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赏味期限(二)

*走向是謎

*ABO

*文末有重大發表,要看到最後喔(強迫


---------------------------------------------


叶修蹲在柜台后面偷打哈欠,打完哈欠的同时塞一口麻辣烫进嘴里,吧唧吧唧地吃得很香。麻辣烫是对面老大清早就买大亨堡的那谁送来的,不晓得这三更半夜对方到底上那儿生出来的麻辣烫,但话说回来那孩子是Beta,搞不好真的生得出来。一大口把泡汤汁泡得满满当当的面条吸溜掉一半,叶修拿手边的餐巾纸抹抹嘴,跳起来替半瞇着眼睛快睡着的客人结账。

他晚上在便利商店站大夜班,下了班就回到在超商楼上的套房里敲他的游戏攻略,偶尔开开实况,不露脸也不开麦克风,只是安静地打打打打打打,高端的技术也替他赢得不少粉丝,到了现在甚至有游戏公司聘请他替自家产品做测试,让超商大夜班的工作变得像是兼差。

本来已经找好接手的大夜,准备要辞职专心去做游戏测试员的,却在准备提离职的前半个月遇上有趣的人,就这么一周上四休三地继续又待了一年多。本来准备接替他的人还是个大学生,邻近毕业没什么重要的课,又想着替之后找工作的日子存点钱,便来这应征大夜班,叶修带了他几天觉得这孩子挺好,正准备要包袱款款辞职上楼敲攻略抓bug的时候,有个浑身猫毛灰尘又满脸疲惫的年轻男人进来店里挑了泡面和饮料,结完帐之后眼神就再也没离开过自己。

 

叶修是Omega,这在当今社会算不了什么,在他老家却是不得了的大事。

叶妈妈并没有吓死人地生双胞胎还一举得俩O,弟弟叶秋长成了知书达礼进退有据三观方正的Beta,哥哥叶修却是在十二岁那一年过完生日就开始到处乱喷信息素,幼崽没能好好控制的味道让闻得到的人们皱眉,一个一个地耳语叶家那个太躁的O长大了有哪家敢要。

叶修没在管什么企业联姻世家大族那套,过了三年时机成熟,捞了觉得大家都只看着哥哥的叶秋的行李,离家出走了。

他觉得当B真好啊,没那么多狗屁倒灶的事,于是一路想方设法地装B装了十几年。发情期多半一到两个月来一次,真的没法子了拿网购来的小东西玩一下也还过得去,自个儿辣兮兮的味道也很少有效吸引过Alpha,顶多被离家之后认识的那对Alpha兄妹嫌弃味道呛,感情路倒是走得不紧不慌。

 

与味道明显得像被造物主用萤光笔强调过的AO不同,Beta们的味道几乎都像是白纸上用来染出背景的颜色一般,淡淡地不着痕迹,仔细一闻又好像有这么回事,仔细嗅一下还是能分辨这是什么味道。

叶修不必回头就知道在座位区抱着本图画本涂涂抹抹的年轻男人是Beta,对方并不特别关注自己,但就是会在每次注意力集中之后的间隔将眼神偷偷瞟到自己身上,像在记录着什么故事、然后将叶修作为故事的中心思想似地,悄悄放在每一幕的背景中。

苏沐橙某次交班的时候凑过来,眼睛盯着刚踏出店门的那个年轻男人,嘴上不饶人地要叶修去留联络方式。

干什么,有没有这么欲求不满。叶修蹲在金库旁边数预备金,头也没抬。

别嘛,难得闻到与你这么相配的人。苏沐橙笑嘻嘻地说。

叶修动了动鼻子,那个男人身为一个Beta味道是恰如其分地稀薄,但仔细闻还是能闻出那一片小麦味的特别之处。

别的AO或许不会知道,但叶修与苏沐橙天天在这环境里,再迟钝也该闻出来了。

操,叶修骂,是热狗面包的味道。

 

 

昨天那个男人也来了,照旧买了热狗和面包,结账的金额一如往常还是52元。买了一整年的52,我爱爱了三百六十五天,叶修还没等来男人的下半句话。他趁男人在收钱包的时候抓了张预购商品DM,飞快在最末页那个粉红色冰淇淋蛋糕旁边留下自己的姓名和Q号,塞进男人俊俏的手心里。

然后叶修下了班,打了卡,买好宵夜回到家,开电脑打游戏。

今天那个男人也来了,还是一样在早上叶修快下班时买了热狗和面包,晚上叶修刚到班的时候结了一包520号的香烟,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叶修笑了笑,收拾好零钱就离开了。

 

作为一个被众A捏着鼻子嫌弃太辣嫌了十几年的O,叶修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信息素的强度,虽然对Beta们来说他仅仅只是「有香味」的程度,但已经可以让这伙对信息素没概念的人们感受到遇上他的A有多痛苦。

