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更新。
以後新文都放在
http://slashtw.space/?7445

不老歌已刪,舊文偶爾補檔在AO3。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惊梦

*续《游园

*务必看过前篇《游园》再接着看这篇。

*周葉only

*湾家通贩开始了,详细请点我



---------------------------------------------



 

周泽楷今天照例来给教皇送信。

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他天天给图书馆员送销毁哪些知识的命令,到了如今,叶修还能顾着的知识也只剩下那么一点点,教皇的信件不如以往厚实,薄薄的一张纸就能把全部的项目写完。

 

周泽楷下了马,把他那匹吃电的金属马儿栓在图书馆院子里晒得到太阳的地方,却意外在图书馆门口看到叶修。

今天在门口等门的叶修不像以前一般随意地穿着宽松的T恤棉裤,反倒整整齐齐一身图书馆员该有的打扮,平整的衬衫领带,一块名牌夹在胸前的口袋上,合身的西装裤笔直地衬着叶修修长的身形。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太阳特别毒辣,还刺眼睛,从图书馆装饰繁复的哥德式建筑物背后探出半个脑袋,刺得周泽楷皱起眉。他从象征骑士团的袍子口袋里掏出那封要给叶修的命令,叶修看也没看、接过之后直接塞进胸前的口袋里,别在口袋边缘的名牌被挤得摇摇欲坠,一来一往之间,周泽楷居然被反射的阳光弄得看不清楚名牌。上头到底是写了几个字的?

叶修没给他机会,今天似乎很不同于以往,往常健谈的图书馆馆员一句话也没说,直接领着周泽楷往建筑物里走。

 

馆员的小办公室在大厅左手边的通道走到底,正中间的通道通向「影像」和「纸本」的存放区,右手边的通道通往「记忆」的存放区,三条通道的汇聚之处就是现在两人所在的这个大厅,头上的穹顶被这些日子以来生起的火熏得漆黑,原本的壁画已经看不太清楚了。馆员办公室的那条通道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余下两条通道也在一闪一闪的灯光中变得不太真实,通道末端的厚重木门大敞着,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已经被搬空了的两间藏书室。

叶修走到大厅正中间,穹顶正下方,那个他们用来烧教皇指定的知识的地方。

他掏出一根火柴,周泽楷甚至没看清楚他从哪儿掏出的火柴,用食指和拇指夹着,安静地举在胸前。

 

「我是最后了。」

「小周,你点火还是我自个儿来?」

 

周泽楷吓一跳,可他看着叶修,叶修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记得吗?」叶修说,「我们昨天烧了什么?」

「教皇长什么样子?」

「你送信送了多久?」

「你骑士团的伙伴们什么模样?」

「你的马为什么是机械做的,不是活马?」

「从主城过来的路怎么走?」

「最后,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叶修』说,你记得自己是谁吗。

 

「这里是你不该来的地方,你怎么来了?」

 

周泽楷盯着叶修放信件的那个口袋,想要把上头的名牌盯出花来似的,可适度了一层金属的名牌被大厅里的光源模糊了样貌,连带着好像连叶修都要渐渐模糊掉了。

长久以来,骑士团团长与图书馆馆员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说暧昧太亲密、说朋友又不够歪腻,但却在走到了末路的这一刻,周泽楷才终于慌了心神,一个箭步踏上前,挥开叶修手里的火柴,紧紧把人抱在怀里。

怀里的触感很不真实,周泽楷突然不太肯定怀里的这个人是谁,叶修的肩膀有这么窄吗?抱起来有这么虚无缥缈吗?

