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平叶】传说级白目

@你的眼線防水嗎? 

生日快樂。

感謝遇見了你。



--------------------------------------------------


 

叶修此人,欠揍异常。

早在他们兄弟们还在天上铺剎铺剎拍着翅膀东升西落的时候就异常招鸟打,兄弟十只鸟,每一只都被叶修气得牙痒痒,叶春、叶夏、叶秋、叶冬比较晚孵出来的四只嘴皮子没叶修厉害,打嘴仗基本是输得精光,只好哥四个一块去东方边境泡温泉;叶修、叶理、叶纱、叶窗、叶纱、叶门是一块抢着孵出来的,兄弟们爹娘的取名品味实在有待加强,重名的两只叶纱当中早了0.2秒啄破蛋壳的那只改了名叫叶煞,让叶家爸妈伤心了很久,不想让孩子们看到,只得把头埋到比十兄弟下班时走的那个交流道更西边的地方偷哭,淹了七天七夜的水。

 

扯远了。

 

叶修此鸟,欠揍异常。

天上有十只鸟,十只都是金乌,十只都是兄弟。

金乌是种浑身烧着火焰的大乌鸦,说是鸟身上着火不如说是火烧成了鸟样,金乌的眼是没有眼珠子的,火焰烧出的光辉从眼眶往外窜,十只金乌,十只都是白目。

原本十兄弟是轮流飞到天空去当值的,长幼有序,从最小的叶冬开始轮流当差,可是月份有大有小,没法每个月都让每一只当差的天数都一样,年纪越大的就越不容易多上班,尤其是年纪最大的叶修,一年上班三十六回,两年是七十三回,让日数多的春夏秋冬怨念很重。

「不公平!」小乌鸦们叽叽叫,「为什么我们要多上班!」

叶门也被分在日数多的那一半,不过他经常跟大哥混,一脸鸟生毫无乐趣地瘫平在旁边,没胆子叽叽叫。

叶修从人类供奉的连环石板画里抬起头,「你们年纪小呗。」

「为什么啊!」

「晚孵出来啊。」

「为什么嘛!」

「嗯…」叶修拿起下一块石板,「比哥弱啰。」

「叶修你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天晚上九点的时候十颗太阳突然一起出现在天空,艳阳高照得像太阳在发火,持续了十天还没有要日落的迹象,大地上的人类受不了了,举办了第一届超会射大王比赛,经过激烈的交战,人间最会射的超会射大王拿了弓箭,在正午十二点,天上的十只金乌最接近大地时,将弓箭高高举起、对准正在打架的太阳们。

正逮着千年难得一遇的机会与叶修揪羽毛揪得不可开交的九只金乌看到有够尖的箭头,其中有两只突然肚子痛回家拉屎,两只突然觉得很困回家睡觉,三只觉得自己打架打得有够脏回家洗澡,余下叶修叶秋和叶理三只鸟在空中晃荡。

兄弟中对工作最上新的叶理掐翅一算,嗯哼,今天是叶秋当班,马上收起翅膀像颗子弹似地往西边坠落,直直冲回家,钻进鸟巢被窝中。打了十天实在很累。

叶修想要一翅膀搧开叶秋,跟着叶理回窝里睡觉,结果三只脚的爪子勾到对方背上的羽毛,两只鸟纠结在一块,地面上的超会射大王看了看,空中只剩一颗太阳,非常好,收工领钱去了。

「混账哥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秋被揪得炸了毛(物理),气得要死,还不能回家整理整理再出门,一翅膀搧在叶修屁股上。

 

过了很久很久,十只金乌总算制定出合理的休假制度,分成五组轮流休假,叶修和叶秋抽到一组,兄弟俩决定要到人间度过难得的长假,以人类的历法计算大概是一百年左右。

不过兄弟俩在天上时虽然是鸟,但是是有大神通的神鸟,这会儿落到人间来,大神通不管用,变成了特别牛逼的两普通人类,这让他们困扰了一段时间。

身为鸟中之鸟,神中之神,金乌对人类基本没概念,在天上时看地面上的人都是小黑点,变成人之后却因为对人类没概念,看什么都先是鸟的样子,然后才是人的样子。

 

