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更新。
以後新文都放在
http://slashtw.space/?7445

不老歌已刪,舊文偶爾補檔在AO3。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贴身不漏

*周叶only

*一個後天性轉的paro,自己避雷啊

*湾家通贩开始了,详细请点我

---------------------------------------------

周泽楷坐在餐桌前,面前一杯黑咖啡,咖啡安静的倒映着他严肃的脸。一般来说早餐他是不喝咖啡的,咖啡因可能会让他在训练或比赛时过度亢奋而无法调整至最佳状态,训练之间会喝点含糖饮料保持心情愉快;最常见的周氏早餐搭配是一份包含了煎蛋起司和蔬菜的三明治加上无糖红茶或豆浆,如果前一天比赛打赢了,他会跟早餐店老板娘点些炸的当作庆祝。

周泽楷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正是夏休期的当口,晚点没有训练没有比赛,也没有广告拍摄,本来是一个快乐赖床的好日子,他却一大清早五点半刚过就坐在餐桌旁边喝咖啡,这表示事情很大条。

那个很大条的事情还在卧室里面睡着,周泽楷起床的时候看到对方吓了一大跳,跑到外面来独自冷静一下之前担心对方着凉,好好地用薄毯子把人裹起来才出来。

 

有个女的在他床上。

 

搁在周泽楷这个知名度的公众人物身上这是一桩非常严重的意外事件,但是对方也相当有知名度,他俩一凑在大伙眼里又变得理所当然了,却刚好就是这一点让周泽楷觉得这事非常严重。

交往了好几年的,已经公开关系了的,在别的城市当战队教练的,属于周泽楷的男朋友昨天战队事务告一段落来这里小住,吃饱饭回到家之后打了几把竞技场,在浴室里温存了一把,到床上温存了一把,好不容易才睡下,因此他非常肯定自己交的的确是男朋友。

怎么睡个觉就掉基基了呢?

 

叶修在床上滚了几圈,堪堪停在床缘边,差点就要掉到床下。

周泽楷的卧室是和式的装潢,进门之后抬高一阶,温暖的木地板铺了整片,比双人床还大的床垫就放在地面上,旁边两个两层抽屉柜权当是床头柜。

跟周泽楷交往之后他为了跟男朋友调情撒娇渐渐习得几项莫名其妙的技能,培养出几个莫名其妙的习惯,一睡周泽楷的床就会想往地上滚是其一。周泽楷基本上私底下也是个软烂的货,卧室里铺了软绵绵的地毯,还在墙边摆了几个懒人椅,有的时候的上床就在那边滚成一团睡;叶修本来想往那个适合赖床的角落滚,昨天晚上恩爱完简单洗了个澡就睡了,交往的越久作风就越奔放的两人都只穿条内裤就躺下,此时此刻也不过是多卷了条毛毯在身上,他半梦半醒,正为自己翻了这么多圈怎么还没到目的地而困惑,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哎奇怪了,这毯子怎么会把自己完整地捆起来之后还多那么一截?

周泽楷听到卧室里的声响,端着咖啡走进来,一脸严肃,明显还没搞清楚状况。

「叶修。」他喊。

「嗯,早安。」叶修在跟捆得紧紧的毯子争斗。

「叶修。」

「欸。早餐吃什么?想念你家楼下吴老板那鸡蛋灌饼都好几轮常规赛了说。」

「叶修。」

「嘿,我在。小周你怎么…呃嗯?咦?」

 

叶修终于扒开毯子,听见自己不同于以往的嗓音,手里一松,毯子落到床面上,露出脖子以下尤其是女生不可以被描写的部分。

周泽楷表情很僵硬,手却跟着一松,把咖啡泼了整身。

 

家里理所当然没有适合叶修目前一米五五身版的衣服,也不可能有符合女孩子身型的内衣裤,只得翻了件缩水的T恤和四角裤出来穿着。

「屁股那边倒是刚好,前面好空。」叶修坐在沙发上,研究屁股上那条周泽楷的四角裤,手还去捞前面多出来的布料,捏起来一坨。

周泽楷有点害羞,有点骄傲。

他跟叶修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叶修只要稍微倾身T恤领子那儿就会往前掉,坐在对面的周泽楷就能一路从胸口看到内裤头。周泽楷看了半天,终于想起来哪里不对劲的时候,叶修也低头看了看,然后抓了一把。

「…对喔,周先生喜欢大的嘛。」

周泽楷想起以前买的那些波霸写真集,突然不知道要不要解释。但是叶修原本还要更平,这么一想又不介意了,一个劲儿盯着故意弯着腰的叶修看。

然后看着自己那条空档的内裤说,「周太太,也喜欢大的。」

「屁,技术才是重点,你第一回根本蛮干痛死我了。」叶修喷回来,那声屁听起来像在撒娇,让周泽楷好不习惯。

 

周泽楷的咖啡机要冲只能冲一壶,没法只冲一杯,还有半壶多,叶修干脆翻了糖包奶精出来一块喝了起来。

然后叶修神色就不对劲了。

她从沙发上缓慢的站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夹着大腿,像在憋尿似的,发着抖转过身来,看着周泽楷。

「小周,我可能要死了。」

「??!!」

周泽楷从来没看过这么脆弱的叶修,是变成女人,又不是变成老人,哪有随时都会挂掉的道理?