撇开他的生理需求本来就比其他两个性别更加强烈这件事不谈,热狗帅哥的条件确实不错,身材高挑、五官俊俏,面对他们这一群得了「不与客人闲聊打嘴仗会死」绝症的超商店员们仍旧嗯啊喔地逃不出这三个字,看来也不是个事多的主,再加上他对自己明显的好感——以客观条件来判断,是颇不错的约炮对象。

叶修虽然是个味道吓死A的O,还是有过几个只谈肉体关系的对象。

这两三个曾经在叶修口袋里的名单最后都因为换工作或毕业或腻味而分道扬镳,上一次叶修发情期到了请假窝在家里的时候就想,好像还是可以找个愿意接受肉体关系、又不会对彼此碎嘴太多的伙伴一起度过这难熬的几天,腰都软成那样了还得噘着屁股自个儿搞自个儿,有那么几次他没歇过来,后腰或大腿根就任性地选个代表来负责抽筋,后面又烫又湿的爽,隔壁的肌肉却硬梆梆的压着神经,那感觉要多销魂就有多销魂,简直不想再体会第二遍。

 

那天他看着日历掐指一算,自己的发情期好像差不多是个头,没花多少时间就下了约炮的心思,还特地挑了个照片浪漫鲜艳华丽的粉色心型蛋糕当作底,签上大名和Q号,谁晓得那热狗帅哥不知是真装傻还是假迟钝,叶修一轮假都休完回来了,QQ还是没加上。

叶修觉得跟妹妹聊这事特别没节操,但又很难在店里找到比苏沐橙更知心的哥哥姐姐,只得拉下脸蹲低身假装自己在整理汤匙叉子,趁苏沐橙站在一旁忙着整理烟的时候把问题好好叙述一遍,希望妹妹没看到自己有些烧起来的脸。

给叶修带大的苏沐橙哪里会不知道哥哥心里打着几个算盘,她善尽一个知心姐姐的本分装着傻,一边用喔可能是因为Beta习惯不一样来唬叶修,一边偷偷往店门口瞄——现在不是那帅哥来买热狗的时间吗,怎么还没看到人,待会人一到就把他俩送入洞房得了,反正叶修就住楼上,刚好下班打包扛上楼不耽误。

 

叮咚,男人来了。他一如既往地往热狗架走,挑了根辣味热狗,拆开热狗面包的包装袋,小心翼翼地将面包放入专用的纸盒里,再拿夹热狗的夹子稍微把中间的缝隙撑开,把挑好的那只热呼呼红通通的热狗放进去,半蹲下身子揣了几包酱料进口袋里。

男人到柜台来结账的时候还算是叶修当班,苏沐橙摆明不背这锅、跑出柜台拉排面去了,叶修只好放弃装死站起来帮忙结账。

他偷瞄男人几眼,瞄到男人也在找空隙偷瞄自己,身体比脑子还要更快有动作,半个身子一转,手指已经到了419号烟的架子前。

「今天买烟吗?」

男人没接受他的419,摇摇头表示自己没要买烟,从口袋里掏出预备好的52元零钱,结完帐走了。

叶修稍微有些郁闷,他看着手里印着发亮红色图案像是旭日东升的烟盒,心里的太阳在往下沉,小腹那边却有什么在往上升。

大约是欲火,苏沐橙一脸淡然地走回来,语调平板地下了注解。

 

苏沐橙是个女Alpha,作为一个常常向顾客推荐当期特惠商品的超商店员,她虽然跟Omega的生理用品不那么熟悉、还是有一定程度的认识,而今天这个场合,要是她没有这份认识,说不定就要闹出水漫金山,淹死百八十条人命。

她多数时候上的是早班,只有晚班的职员三个里有两个休假的日子会上晚班;当苏沐橙在早上六点五十换好制服踏出休息室,目送着一瞧见她就急着往员工厕所里溜号的叶修时,不知怎地心里涌出一股,哎呀,今天该不会要替大夜代班的预感。

那个帅气的热狗小哥在一旁傻傻地杵着,手上还空荡荡的,显然是先被什么给投了震撼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惊呆在原地,手足无措的一下看看在柜台整理的苏沐橙,一下看看把叶修身影隔绝在后的厕所门。

「……?怎么啦?」苏沐橙从柜台底下捞出条橡皮筋,趁着没人的时候把长发扎成个精明干练的马尾。

「水管……坏了。」男人缓慢地慌张着。

「哎呀,真是的,谢谢你呀,我等水电上班了就叫修。」苏沐橙把头发扎好,揪起马尾分成两半,一只手一半地往左右拉了拉,将马尾系得更紧了些。

「不,是……」男人朝厕所门看了两眼,「……是他漏水。」

「……哎哟!」苏沐橙没控制好手劲,痛呼了声。

 