接着理论上该开始说叶修叶秋两兄弟在人间遇上的趣事,按照短篇小说的套路,要先搞不清楚人间的规矩,然后遇上攸关回不回天上的困难,接着碰到人间的第一个朋友,开始一连串神明大闹人间的故事集;再带上BL同人短篇小说的套路,这个第一个遇见的朋友一定是个男的,还是个霸道总裁,然后跟兄弟里比较受的那个谈起恋爱,被另一个屡次阻挠,经过一连串的苦难磨练之后,终于皆大欢喜,然后展开负二十公分的拉灯交流,此时兄弟中还单身的那一个会碰到另一个男的,或许就是他的真命天子,登登登,欲知后续详情,请期待下一篇系列作。

叶修和叶秋在人间遇上的第一个朋友的确是个男的,是不是霸道总裁、在双方的人类年龄都还只有十二岁的此时分辨不出来,但这男孩子会拿零用钱请叶家兄弟吃零食,看来是有那么点机会的。

但作者混蛋,她不按套路走。

这就要回到开头讲起了。叶家十金乌,都有个坏毛病。

十只乌鸦,一周上班不见得有一天,在家里闲着没事就闲出事来,动不动就爱揪别人尾巴。上回女娲娘娘来玩,叶冬没忍住揪了人家蛇尾巴一口,女娲娘娘火气一上来反揪了一把叶冬的羽毛,随手一撒,搞得人间也到处都是爱揪尾巴的黑色鸟儿。

叶修和叶秋刚落地的时候一脸鸟样,看什么也都是鸟样,不远处那树下就有只羽毛和大地一样温暖的巨大鸟类站在那里理毛,用来平衡的长尾巴毛在那里一抖一抖,看得叶修嘴好贱,好想咬一口。

叶秋来不及拦,叶修已经跑过去,伸手揪了人家一把。

实际上根本是个人的金雕还小,但是个头不小,羽毛刚刚长齐就已经有一米高,金乌再怎么屌炸天也还是只乌鸦,叶修跑去拉尾巴,在对方眼里就是摸屁股,十二岁的小男生还没理解性骚扰是什么意思,但多多少少知道这词,当下一把抓住摸自己的手,拖到面前来。

「喂,」金雕小子心情不好,「我妈说,摸人屁股是要嫁过去补偿的。」

 

这就是孙哲平和叶修第一次碰面,叶秋还来不及震惊哥哥被别人强娶回家,那边两个已经勾肩搭背了起来,叶修三句话就套出人间现在最好玩的是电动,五句话套出眼前的小子零用钱一礼拜五百块,是个妥妥的壕,兄弟俩在人间的家长基本上是西王母派来管他俩的,这管教极为严格,两人加起来一礼拜的零花钱只有三十块,基本只有观赏人间通货的用途,买罐旺仔牛奶分着喝都很奢侈,罔论做些什么娱乐。

叶修钓到大鱼,马上揪着叶秋跟着孙哲平往最近的网吧跑,好体会一把在漫画和电视剧之后据说最好玩的电动游戏。

 

电动一打,就是十年。

叶修在人间的假还有七十多年,他算了一下孙哲平的寿命,确定自己不会在对方之前回到天上,干净俐落地与对方搞在一起,速度比叶秋手上股票的涨跌还快,也把弟弟的心电图吓得跟股票的走势图一样,跌宕起伏的程度差点吓坏叶家的家庭医生。

孙哲平也没辜负叶修当年的眼力,当年毛刚长齐的金雕幼崽长大之后相当有鸟中之王的风范,两人第一回那啥的时候,嗨得叶修差点现出原形,好在金乌本来就是三只脚,没给叶修漏气。

鸟王跟鸟神搞在一块,也算是美谈一桩。

 

叶修此神,欠揍异常。

神奇的是,孙哲平面对他那个欠管教的嘴皮子总是有办法一击必杀,叶纱借着普通乌鸦的眼睛去探望叶修的时候,亲眼见证金雕只是笑了一下就让叶修闭嘴不再继续探讨谁的第三只脚比较雄壮威武,吓得叶纱差点把这新闻印成报纸头条满天界发放。

 

金乌的假期过完了,叶修和叶秋收拾行李,准备回天上去。

孙哲平的人间寿命在两年多前用完,叶修收行李收得毫无罣碍,只是当初一来人间就替兄弟们买好的土产过了几十年不知道收去哪里了,他有点苦恼。

 

过两天换叶理和叶春两人放假,他们拎着包袱开心地窜出家门,叶修抖抖羽毛,准备上工。

人类世界在那一天大为震动,天啊!太阳怎么变成了两个,还有一个特别大啊!

 

 


END.

--------------------------------------------------


葉家鳥們的名字可能要台灣人比較能get那個點。

修 理 紗 窗 紗 門。

 

附個圖感受一下傳說級白目。



评论(20)
热度(135)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