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慧根

*周叶深夜六十分,主题:信物

*周叶only

*湾家通贩开始了,详细请点我



------------------------------------------------ 


 

说起那叶师傅,京城里是无人不知,哪家不晓,更尤其是被情之一字压在身上的男男女女们,没有人不晓得叶师傅有多厉害。

 

「喏,你的香囊。」一只手抓着个银丝掐出的香囊,上头的鸾凤栩栩如生,拢着翅膀互相依偎着,落在一簇一簇的君子兰上。篓空的花朵后面是放置香包的空间,另一侧同样是鸾与凤互相依偎着的场景,只是鸾鸟展开了双翼,像要把凤揽进怀中,脚下的君子兰从含苞变为盛开,蜿蜒成一幅情深义重的花纹。

订制的那个人十分迫不及待地将准备好的香包放进去,针脚细密地绣着花朵的淡色小布团与银制香囊相当合衬,订制的那个客人相当满意,让木桌子这头的师傅将香囊收进锦带里,爽快地付清余款,开开心心走了。

叶修叼着一只没有任何装饰的烟管,整个人倚上柜台,懒洋洋地瞇起眼,正面迎上布帘被掀开之后透进来的阳光。

 

他是这个京城里最厉害的首饰师傅,精通各种材质和技艺,无论是玉石还是织锦都没能难得倒他;上回给李家小姐做了只掐金丝的梅花平打簪,李家小姐只是带着去逛了回花灯,就招来了一伙好奇的姑娘们,然后再招来一群想不出要送什么礼物以表心意的小伙们,最后就成了现在这样,不大不小的铺子成了小伙与姑娘们订制定情信物的地方,从最普通的同心结到嵌玉镶珠宝的钗子都做过,当然也遇过些对方不领情而想退款的客人,叶修总是静静地接过自己的作品,用手指确认过每一样的一分一毫,然后一句话也不说,爽快地将货款退给失恋了的女孩或男孩。

不过这回掀开帘子的人可不是什么含羞带怯要来订制的客人。

不久之前有个木讷的男人来到他这铺子,来了也不说话,只专心地盯着叶修背后的货架看,那里存放的全是来不及传达的心意,被退货的爱恋,一样一样都带着某个人的伤口,被叶修不带兴趣地存放着。男人手头相当阔气,叶修拿原本订制价格的八成卖他,男人一句话也没说就带走了四五样,还都不重样的。

隔天男人又来了,带着昨天买的一只簪子,用个檀木盒子细心地装着,摆到叶修面前,庄重地打开。叶修按照惯例拿起来要检查,摸过了簪尾簪身簪头,手指却停在簪头那只蝴蝶身旁。蝴蝶银丝掐成的翅膀底下,多了几朵牡丹花。

牡丹花是淡色的玛瑙雕成的,精密地掌握了厚度的不同、这朵牡丹从中心花苞的艳色开到边缘花瓣的清丽,叶修捧着簪子仔细地看了良久,最终笑了笑,将簪子放回木盒里。

「这簪子,是城西的宋公子要的,他的良人在他们取得长辈同意成婚之前逝去,宋公子来订了,想放在坟前。」叶修捧着烟管抽了两口,「这只蝴蝶,只有单翅,活着的人不能成蝶,缺少的那一半蝶翅尚在人间。」

没说过话的男人问,「后来?」

「后来?宋公子没等到簪子做完就积郁成疾,化成蝴蝶飞走了,我另外做了只完整的蝴蝶簪给他送去。」叶修用手指摩娑着那只单翅的蝴蝶,「在这个故事里添上牡丹,似乎不太合适啊。」

男人无语。

叶修看男人迟迟没说话,把盒子阖上,起身回后堂去了。

 

今天男人也来了,带上的是之前叶修编给城郊小黄的同心结,这结没能给城里的某个姑娘接受,被小黄垂头丧气地退了回来。红丝线编成的同心结下边多了个玉佩,上头雕着两条互相追逐的鱼,鱼身鱼尾围成了颗漂亮的圆,生生不息,源源不绝。

叶修看着玉佩,良久终于有了动作,却是叹了口气。

「意思是到了,可公子啊,买红丝线同心结的客人,可带不上你这块玉呢。」他握着烟管,站起身,「收徒可是要看慧根的,天天都往我这儿跑不是个事啊。」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背影隐没在通往后堂的通道之中,心里很是郁闷。

叶修还是,没想起来。

 

 

他一手雕刻的好功夫都是叶修教出来的,周泽楷有天份,才相处两三年就将叶修的功夫学了十成十,叶修家里不愿意他整天净窝在那儿折腾女孩子家的东西,周泽楷某天下了学堂,拎着包袱开开心心往叶修家里去,只看到叶秋蹲在门口,拿小石头打小石头。

「叶修…?」

叶秋跳起来摀他嘴,「别说那个名字!我爹正气着,就算你是故友的孩子照样拿藤条一路打出来信不信!」

周泽楷一脸疑惑,叶秋因为哥哥的缘故也跟这孩子混了八成熟,一看他这表情马上自动接着说,「哥哥他离家出走了。父亲要他接手家里的盐运生意,又要他跟车马行的小姐结婚,哥哥不肯。」叶秋很是落寞,「那是…我的行李耶…。」

后来周泽楷长大了,家里是经营珍稀物品生意的,偶尔有那么些被当作赠品塞进货物堆里的小块宝石被他拿来刻着玩,长辈见他刻得兴起,也没多管他,后来还是周泽楷自己在店铺大堂支了张小桌子开张的。

某天,周小公子遇到个客人,兴冲冲拿了张临摹的图样,指着上头的凤鸟说,能不能给他刻个一样的,这可是京城最流行的样式,好不容易才跟京城的李家小姐借了簪子画下的。

 