叶修脸色非常惨白,她按着自己肚子,然后周泽楷眼睁睁的看着前男友现女友的双腿之间渗出血来。

「怎么办,肚子好痛…。」

周泽楷看那血也不知道怎么办,伸出双手并成一块,放在叶修胯下。

「…你干嘛?」

「…接住?」

「…接个屁啊!快拨电话给沐橙!」

 

叶修冲进厕所去洗屁股洗内裤的时候,周泽楷正试图在早上七点半就把苏沐橙吵醒。苏沐橙接起手机的时候声音还一片茫然,悉悉苏苏的杂音很大声,八成是躺在床上接的电话。

「呃叶修流血…」

「什么!」苏沐橙一听事关叶修精神都来了,「什么流血,他那儿流血?受伤了?车祸了?摔飞机了?」

「不,不是受伤,屁股…」

「屁股流血?你做太猛了?他直肠癌了?」

「不,是前面…」

「前面?他尿道炎了?海绵体骨折了?」

周泽楷控制不住场面,挂了电话,直接去浴室拍张叶修的背影,传给苏沐橙。

过了两分钟,苏沐橙再拨电话来的时候已经比较平静了,但是声音还是很不可置信,「我哥变我姊了?」

「嗯。今早突然。」

「不愧是叶修,」苏沐橙说,「那什么,应该是来例假了,楼下超商给他买个卫生巾就行。」

周泽楷赶紧拿了钱包钥匙下楼,路上苏沐橙问了下叶修的出血量,给他推荐了几款卫生巾,然后转头就逛淘宝替姐姐买临时的内衣去了。

本来周泽楷对听过卫生巾的名字就不会忘记的自己是挺有信心的,结果一到商店里,苏沐橙推荐的那几款卫生巾又各自有好多不同的颜色和大小,他根本搞不清楚哪个是哪个,只好随便抓了个看顺眼的就去结账。

「现在这牌子买一送一喔。」店员说,周泽楷再拿了一包。

他提着装卫生巾的塑胶袋回到家的时候,叶修已经洗好内裤,蹲在马桶上等他好久了,生怕那股无法预测的血流落到家里地板上。周泽楷赶紧跑到浴室去,还跟着研究了一下那卫生巾要怎么安装在内裤上,然后才捞着叶修晃出浴室,把人安置在客厅沙发上,拿出手机百度要怎么照顾来例假的女友。

「嗯…喝黑糖水。」

「喔…」叶修抓了个抱枕,瘫在沙发上生无可恋。

「作息。」

「噫。」缩了一下。

「饮食。」

「哎哟。」

「运动…。」

叶修把脸埋在抱枕里吶喊,「于事无补!放马后炮呢哎痛痛痛痛痛…」

周泽楷凑过去替他揉肚子,「肚子痛?」

「嗯,屁股也痛。」叶修露出半张脸,神情肃穆,周泽楷赶紧开始百度来例假会不会屁股痛。

叶修看着他在那滑手机,「…周啊,我屁股痛,跟你比较有关系…。」

周泽楷顿时放心了,「喔。」

叶修挪了两下屁股,不知道为什么后腰感觉不太对,刺痛刺痛的,在周泽楷帮忙下站起来捞开T恤一看。

「…小周,卫生巾怎么挑的。」

「…看心情。」

「你是不是买成成人纸尿布了。」

叶修后腰的内裤头那边露出了好一段长圆弧形的,塑胶与棉花一块构成的物体,露出来的部分左右还有黏胶,叶修扭了扭屁股,啪一声才让他把自己屁股从沙发上撕下来。

 

午餐叶修痛得没什么食欲,周泽楷又是百度了缺血时该吃的食物,用手机喊了外卖来,好说歹说把叶修拉到餐桌前,然后看着上一秒还在说没什么食欲的人抄起碗公大嗑三碗白饭,把点来的菜扫得一乾二净,末了还跑去厨房翻泡面,活像早先的一切不适全是肚子饿害的一样,周泽楷只得再喊了一次外卖阻止叶修吃泡面;下午过一点的时候,吃饱的叶修晃到客厅抱着抱枕瘫平,又恢复了上午那个半死不活的样子。

 

苏沐橙往周泽楷QQ发了个截图,是她问过尺寸之后替叶修买的衣服。

我让厂家直接发你那儿了,记得取包裹啊。


周泽楷回了个笑脸并道谢,在厨房等热水烧开,好冲他买回来的黑糖做黑糖水。

叶修一个人在客厅突然无聊了起来,蹭进厨房,借着现在矮了将近三十公分的身高差,愉快地挂在周泽楷手上,还故意拿没什么罩杯的胸蹭他。

哎,如果叶修可以一直这么黏自己,好像有点不错。

周泽楷搅拌着黑糖水心想,这样我也能借着照顾的借口黏着他,贴身不漏。

 

 

隔天。

性别换来换去到底是什么神秘的魔法没人知道,但叶修对总算能穿回自己的内裤这事感到非常高兴。下午他下楼取了个包裹,打开来之后就没那么高兴了。

他捞起里面一件把狐狸脸图案印了个满版的女用内裤,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耸肩。

他捞起里面一件根本算不上有罩杯的运动内衣,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很纯良地看着他。

他捞起里面一件附了有四到五公分厚水饺垫的比基尼上衣,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清清喉咙,「周先生喜欢大的。」

叶修拿比基尼扔他,「你不要以为这件绑带的男人也能穿我就会满足你了啊!」

END.

---------------------------------------------

謝my水一起開葉姐腦洞,腦了超棒的接住梗好還畫了附圖↓

「…你干嘛?」

「…接住?」



友:我已經不能理解你們的腦洞到底要飛去哪裡了。

後天葉姐so cute!!喜幡小奶子!!(爆衣

评论(23)
热度(238)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