『叶修』闷在他的铠甲与长袍之间,声音不远不近的传出来,「大家都回去了,我也要回去。」

 

然后一眨眼的瞬间,他甚至没感觉到『叶修』把自己推开或是挣脱,像是他从来没有踏前那一步似的,『叶修』又不在他怀里了,还是在大厅的正中央,穿着从来没穿过的衣服,手里举着一只火柴。

「你也得回去,不是吗?」『叶修』歪歪脑袋,手里的火柴已经点上了火,「只有被遗忘的东西才会在这里。」

 

但你明明还被谁铭记于心不是吗。

 

『叶修』手里的火柴坠落,图书馆的结构也跟着分崩离析,一块一块地往下落,在周泽楷眼前与突然加大的火势一起遮掩住叶修的身影,巨大的建筑物开始崩塌,砖墙和木板都像纸张做的那般脆弱,像是被谁的手硬是往下压,在一阵烟雾弥漫之后,只剩下周泽楷自己,和四周一整片像模糊不堪的镜子般的场景。

 

半空中落下一样东西,是教皇的信。

灰白色的信纸被烧去了一点点,剩下的部分带着烧焦的边缘落在周泽楷脚前,信纸的边缘不知道为什么被画着一颗正势如破竹往前疾冲的子弹,整张纸上只有寥寥几个字,而那分明是周泽楷自己的笔迹。

 

叶秋,你在哪里。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人在自己的宿舍里面,方明华给他摆了白开水和退烧药在旁边床头柜上,手机安安静静地躺在玻璃杯隔壁,一声不吭,像是这辈子从来都没响过。身体像千斤那么重,喉头又干又渴,眼前的天花板和看惯了的宿舍房间在转圈圈,周泽楷撑着用手肘把半个自己扶起来,吞了水和药,噗通一声又倒回枕头做的窝里。

不晓得过了多久,可能他又睡了一觉,总之感觉比较好了,烧得一蹋糊涂的感冒好像退下去了,周泽楷把扔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捞过来瞄一眼,凌晨两点四十八,画面上还有江波涛传来交代队员们训练情况的QQ留言,把萤幕滑开一看,画面却停在他自己和别人聊天的QQ页面,对方的头像依旧是灰色的,头像已经从以前的枫叶换成一个歪七扭八的笑字,连显示名称都改了,周泽楷几乎要以为是自己不认识的人。

画面上只有一条讯息,一个礼拜前自己传过去的,至今都没有回音。

叶秋,你在哪里。

结尾的标点符号甚至不是问句,一周前的周泽楷发讯息给爆出退役新闻的朋友,并不是要问对方在哪里。

你还记不记得你欠我什么,你还有没有要还我的意思,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去看看你的借口。

 

可是没有,无论是君莫笑还是叶秋,都没有给周泽楷这个机会,即使他们还欠他一个说好了要给的回答。

 

落跑的心上人很快给了周泽楷逮人的机会,那一年的全明星周末由轮回主办,周泽楷在选手通道里截住打出了龙抬头的叶秋,对方灰溜溜地逃,灰溜溜地被逮,总之有百八十个理由足够让他在周泽楷面前抬不起头来,跟手里的龙完全是两回事。

第八赛季刚开打的时候,快要藏不住锋芒的小枪王先藏不住自己的心意,跟暗恋了很久的心上人告白,对方也特别坦荡,约好了让他想想,过两个月告诉他,结果周泽楷等啊等的,先等来一个没有叶秋的嘉世,然后失去能够联系到叶秋的所有管道,好不容易才让他在偏僻的通道哩,迎着紧急出口指示灯的微弱光线,一把把叶秋捞进怀里。

「叶修,别走。」

怀里那个人的肩胛骨脊梁柱顶着他的手、还一边不安分地挪动,有点疼,但很踏实。叶秋被这么一喊突然老实了,以一个相当难见的震惊神色抬头看着周泽楷,然后很快敛回那个平常挂着的懒散脸,皱着眉头,「你怎么知道我本名的?我们是不是在联盟以外哪个地方碰过?」

 

周泽楷没说,他一如往昔地寡言少语。

在赛场上。

在竞技场。

在游戏中。

在我们的梦里。

在我们的心里。

 

梦境将你带到我身边,我将我俩领入梦境中。

 

 

END.

---------------------------------------------


 


评论(1)
热度(102)
  1. 北海ぐ冰宫風味乳齒 转载了此文字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