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赏味期限(一)

*走向是謎

*ABO


---------------------------------------------



『为什么是他,你想过没?』

 

周泽楷从床上坐起来,异常清醒地拍掉了闹钟。

他的上班时间是早上十点,其实没有什么理由六点就起床,但周泽楷是要做大事的男人,他提早起床,把自己打点得能帅歪整栋楼的邻居,然后才郑重地出了门。

锁上自家大门,进了电梯,下到一层,走出大楼,过到对街,进到便利商店,夹好辣味热狗加大亨堡和一颗茶叶蛋,到柜台结账。还没下班的大夜班店员跟周泽楷比起来相当不清醒,固定的几句招呼话术也有些模糊,手上收钱找零的动作却快得很。

「一共五十二元,收您一百,找您四十八元和发票,谢谢。」

周泽楷一般不会留在店里吃那份营养严重偏差口味又太重的早餐,首先他并不是特别喜欢大亨堡,再者他见不得大夜店员与早班的女店员交班时笑闹的画面。

做为一个被同事称赞「当美术设计未免帅过头」的男人,天晓得周泽楷只希望自己在那个人眼里帅翻天地。

 

这个故事很长,首先要从周泽楷换了工作、搬到新家开始说起。

换了间价格差不多,却不需要早起两小时准备上班的小套房,周泽楷好不容易安顿好带来的行李和正在闹脾气的宠物猫,第一件事便是下楼去对街的便利商店买些饮料泡面当迟来太多的晚餐。

便利商店大概都是那些样子,热狗和包子放在一起,关东煮冒着腾腾的白烟,烩饭咖哩饭三明治摆满货架,茶叶蛋在锅子里等着被卤汁滚至入味。这家便利商店或许大间了点,该有不该有的都有,但吸引周泽楷注意力的却不是整间店上千样商品,而是那个在柜台后方,背对着门口,一边擦洗热狗架一边偷打哈欠的店员。

时间已经超过晚上十一点,现在的店员应该是大夜班,他才刚这么想着,两个女孩就背着背包从休息室里走出来,一边跟男店员挥挥手,一边在自动门的叮咚声中离去。

女孩是圆是扁是高是矮此刻都与他无关,周泽楷一门心思全扑在那个打着哈欠的爱困男店员身上。

他不知道为什么。

 

上班族的人生是很无聊的,周泽楷的工作是为幻想的游戏世界设计角色,为了让角色更加生动更加入木三分,他的好友兼搭挡用花式手段推荐他鼓励他要求他逼迫他去观察路人,作为一个热爱窝在家里做游戏打游戏的宅宅,周泽楷不太情愿地在假日和下班后踱着缓慢的步子到对街的便利商店去,买几杯咖啡和几样零食饼干,抓着速写本子在那边涂抹着他看到的每个人生小故事。

总是来买巧克力和乌龙茶的老先生,在座位区一坐就是大半天,愉快的享受着一个人的发呆时光。

专程来买霜淇淋吃的大学教授,可以拿霜淇淋配可乐乐乎乎地吃上一个小时,一边批改学生的报告。

自己带便当来店里借微波炉的妇人,每次微波完之后总是有一股浓重的咸鱼味散不去。

冰咖啡里一定要加一颗奶球的企业主管,在柜台前一改平时正经严肃,与店员嘻嘻哈哈地互呛。

在欧美当腻了警察回来当英文老师的女子,总是忘记自己已经不再配枪,手一直习惯性地往腰间摸。

 

周泽楷看路人,路人也看他,唯一能让他没有这个被看的压力的,就只有店员们。

这么大的店,无论哪个班别的店员都很忙碌,周泽楷就曾经目睹晚班的女店员在一步为半径的圆里以看不见残影的速度同时完成做咖啡、结账、补烟、寄包裹、煮茶叶蛋等好几件事情,这个经历让他后来在游戏里创造了个有一千只手的NPC。

店员没有时间去管座位区的角落是不是有个客人拿着笔在画图,渐渐的周泽楷开始观察店员,跟来去匆匆的路人们不同,店员每天都会出现,让周泽楷有足够的时间去探索他们身上的故事。

 

