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更新。
以後新文都放在
http://slashtw.space/?7445

不老歌已刪,舊文偶爾補檔在AO3。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游园


*周葉only

*不久前發的這篇的補完,還有一個後篇。

*湾家通贩开始了,详细请点我


---------------------------------------------



「嗯,所以你就是乱跑嘛,还嘴硬呢。」叶修耐心用完了,拿长长的袖子抹地板,「搞得咱俩这一身,你到底是翻了什么书,搞得这什么?」

 

周泽楷是个骑士,虽然年纪轻轻就干到了团长,但是从来没有搞懂图书馆员的那一套。他替教皇送信来,在等图书馆员回信的时候四处逛了一下,就不小心打破了两座书架,小心翼翼安放在上头的透明玻璃球像鸡下蛋似地往地上砸,砸了周泽楷满身,奼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周泽楷硬生生被砸出一套没看过的异国服装,顶着没看过的帽子,拖着袖子慌慌张张要回去找图书馆员,一个没注意让长长的袖子又要拉倒另外一座书架。

 

「哎哟我天!小周别动…!」

 

图书馆员来救场了。

 

周泽楷把袖子往上捞到手肘附近,没注意到扶好书架的图书馆员在自己背后,不小心踩到人家的脚,不小心没扶好自己,霹雳啪啦跟图书馆员跌成一团。

图书馆员原本合身的米白制服也被砸成一套没看过的异国服装,只是宝石做成的装饰比起自己好像多了不少。

 

「我操,」叶修好不容易爬起来,「这是要唱牡丹亭啊。」

 

 

 

以一个图书馆馆员的标准来说,叶修非常尽责。

上个世纪末打了一场规模遍及全世界的战争,落下的人类知识遗产少得简直要让人类从头再进化一遍,周泽楷出生得晚,没赶上那一波大灭绝,只知道等他懂事的时候,图书馆已经在城市中心屹立着,很久很久了。

 

叶修是某天突然出现在图书馆里的。

骑士团有守护图书馆的职责,里头存放的不只是书籍,还包括了各式各样的人类文化遗产,纸本的,影像的,记忆的。周泽楷当时已经相当被看好,一方面他对这些记忆有兴趣,一方面为了躲避那些太期待的目光,图书馆深处那个壁龛经常是他心灵的归处。

他去过的图书馆经常杳无人迹,嘴上的保护保护说得久了,大家或多或少都存着一定的敬畏之心,周泽楷来图书馆来了这么久,连馆员都没看到过。那天他和之前一样,按照索引走到放着记忆的那几架,跑去戳戳像一颗一颗气泡般在架子上排排坐的记忆们,然后被抓住。

被一双非常漂亮的手抓住。

 

叶修把搭在手背上的长袖子往后甩,刚刚那颗先砸中周泽楷、再往他脸上滚的记忆已经破了,砸得两人满脸都是,他把袖子往后卷,伸手一摸头上沉甸甸的,正是杜丽娘镶满珠玉的发饰。

只存在在他脑海里的杜丽娘,只存在在梦里的杜丽娘。

叶修看着眼前那个浑身柳梦梅打扮配上满脸懵逼的周泽楷,把身上粉色的长袍掀起来,往底下掏了半天,终于从裤子口袋里捞出要给教皇的回信,塞进周泽楷手心。

「反正是教皇的命令,你来打下手吧。」说着,也不管周泽楷的意愿,把人拽起来就拐弯往楼下去。

 

粉色的长袍在书架之间穿梭,让来不及把水色长袍脱掉的周泽楷推着小推车跟在后头,叶修只一股脑地从架上拽东西下来往后扔,周泽楷的任务就是用推车把它们全接稳了,堆在推车里头。

长得像泡泡一般的记忆被夹在书籍和影像光碟之间,压破了,压碎了,在皮革制的书籍封面和装光碟片的塑胶壳之间挤出一波波炫丽艳彩的光斑,顿时之间把他俩所在的墙角染得像身处梦中一般。

叶修这阵仗见多了,拉着骑士长的手和推车继续扔东西,周泽楷没实际借越过记忆泡泡,饶有兴致地这个摸摸那个揉揉,眼前早已不见叶修和图书馆的昏暗架子,净是不晓得谁的记忆在旋转着,他一下子是自己一下子、又不是,在喜怒哀乐之间跳跃地更迭,像是他睡着了,在充满梦境的图书馆里。

 

最撩人春色是今年,

 

他人的记忆,再没有他人能够为之证明,更会受记忆主人的价值观和信仰影响,这里储存多少记忆就是多少对同一世界的不同幻想,叶修接了教皇的信,还没揭开就知道,这些,都再也留不住了。

周泽楷跟在他后面,飘飘荡荡,脸上是看小电影看到一半的恍惚神情,人在这里,心却已经飞去外头的大千世界。

叶修一甩袖子,粉色的长袍和白色的水袖飞出来,距离近,直接飞了周泽楷满头满脸,他把叶修的袖子拽下来,一时半刻分不清自己醒了没有。

 

少甚么低就高来粉画垣,

 

空气中还响着刚才被打破的那颗牡丹亭的记忆。

 

原来春心无处不飞悬,

 

叶修的手藏在袍袖里,彷若捏着一株开得正盛的梅,看起来像留恋着什么,期待着什么,手势一晃,花就落回了枝头。

 

是睡荼蘼抓住裙钗线,

 

梦中的柳梦梅看着梦中的杜丽娘,他们都在这里,也都不在这里,旁人说他们是一出戏一出梦境,拥抱着假的幸福未来,在那座梦中庭园里持续歌唱。但是又有哪个人能为自己的存在做辩驳呢,自身与世界的牵连或许只是被蒙骗的一段往事,真实的记忆跟虚假的梦境区别又在哪里。

 

恰便是花似人心向好处牵。

 

叶修吃掉泡泡。

他跟周泽楷合力把推车拉到图书馆空旷的大厅,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迭成一座山,被叶修扔了根火柴,全都烧了。

周泽楷早就醒了,他看着那些记忆被火焰吞噬,心想,幸好方才看过一遍。

他把身上的衣饰脱下来,恢复原本骑士长的打扮,盔甲反射着从图书馆门外照进来的日光,映出一道道刺眼的反光,打在本就闪耀的火堆上。柳梦梅的服装被他交到叶修手上,叶修摇摇头,手一摆,五指一放,整迭整套地落进火堆中。

周泽楷怕来不及出城,他带上寄放在叶修小房间里的配剑,在腰上系好,去图书馆西出口领坐骑去了。

 

叶修还穿着杜丽娘的一身粉袍,站在门口目送一骑绝尘而去,身影渐渐隐没在图书馆的深处。

 

但愿那月落重生灯再红。

啵,又一颗泡泡破了。



END.


---------------------------------------------


這個故事很短,但是世界觀很大。

之後還有個後篇補完。

评论
热度(72)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