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更新。
以後新文都放在
http://slashtw.space/?7445

不老歌已刪,舊文偶爾補檔在AO3。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人类学(上)

*周叶

*私设有

*ABO

*脑洞深似海

*然而這一切都要歸功於群裡的七彩叮咚

*當年霓虹灯遲遲未公開的後半

*一年半(WOW)之前的本子,完售很久了,終於想起來要把後半段放一放(


-------------------------------------------


周泽楷最近看了很多书。

至于看书的原因,则是来自负责开发他的人的一句话。

 

周泽楷用闪着粉色光芒的手掌比出了爱心对叶修告白、让被一众好友严重怀疑有恋爱冷感症的叶修有点感动的同时,身上连着整间实验室里小粉红灯泡电线的周泽楷啪一下子失去了意识、停止运作的机体往前倒,把叶修满了半腔的感动给通通压成了惶恐。

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叶修弯腰盯着他看的脸庞、一下子离那对漂亮的眼睛太近把周泽楷弄懵了。

叶修拍拍他的脸颊,「醒没?」

周泽楷茫然的点点头。

「这样子的事别再干第二回,下回你保险丝又烧掉我看你怎么办。」叶修看他状况好像好点了、转而用食指戳他,「吓死我了。」

终于玩够他脸颊的叶修挺起上半身走远了,躺着的周泽楷想转头去找他、却因为重新启动的延迟时间而动弹不得;他听见实验室门被推开的声音,突然因为即将被叶修丢下而感到胸口一阵闷声不响的推挤。

叶修抱着几本中学理科课本走回来的时候周泽楷老实的禀报了胸口零件的不明躁动,叶修盯着周泽楷盯了会儿不说话、把课本塞给他,自己掏出口袋里那包烟往外走。

 

「你啊,多看点书就知道了。」

叶修叼着没点上的烟、含糊不清地回应着,半卡在门缝间的身影一晃就出了实验室,留下一串炫目的光晕、让周泽楷盯着发呆。

 

所以周泽楷开始看书。

他翻完那迭叶修塞给他的中学课本、学了什么叫并联串联之后发现,原来要在这个世界生活、即使有着搜寻速度极快的中枢系统也是没用的,不能总是在事到临头了才在脑中的资料库里搜寻相关的资讯。

所以周泽楷看了很多书。

 

脑袋里有庞大的资料库和获取新知识之后记下来是完全不能相比的两件事情,就像是把原本在地上错落着摊成一大片的纸张挑起来、抓出先后顺序整理成书,然后再一本一本分门别类地在脑子里归档收好;从网路上的电子书到开发小组友情提供的纸本书籍,周泽楷没事的时候就会挑一本看,看着看着有些句子还会特别摘录出来、在心里另外存成一个档案。

连周泽楷自己也没发现的是,他越看,书的种类就越偏,对于知识的叙述少了、关于人类的描写多了,想知道人类到底是怎样的生物的欲望增强了。

 

人需要阳光、空气和水才生活,拥有相对高度发达的大脑,能够使用语言、有复杂的社会组织和发达的科技,有表达自己情感和欲望的能力;情感则是人透过感官建立对外界的认知、形成自己的看法或立场,有自己的独立判断、并逐渐深入,构成情感。人在地球上除南极洲以外的陆地上长期定居,多数人居住在平原地区。人使用的语言大约有七千两百种,其中两千种有自己的文字。人的生命起始于受精卵,两个个体经由性交使其中一方受精、怀胎38周后胎儿出生。人的性交除了繁殖后代外、还有在两个体间制造连系的社会功能。

 

如果知道够多关于人类的事情,是不是能再多读懂叶修一点。

周泽楷可以藉由目标对象的姿势、表情、动作看出对方现在的心情如何,该怎么应对;他本身就是一个被设计得极精良的情感机器,除了处理使用者的欲望问题、业务里还包含了感情状态,力求用得爽用得嗨用得舒适。

被这样设计的一个机器人,从来没有读懂过叶修。

他能分析、判断这个人的日常饮食缺少哪样维生素,然后到隔壁部门的蔬果贩卖机里按一个出来,却不知道叶修吃得开不开心;他能听懂叶修说的「吓死我了」这四个字,然后在系统里把吓到叶修的举动列为禁止项目,却不知道叶修是不是真被吓到了、又被吓到什么程度。

周泽楷可以把看到听到摸到的一切都画成表格、长条图和圆饼图,但他的分析程式一碰上叶修就打死不上工,搞得他老觉得自己在叶修面前像个傻瓜;关于叶修的事,周泽楷唯一能画出的长条图、就是他对叶修与日俱增的关心。

 

周泽楷最近看了很多书。

至于看书的原因,则是来自负责开发他的人的一句话。

『你啊,多看点书就知道了。』

周泽楷看了很多书,但他还是不知道。

 

他的研发还未完成,商品化更是遥遥无期,当然也不会有关于他自己的说明书;周泽楷翻了好多跟情感有关的书,分析人类的书籍反而加深了他的疑问。

他那钛合金的脑壳子底下有许多细细长长的电线,一路从摆在大脑位置的主系统向下攀爬蔓延、连接到脊椎柱上,在那里会有无数个小晶片接收电子信号、再传送到各自该去的区域去;周泽楷的构造最大限度地模仿了人类的结构,有作为大脑的主系统、作为小脑的平衡轴装置,模仿神经系统的晶片和电线,在体内忙碌地来回传递的电子信号构成了他的感官,看见的景象、闻到的味道、 摸到的触感、听见的声音、尝到的味道全部都来自这些经由感应器传进系统资料库之后找出的相关资料,整个过程跟人类的神经传导几乎一模一样。

 

那传递的讯息也会一样吗?

