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更新。
以後新文都放在
http://slashtw.space/?7445

不老歌已刪,舊文偶爾補檔在AO3。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灰姑娘

*周叶深夜六十分,主题:既來之,則安之。

*周叶only

*湾家通贩开始了,详细请点我


------------------------------------------------ 


叶修很纳闷。

人生活过了二十五个年头,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一遭。

他靠着窗台往外看,外头是皇宫的花园,前半段是各种颜色的玫瑰花丛,后半段是欧式城堡一定会有的恶趣味,其名为树篱笆迷宫。

他实在太纳闷,情不自禁往腰间掏,好容易才掏出一根在腰带里藏得极好的烟杆,就着旁边烛光的火,深深吸了一口才缓过来。

「为什么凭件内裤就可以选妃的。」叶修皱眉。

 

三个月前。

叶秋接过管家递来的报纸,头版赫然写着《第一王子将选妃 迷妹直呼:娶我回家》几个大字,叶秋对娱乐版没兴趣,抽出金融版,把剩下的往哥哥身上丢。

「哎哟,秋秋啊你这是要谋杀亲哥。」叶修被报纸正中脸部,努力从沙发上爬起来把报纸挥开。

「你怎么就这么刚好瘫在那儿呢,真是不巧。」叶秋在一边的单人座沙发上坐下,翘起优雅的二郎腿,冷静地开始浏览今日的股票指数。

「哎哟王子要娶老婆啦,」叶修把自己翻过来趴着方便看报,「后面第二版还有详细资讯呢,我看看…一共三场选妃的舞会,王子会在舞会中选出气味相投的命定之人,哎哟我天,叶秋啊这里写男女不拘呢!」

「操这一支掉了十块钱…嗯?哥你说什么?」

「哥哥我在替我们家秋秋的终身大事操心呢,秋秋你的态度让哥很伤心。」

「真是谢谢您吶,」叶秋皱着眉掏出手机,很快地发了几个讯息,「我跟我家那位已经订婚了,这宴还要劳烦哥哥您去赴。」

「…啥宴?」

叶秋丢过来一张邀请卡,象牙白的底亮金色的纹路,上书叶府公子亲启,字体优美华丽,金闪闪亮晶晶,颇有专业鸿门宴的做派。

叶修看着邀请卡不说话,弟弟刚刚那扔卡过来的手势非同一般,明显是早就准备好的,装,你就装。

 

三周前。

苏沐橙介绍的裁缝师傅已经做好了给叶修穿去赴国宴的衣服,二话不说套到叶修身上这边捏捏那边拽拽地修改了起来,当事人已经从一开始的誓死抵抗进化到视死如归,期间不只被各方亲友「不过就是吃个饭还能吓死你怎地」慰问过好几次。

叶修依旧八风不动面如死灰,对你们而言是「跟亲切的皇亲国戚们」吃个饭,我却是「跟亲切的前男友家属们」吃个饭,感受实在不一样,简直嗨得飞起。

不过这事儿除了他自己没人晓得,叶修干脆装死不讲话。谁知道家里弟妹们知道了之后会不会开心地推自己入虎口。

 

三天前。

王子的御前侍卫来了,其中一位在客厅跟叶秋愉快地聊着最近的股票走向,另外一位在帮苏沐橙研究花卉果酱的可行性,玩得不亦乐乎。

叶修刚睡醒,可是他觉得自己还没睡醒,正要飘回楼上自己房间睡个长达十小时的回笼觉,被眼尖的苏沐橙窜上来一把搂住手臂拖下楼。

「您好,叶先生,好久不见。」刚刚还在跟苏沐橙一块捣鼓果酱的侍卫抬起头,温和的笑着。

简直毛骨悚然。

侍卫们这一趟来是要跟叶先生约时间的,您都回复了邀请函就一定要来喔,殿下让我们当天来接您,一块吃个午餐,晚上直接下楼就成,不错吧?省时省力喔!

叶修心里干你娘都骂出来了,脸上平静无波地嗯啊嘿嘿喔。

 

三小时前。

叶修跟国王王后一块享用了午餐,按照两位皇族的喜好以及对晚上大餐的考虑,中午吃的是简便的三明治,叶修穿了不失庄重的便服,等到午后再换成叶秋和苏沐橙联手给他打造的晚礼服。

准备更衣的时候,宫女给他引到了边间的小房间,里头是简单的浴室和更衣室二合一的一房一厅,他把脱下来的衣服扔在靠外的更衣室,人进浴室泡澡去了。

 

三分钟前。

王子自始至终连脸都没露半张,舞会就结束了。

并不是时间到了大家玩爽了而结束,约莫晚上九点刚过半,去过叶修家的那御前侍卫走到举办舞会的大厅来,认真严肃地宣布王子殿下已经挑出了最好的王妃人选,大家可以回家啦,迷妹们往右边排成一列领取周边纪念品谢谢,皇家舞会感谢您的莅临,晚安~再说一声~明天见~

然后叶修就被另一个侍卫拽上了二楼。

整个舞会他都坐在角落的壁龛里当装饰品,原因有二,其一,他懒,其二,他内裤不见了,不爽,物理上的。

 

三十秒前。

整晚没露面的周泽楷来了,笑得很开心,开心到叶修微微不爽了起来。

「笑屁笑,我的内裤呢。」

「一直在用?」

「…凑巧而已。」

「还留着。」

「洗完忘记还你罢了。」

「叶修。」周泽楷看着他,「我好想你。」

「不告而别的人好像不适合讲这种话。」

「你也…。」

 

三天后。

吴启本来端了两人份的早餐要送去殿下房间,门才开了半扇就震惊的松了手,吐司奶油浓汤牛奶乓当一声落在地上,泼得到处都是。他吓得要死,早餐也不管了,狂奔出去找御前侍卫统领,周泽楷跟在后面,手上握着一条内裤。

内裤上绣着周泽楷的名字,被某人拿了黑色的笔画了个大叉叉,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又在自己的名字上画了个大叉叉,写上周泽楷的名字。

「王妃殿下离家出走啦!!!怎么办啊!!!」吴启抱着御前侍卫统领的大腿大喊,周泽楷一脸严肃地招来杜明,拿了个绒布垫子把内裤好整以暇地放上去,再罩个玻璃罩子。

江波涛把吴启从自己腿上撕下来,「哎呀,这是订做的内裤呢,留过名字的。」他认真严肃地说,「看来叶家大少爷嫌疑很大呀,殿下您怎么看?」

「既来之则安之,」周泽楷说,「备马。」

 

吴启又往外跑,「来人啊!摆驾城郊叶家!殿下要去振夫纲啦!」

 



END.

------------------------------------------------ 


我他媽的都寫了什麼


评论(8)
热度(190)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