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平叶/段子】嗷嗷喵呜汪

*Zootopia paro

 @不抓漏不防水 

綿薄段子不成敬意,我慢慢寫…(龜回去摸魚(你



---------------------------------------------------------



「你,就是叶秋?」

叶修看着从自己指缝间落下的烟,心里一阵感慨。

现在的小伙子,都不尊重老前辈了。

他悬在半空中,头一低就能看到自己的肉球在半空中晃荡,后颈上那块软呼呼的皮肉被拎在空中,居然有一点点被母亲叼着的感觉,如果不是对方的身形实在太有压迫感,叶修说不定就会这么睡过去。

「这么小的爪子,」对方一只爪子拎着叶修,另一只还有空来捏他的肉球,「到底是怎么打成那样的?」

 

「你啊,」叶修清清嗓子,头顶上两个毛绒绒的红耳朵不开心地抖了下,「怎么跟前辈说话的呢,孙哲平。」

 

黑豹在树上睁开眼。

为了不让爪子不舒服,他用左边的爪子垫着下巴,右边的爪子垂在床边,大猫尺寸的双人床垫给占去了不只一半,剩下的一半有个不大不小的坑,像是某种中小型动物在那儿卷了整晚睡出来的窝。

那只小动物往黑豹尾巴上挠了挠。

当做家的这棵树长得很大,很茂盛,但基本上并不像其他树木那般有很多层,从地面沿着粗壮的树干、踩着枝桠往上爬,在树木的中间部分被加盖出了一片平台,在屋主懒得隔间的中心思想之下,这屋被盖成了宽阔的开放空间,好方便家里不会爬树的那位自由活动。

不会爬树的那位睡了十小时,无聊的起床走动,顺便挠黑豹ㄧ爪子。

孙哲平半梦半醒,脑子里还都是当年与叶秋第一次见面时那个只闻其声不见其狐的小身板,他翻了个身,垂在身侧的那只右爪收着爪子,毛绒绒软呼呼地将同样软呼呼毛茸茸的爱人捞进怀里。在梦中他始终没找到发出那样狂妄发言的家伙,四下张望一阵之后才拎起一只满脸写着想睡的红色狐狸。

红狐的烟掉了,这让他很久之后才注意到这个迷人的死宅有着多么惊人的烟瘾。

「老孙,让让,待会要去总局开会的,」小狐狸在他怀里挣动,毛澎澎的大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搔着他下巴,「再这样我要性骚扰你了啊。」一边说着小爪子一边往黑豹睡裤的松紧带裤头伸去。

黑豹仍旧半梦半醒,他垂着半只眼睛,闭着另外半只,自动自发地把怀里的狐狸从裤子里的屁股尖到裤子外的尾巴尖好好地揉了一通,揉得他不必睁眼都知道怀里的狐狸有多衣衫不整。

「这才叫性骚扰啊,前辈。」


END.

---------------------------------------------------------


评论(4)
热度(166)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