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更新。
以後新文都放在
http://slashtw.space/?7445

不老歌已刪,舊文偶爾補檔在AO3。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神秘仰慕者

*周叶only

*湾家通贩开始了,详细请点我

 

------------------------------------------------ 


 

我哥有个神秘的仰慕者。
本来嘛,像他这样技术好脑子好能物理揍人也能心理揍人的傢伙没有几个仰慕者谁信,更尤其我们队拿过三个冠军,连续的,还都他带着的。但是我哥的粉丝比较特别,正主儿低调异常,粉丝们生怕自己偶像的存在感不够似地拼命刷,到哪儿都有个“叶秋真爱粉No.xxxx”的小徽章小布条,生怕人认不出来自己粉叶秋似的。
粉丝们寄来俱乐部的礼物,送给我哥的也相当有辨识度,具了名还要附上Q号求认识求++的一定是给我哥的,连给我的都不会到这程度。但是这粉丝不一样,他特神秘,有多神秘?大概跟我哥有的拼。
早几年,联盟还在起步的时候,甚至到了我出道那一年都还有办粉丝见面会一类的活动,只是规模比较小,基本上就是几十号人跟俱乐部选手一块吃个饭,选手们到前面的小空地去跟粉丝们互动或是回答一下问题之类的,常来的粉丝之后常常会以“我就是送了那什麽的谁谁谁”当打招呼的起手式,不过我哥的这个粉丝,跟我哥一样,从来没来参加过这一类活动。
在这方面我很有压力的,不然怎麽故意在这称呼他“哥”而不是“叶修”呢。

那天门卫照旧推进来一车的包裹,那一年嘉世已经不算火热,那个包裹的数量算是普普通通,但是当中有一个突破大家认知的大包裹,咖啡色的瓦愣纸箱什麽都没写,只有贴在上方的那个快递信息单写了收件人姓名。叶秋。
客观地说,那个时候我哥的粉已经比以前要守秩序很多,按照对家粉丝的说法就是跟偶像一样在走下坡,这说法空穴来风了不只一点点,看这大包裹就知道,都快到尺寸限制上限了。我哥没说什麽,中午休息的时候顺便把包裹一块带上楼,晚上得空去他房间蹭冷气的时候才发现,他把包裹拆了,裡面的礼物好好放在床上,对比那张万年只有髒衣服和皱被子的床实在非常突兀。
那是一隻趴着的企鹅,下巴肚子连成一线,眼睛眯成两道弧线,小尾巴在屁股后面翘着,小小的喙看起来像在笑。全长大概有一公尺的企鹅抱枕,难怪要用那麽大的纸箱。
叶修瞥到我在盯那隻企鹅,眼睛没离开电脑萤幕,“这隻不能给你啊,粉丝的心意。”
我踢他椅子,带着滚轮的电脑椅滑了两个身位格走,“才没有想要啦,什麽样的粉丝呀,居然会送这样的礼物。”送给我哥还是送给嘉世都不太对,娃娃一般送女孩儿,而企鹅该送轮迴才是呀。
叶修继续盯着萤幕,“特别的粉丝。”
我早该在那时候瞧出端倪的。

我哥离开嘉世的时候啥都没带,衣服一直以来都那麽两三件而已,宿舍房间裡基本上都是俱乐部发的公用品,只有那隻企鹅娃娃,他郑重地託付给我,到后来我也跟去兴欣了才还给他。
我在战队裡没几个熟人,叶修刚走的几个礼拜都抱着企鹅睡,假装隔壁房间还有个菸鬼在熬夜打电动。
企鹅两鳍状肢也跟着趴平了的身体一块摊开在两侧,右边的那一隻缝线有点崩开,我拍了照问他要不要替企鹅补补,不知道他是怎麽想的,但总之是叫我别忙了。
叶修不在身边,娃娃那个笑脸都难过了起来。

娃娃放回叶修房裡之后,基本上兴欣的大家都知道我哥曾经有过一个这麽神秘的粉丝,被视为他单身生涯裡错过的难得姻缘,我哥针对这个调侃没有回击,我发誓我当下就嚐出不对劲,绝对没有等到事主现身之后才大惊失色。
兴欣拿下总冠军那天,我哥说他太累了要先回上林苑休息,让我打包点庆功宴的些什麽回去,我替他把剩的菜都包回来了,用宿舍裡的小厨房稍微热一下,开他房门的时候就看到他那个神秘粉丝坐在床边,怀裡抱着企鹅,我哥抱着他腰,这位粉丝还有閒情逸致揪起企鹅那隻有点崩线的鳍状肢跟我打招呼。

“……周队?”
周泽楷拿企鹅的手比了个“嘘——”的手势,再比比搂住他腰,在床上团成一球,睡得正熟的我哥。
我贴心地把饭菜留在书桌上,跟周泽楷互相点点头就出去了。
今天就让他好好睡一下,明天等我哥起床,再来逼问他这个神秘仰慕者到底什麽时候转职成大嫂的。

END.

------------------------------------------------ 

明天起床再補企鵝圖


9/2補圖



评论(21)
热度(174)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