 

周泽楷「喜欢」叶修。

他的渴望、他的激动、他的憧憬,这些对着叶修才会有的情感,这股想要叶修的饥饿感,以周泽楷在偶像剧里学到的「知识」来判断、几乎可以确定他喜欢叶修,甚至是爱他;所以他理所当然的开始渴望叶修的回应,在日日夜夜的相处里寻找着任何有那么一点可能的蛛丝马迹。

 

但是周泽楷不懂叶修。

在叶修身上,他找不到偶像剧里Omega泛红的脸颊、或是水淋淋的眼眶,叶修也不曾对他甜甜的笑着或是无理取闹,他从偶像剧里学来的那些判读方法全部都不适用。周泽楷想过,既然传递方式一样、那么是不是包含在其中的资讯也一样,但在几次胸口剧烈震动的测试之后周泽楷只知道了自己那情况叫「心跳得飞快」,叶修怎么想他还是搞不懂。

叶修会对他笑,不管是勾着嘴角的笑、微微抿着嘴唇的笑还是捧着肚子开怀大笑周泽楷都好喜欢,他能分辨其中兴奋的多寡、却难以确认情绪的变化;除去他用好多个由自己供电的粉红色小灯泡跟叶修告白而烧断保险丝的那次,

叶修在他面前总是笑着的。

会笑着捏他的手,会笑着揉他的头,会笑着喊小周。

周泽楷不敢把这个当作是叶修「喜欢」的信号,继续每天小心翼翼的求证、继续谈着这个近乎卑微的暗恋。

 

实验室里那张金属的平台有一个角落、整齐的堆着各式各样被带来给周泽楷看的书,从正经的世界百科全书到封面画着日系美少女的轻小说、从神经细胞学到充斥着霸道总裁坏坏学长的少女漫画应有尽有,周泽楷照著书名的首字母排好了顺序一本一本接着看,刚好今天轮到他正在收看的那出偶像剧、《爱我还是他》的原作漫画。

周泽楷知道自己继续追着那出不知道何时完结的偶像剧这个行为吓了大家一跳,除去那些「因为时间刚好」「因为习惯了」之类的理由、他继续看着那些背叛欺骗和好轮番上演的原因,其实是那个启发他拿粉红小灯泡跟叶修告白的主角。

剧里的主角也是个沉默寡言的主儿,光是这一点周泽楷就觉得和自己特别像;剧里的人爱得辛苦,从相识到爱上就花了二十集、爱上之后开始追,追到现在恋爱两字都还没个影子。主角下巴垫着喝空了的啤酒罐,迷迷糊糊的说,我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到底喜不喜欢我,嗓音里还带上了哭腔。

 

周泽楷想,至少你还有方法试探呢,我连人家笑了是不是就是开心都抓不准、想旁敲侧击都乏力。

 

电视剧对内心戏的表现手法多半靠演员的表情或肢体表现、而漫画则是以旁白的方式直接写在旁边,周泽楷拿起第一集翻了两页发现这比戏剧好理解得多、坐在金属平台上专心地看了起来。

 

 

周泽楷举着粉红色的发光手心比出爱心的时候,叶修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再也不能更好了。

当下的那种感动并不是会让人热泪盈眶、久久不能自己的那种,比较像是冬日一道温暖的阳光穿过层层布帘把人唤醒了、暖洋洋地一下一下蹭在心上,痒痒得令人忍不住勾起嘴角;如果把以前埋首于工作中、丝毫不考虑其他任何事项的叶修比喻成南极的大冰山,那周泽楷就是一阵突如其来的太平洋季风,带着温暖的水气一阵一阵吹过来、暗搓搓地把叶修给吹化了,长年冻得僵化的脑子总算开始思考一些跟工作无关的事情。

在他擅长的领域里,该做什么商品卖得好、消费者现在的爱好是什么,叶修能极有自信地给出最精准的判断、从来不怕出错,即使小小的拌了一跤也是分分钟站起来继续跨步往前走的事儿,他一直都如此自在、那份自在长成了强大,支撑着整个围绕着叶修转的世界。

 

可是叶修不懂周泽楷。

一个自己亲手造出来的机器人,他脑袋里几条电线脊椎里几组晶片、甚至硅胶皮肤底下几个感应器都知道,偏偏就是安在主系统里自主成长的人工智慧他搞不懂。

周泽楷先被赋予了知识、然后才开始学常识,在明白为什么要爱之前先做了下去,在所有像懵懂的孩子摸索着世界的行为之前、是一个掌握了诀窍和技巧的性爱机器人,对于做有无数种拿手的方式、却连爱怎么念都不一定知道。

人类的性交除了繁衍后代之外、也具有维系个体彼此关系的社会功能,一时的欲求可以用玩具来缓解,可是感情的交流却无可替代。

叶修明白,问题就出在这里。

 

周泽楷太像人类了。 



TBC,


-------------------------------------------


好想念當初那個高產的我喔

评论(4)
热度(209)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