周泽楷手心里攒着一小个纸盒,精致的小盒子容纳不了太多文字,发亮的正面写着卫生棉条量多型八入装几个大字,翻到背面来才有置入更容易干爽多更多的口号标语。他手心里全是汗,几乎快要把那小纸盒从一盒握成一坨,原本塞得刚刚好的八入装被拿走了一个,提供周泽楷更多捏坏纸盒的空间。

苏沐橙和同事们正在柜台与早晨买早餐买咖啡的上班人潮奋斗着,没有多余的时间与空档来替周泽楷解决他的尴尬,他只好攒着手心那个嗑手的小四方型在员工厕所门口继续当门神。一个小时之前,周泽楷在难得的补休日还是起了个大早来履行他对自己的52元约定,一踏进店门就在叮咚声得伴随中瞧见叶修,平常云淡风轻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带着点不安,早班的人们不到六点四十不会出现,叶修一边准备交班一边局促。看到叶修这副从没见过的样子让周泽楷稍微悬起了心,游移了会儿才问,还好吗?

叶修咬着下唇,下睫毛湿湿的,双手张开了掌心撑在柜台上,腰部小小地左右打着转,脚跟却像钉在地板上似的铁打不动。

「没事,」叶修说,嗓音是平常的烟哑带着点说不上来的柔软,「每个月都会有的,忍一下就过去了。」

周泽楷愣住了。

「听说过泄洪吧?」叶修皱起眉头,语气是跟表情不相符的平静,「差不多是那么回事儿,就开头那么一下子,一会就好了。」

 

周泽楷脑子里的画面开始变得不适合未成年者观看的时候,早班的女店员终于出现,换好了制服从休息室里走出来,一边检查垃圾桶和卖场一边往柜台走,叶修啥也没解释,咻地一下子跑了没影,搞得在场唯一一个知情的周泽楷有点尴尬。

叶修说自己泄洪,周泽楷呆了一下就猜到七八分,这约莫是发情期突然来了,但那个瀑布般汹涌的画面实在太有联想力,周泽楷脑子里的叶修不知道换了的几个姿势,唯一的共同点都是,他翘着屁股软着腰,股间源源不绝地淌着湿意,尼加拉瀑布似地从那个小洞往外泄,淹得周泽楷脑子进水。

苏沐橙忙不过来,从架上抓了包卫生棉条塞进周泽楷手里,拜托这位熟客替自己远在店铺另一头的哥送点生理用品,她会把这包棉条算在叶修头上。周泽楷替脑子里的叶修穿上裤子却没关上水龙头,裤子屁股的那块布料没多久就又湿透了,他赶紧替叶修把手上这盒保面子用的宝贝送去,在他敲门之后对方颤巍巍地从门缝里伸出半只苍白的手,迅雷不及掩耳地抽走一条棉条。

 

「不好意思啊麻烦你,」苏沐橙抓了人潮与人潮之间的空档跑过来,从口袋里捞出个什么递给周泽楷,「叶修哥平常都很注意吃药的,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突然,麻烦你替我送他回家好吗?就是门口出去右边那小楼梯上去二楼,抱歉,我改天让他请你吃饭!」说着说着,瞧见结账的人群又排起了长龙,赶紧往回冲,继续打仗去了。

纯情地暗恋着大夜店员的周泽楷一下子傻了,他将近四百天以来天天来买52元的早餐和520号的烟,也只在最近才有对方一两句闲聊似的关心,突然拿到人家家里钥匙,还正好碰上对方发情,自己又是四天连休,不干点什么还真对不起这天时地利人和。

叶修一脸便秘地推开厕所门,略显憋拗地在这个只有周泽楷和自己的角落扭了两下,本来是想要纾解屁股里塞了东西的不适感,却险些没软了腰,整个人往周泽楷身上砸。

「沐橙给了你钥匙?」叶修看着周泽楷另一只手攒着的小金属物件,语气一改平常的友善,「我自己能够回……嗯呃!」

周泽楷搀着这个明显欲火已经冒烟在往上窜,就要把人烧得出事的Omega,「我送你。」




TBC.

---------------------------------------------


首先漏水梗感謝  @不抓漏不防水 (水:幹

斷在這裡不是因為我壞,是因為我腎虧(喔

然後…我想了想,在這邊開一下過去一年的本子們的販售意願調查,調查一下陸家的朋友們的購買意願,趁這次一起做成簡體的版本拜託代理處理(懶惰(你他媽

意願調查

霓虹燈比較特別的是,那本只有前三篇有發出來,後續全部都被封印在被我弄丟的硬碟裡(幹

落跑新郎和摸摸大的番外都有貼出來過,而短篇集不會增加新的內容、頂多有一兩篇未公開過的,紀念性質遠大於實際價值,希望大家考慮清楚了再填寫喔(比心

至於超商paro的這篇…別窗才是最要緊的…(幹


评论(12)
热度(176)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