没在怕的叶修干脆直接坐上周泽楷的膝盖,窝在机器人的怀里跟着看起了偶像剧的大团圆结局,然而不知道是周泽楷的怀抱太温暖、还是剧情真的不那么合叶修的胃口,长达两个小时的大结局就这么被叶修睡掉了一半。

 

萤幕上的画面停格在两个主角终成眷属、快乐拥抱的那一幕。

 

「叶修。」周泽楷轻轻推了推叶修的肩膀,对方像小动物似的用鼻头哼了两声就又睡了过去。

「叶修。」周泽楷笑着抱紧挂在自己身上睡着的人,「我爱你喔。」

 

实验室里的金属平台上留着个方形的小盒子,里面装着只因为送礼者的心意而更显美丽的表;包装盒上有一行银色的字,在光线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一直在你身边的,呼吸。




END.

-------------------------------------------


還有最後一篇尾聲,霓虹燈系列就結束啦。

评论(11)
热度(117)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