晚班的短发女子来便利商店只是因为兴趣、并没有经济压力,也因此她在这里的年资相对比较长;早班的值班经理笑容很甜美,但对付要求刁钻的客人却别有心得,被她「教育」过的客人总是会回头成为老主顾;早班有个男店员对各个年龄层的男孩子女孩子都特别有一套,每逢预购都能让店里的业绩冲出新高度,尽管天天从万花丛中过却能神奇的片叶不沾身,但也不排除是因为他家里那位的气味太明显的缘故。

周泽楷从隔壁桌聊天的女OL那边听来的,他本人是个不折不扣的Beta,对她们说的那些信息素气味毫无概念,从来没搞懂过「迷人的海洋味」到底是什么味。

这个特点也反映在他的设计上,他的角色甚少有与这个世界相同的性别设定,通常只有男与女两个在视觉上差异较大的性别,这一点当初在制作某款第一人称恋爱游戏时吃了相当大的亏。后来周泽楷加了无数次的班,跟同事一起想了无数个办法,总算在庞大的恋爱游戏市场中凭着无数的剧情分支取得一席之地,时至今日只有一份攻略能完整破解把到所有角色的过程,作者还在文末特别注明,这并不是百分之百能成功的攻略,其中大半还是得看脸,周泽楷用自己的手机跟着攻略试了遍,发现追不追得到心里想的那个角色跟长得帅一点关系都没有。

和现实人生真像。

提早起床,吃固定金额的早餐,下班后去买同一号烟却从来不抽,像在游戏里选择每一个可能能够更靠近那个人的选项,说的话,做的事,去的地方;但是距离好像从来没有变短过,依旧是一张柜台桌面的距离,有着生疏与礼貌的长度。

周泽楷曾经一时冲动,私信给写攻略的那个网友问他追人的诀窍,在信件匣里长聊一阵之后,获得了对方的Q号。

『我们需要深入地talk。』攻略大师打出的字相当严肃,『为什么是他,你想过没?』

 

周泽楷不必让一个素未谋面的网友开释也知道,人生不像游戏那么简单,设定得再复杂充其量也是二选一三选一四选一的机率问题,现实生活可是会冒出你以为不存在的选项。设定成一见钟情的另一个人,总是会这么凑巧地也喜欢自己,在浪费时间的兜兜转转之后终于明白彼此的心意,绕了一大段路终于幸福快乐的在一起。现实世界可没有那么多试探的支线任务,也没有那么多可以累加或缓慢消除的好感值,随时都可能因为粗心落下的一个纸屑而一败涂地。

52元的早餐,520号的香烟,特意计算过的发票号码。他算是特别腼腆害羞到有些过头的那一型,不像想跟早班男店员搭讪的OL们那般主动大方,周泽楷一直持续用着自己的方式,想要引起大夜班店员的注意,就像对方引起他的注意那样。

可惜人家只忙着洗热狗机,没有时间分给他。

 

周泽楷是不是满腹心事,打小一块长大的江波涛用膝盖就能看出来。

做为一起打拼的事业伙伴和知心好友,江波涛聪明的选择什么也不说,只是在某个周五的下班时间约周泽楷一块去酒吧喝两杯。只喝两杯,不聊天。周泽楷也的确不是擅长跟人敞开心房的主,从善如流地答应了发小的邀请。离开公司的时候已经超过九点了,周泽楷又在途中稍微绕了点路,等到他们抵达江波涛提议的那间酒吧,时针早已静悄悄地指向了十和十一之间。

江波涛向熟识的酒保点头当作打招呼,两人在吧台靠角落的地方坐下来,酒保深知他俩的喜好,熟练地调好酒,却给了周泽楷一杯柳橙苏打,无酒精的。

周泽楷坐在那边,盯着自己那杯从橘红渐层到淡黄再到透明的饮料,掐着吸管安静了好一会儿,半小时过去,愣是没说半句话。江波涛看他止不住地抠着刚刚掏出来放桌上的那包烟,好奇心跟关怀心一齐发作。

「这是…他喜欢抽的烟?」

「他?」周泽楷定格。

「嗯…你喜欢的那位?」江波涛耸肩,「别装傻,很明显的。」

白底带着银条纹的烟壳包着一层薄薄的塑胶膜,淡淡的反射着周泽楷的脸。摸皱的塑胶膜倒映出来的画面不是太清楚,偷偷泛红的耳根折了三折,几乎要被藏起来。

周泽楷手足无措,眼下的状况不知道为什么比小学时谁喜欢谁的绯闻更令人难以面对,他还没完全摸透自己对那个店员的感觉,也还没搞明白是什么促使他这样三百六十五天不休息的往那便利商店跑,江波涛无意间的一句话把他的脑袋吓清醒了,遇上这事就特别不灵光的回路突然清楚了,甚至连人精似的酒保替他调的那杯饮料看起来都别有一番深意。

一见钟情是个好理解的概念,但爱呢?