外人看不出门道,周泽楷是叶修半个徒弟,一眼就看出这鸟是谁的手笔。

 

比起十五岁的叶修,二十五岁的叶修雕起凤来更有味道,更有统御天地的瑞兽气息,彷佛下一秒就会活过来,伸长颈项看着遥远的地平线,展开翅膀往心心念念的凰鸟那处飞去。

周泽楷跟客人借了图纸,一边雕一边想,若是这鸟能活过来,能不能带他去找叶修呢。

 

那人说是京城流行的样式,周泽楷匆匆跟家里辞别,搭上去往京城做生意的小叔便车,跟着叔叔在客栈里住下,每天出外逛街兼打听叶修的消息。

客栈掌柜被问到,语气平常地说,喔,做女子配饰的师傅吗,巷口的小叶师傅挺有名啊,手艺挺出彩的。

巷口的小叶师傅非常低调,不同于其他铺子都大大地标示着自己卖了什么,这人只挂张布帘在门口,上头画着占据半个圆的凰鸟,若不是知道门道的人,指不定还要进去问那鸟哪家先生画的,真好看。

周泽楷一进门就被掌柜的背后的架子给迷住了,一时没能将懒洋洋的掌柜跟记忆里那个意气风发的小叶哥哥连系在一块,彻底发挥一个同道中人的本性,认认真真欣赏了起来。

「公子,」掌柜的抽了口烟,「您买点什么吗?」

周泽楷这才转过脸,看着变了好多的小叶哥哥。

 

脸长长了,眼眉之间锐利的青涩被世间抹去,挺直的背脊变软了,四肢抽长了,手指变得更灵活,变得不认识自己了。

他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跟叶修说,撇开头指了指架上几样东西,趁叶修起身替自己包装的时候捏了捏眼角。

 

周泽楷回到客栈,盯着自己冲动购物的结果,突然不知道如何是好。叔叔正巧办完货回来了,看他在那边愁眉不展地盯着桌上几样物什,还以为周泽楷是初到京城太兴奋把钱花光了,就在那边出主意,要周泽楷去街上摆个小摊,把他一路上无聊雕的那些小东西拿出去卖一卖,说不定还能挣几个子儿加加菜。周泽楷一听,本来就转的飞快的脑子来了主意,把包袱里的小雕刻件一字排开,配着从叶修那儿买的发簪,一个一个地比划着。

这样,你就能认出我了吧。

 

鸾凤和鸣,鸳鸯戏水,永结同心,各种充满对爱情渴望的饰品被周泽楷买回来,再一件一件地回到叶修手上,叶修没说什么,言语间全把周泽楷当作一个陌生的、想来拜师学艺的年轻人,忽略了周泽楷天天往这送订情物可能有的意涵。

连周泽楷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代表着什么,只是一心一意地往叶修的作品上加他的作品,叔叔在一旁看他赌气似的搞着,什么也没说。

 

叶修教会他刻的第一个图样就是凤凰。

高举着头,往四方展着火焰一般的巨大羽翼,统治着这方天地,无与伦比。周泽楷一开始怎么颗都像只鸡,还特别像叶修家里那只吵死人的大公鸡,在京城待了月余还是没让叶修认出自己的小周公子不乐意了,在即将与叔叔启程一同返回乡里的五日前,掏出块桃花心木,放飞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在木头上刻了只鸡,昂着颈项,展着翅膀,迎向太阳,咕咕咕咕。

 

他走进铺子里时叶修正忙着跟玉石商人讨价还价,桌上一块原石灰扑扑的,看不太出来有没有内涵什么成色美丽的玉石。叶修跟玉石商吵得正来劲,整个人都特别有精神,一会要商人给他削一角看看里面有没有矿脉,一会追着商人问产出的地方,把商人搞得特烦,最后以本来开出价格的七成卖给叶修。

心情不错的饰品师傅付了帐,坐回每天固定的老位置,这才抬眼看着周泽楷。

「小周你来啦?快快快来帮我看看这石头怎么样,要是没削对可就浪费一块好玉了,这你有经验,快快快,傻站着干嘛?」

周泽楷没动,他刚刚叫我什么,小周?认出来了?没征兆啊?

「…还生我气?」叶修看他这样,搔搔脑袋,「不说一声就走是我不对,下次不会了。」

周泽楷挑眉看叶修,「没生气。」你认出来了,干嘛不说。

叶修站起来去拖了张板凳出来,示好似的拿了个坐垫,替周泽楷拍蓬松了才放到板凳上。

「总算说了话,」他看起来松一口气,「你这些天来从不开口。」收徒弟全是借口,认真想起来还比较像是缓和气氛用的调笑,本来话就不多的周泽楷可没想过还会有这荏,满脑子都是叶修嫌他没有慧根的样子。

把小叶哥哥吓坏了的周泽楷安静地在垫得软绵绵的板凳上坐下,一声不吭,只顾着往怀里掏,把那只鸡掏出来,喀答一下子扣在叶修桌上。

 

「刻这个,也要慧根?」

叶修揪起鸡,认真严肃地盯着看,「嗯…为师看你颇有才华,不忍心让你折损在一只鸡手上,来,快叫一声师父听听?」

周泽楷没说话,把瞇眼笑着的叶修脸推开,另一只手偷偷挪过去,牵住叶修的手。

 

 

 

「这臭小子,明天辰时就要出发了,怎么还不回来收行李……嗯?这什么,鸡?」

周家小叔拿起桌上的一小块木雕,底下压着张纸条。

我有慧根,不走啦。



END.


------------------------------------------------ 


评论(4)
热度(204)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