 

方才周泽楷踏进便利商点去买惯例的520号烟时碰巧是晚班跟夜班的交班时间,夜班的懒散男人歪着头看晚班的长发女孩点钱,手上马不停蹄地将该下架报废的包子热狗通通挑下来,勤奋得很。江波涛站在一进门的咖啡柜台附近,摆明了自己没有要买东西,一边偷偷观察被周泽楷盯着看的店员们。

「欸,」男人跟女孩把零钱点完,抬头看结完帐正把烟往怀里揣的周泽楷,「一天一包太多了吧,这么年轻,少抽点啊。」

江波涛抖抖鼻子,眼睛看着周泽楷,鼻子里闻到的却是那店员的味道。

发小是个带着淡淡麦子香的Beta,跟其他所有的B一样味道淡得不明白所谓的信息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多数B的感情观是深入了解认识相处之后才会继续考虑下一步,但江波涛是个A,他再清楚不过了。A跟O之间那点说不明白的吸引力是不讲道理的,喜欢了看对眼了就上,在医疗技术发达的现在甚至连标记都好解决,基本上只关注心里的欲望,讲求一个爽字,跟这社会绝大多数的B相差甚远。

眼前这个夜班的男店员,被周泽楷盯着一直看的这位,是Omega。而且是在基因上对所有人——不管是A是B是O是男是女——都具有致命吸引力的Omega。

毕竟辣味热狗这么香。

 

周泽楷盯着自己的饮料,江波涛也盯着自己的饮料,两人在酒吧的角落进行着互不干涉的哲学思考。周泽楷在脑内努力把人家店员哪里好的清单一点两点地列举出来好让发小理解自己的心意,江波涛却是思考该怎么跟周泽楷这个普通的B解释Omega无解的吸引力,两个人都在想方设法地替对方开脱,直到酒保飘过来替两人又倒了杯饮料。

「方哥,」焦头烂额的江波涛出声喊住熟识已久的酒保,「对Omega你怎么看?」

背对着他俩缓步走远的酒保以一个极装逼的姿势转过身,用力握紧右手,用力地竖起大拇指,不知道是不是要替家里那位撑腰。

「赞!!」

周泽楷愣了两秒,还没反应过来就跟着比赞,「嗯!」

 

来到这个城市以后兜兜转转的换过好几样工作,方明华是他们最早交到的朋友。尽管是从对方推销自家酒吧开始的友情,长了那么几岁的方明华总能在两位年轻朋友遇上困难或挫折的时候给出相当切中要点的建议,江波涛提议来这坐坐也有一半的心思是想来找方明华聊聊,说不定就能聊开周泽楷的郁结;谈恋爱这种事情还真不好说,有时候单了一辈子的人心里门儿清,有时候又要谈过的人才知道症结在哪里,江波涛也是来的路上才看出来周泽楷是玩暗恋玩到卡了关,整天刷同一个副本又出不来,本来还在心里庆幸来找方明华的,他这一赞又把江波涛的庆幸给摁回胃里那个洞去了。

你赞什么呀,靠谱点,快帮忙想办法跟这娃解释A与B与O之间那说不清理不白的那啥啥啥,让小周大胆去爱放心去飞自在地在人生海海里遨游啊!

 

另一边周泽楷却没想得那么复杂,他只担心自己看似无脑的恋爱举动会被两个亲如兄弟的哥们反对,倒是没那么担心自己对个几乎是陌生人的男子产生的那股性冲动到底从何而来。

周泽楷对他只知道名字,瞄名牌瞄来的。

叶修。



TBC.

---------------------------------------------


我快要達成「每一本出成書的個人本都寫ABO」的成就了。

(友:幹你有種把無言歌寫完!


评论(8)
热度(263)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