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啪啪啪

*腦洞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

*離不開暴風圈來不及逃我不能在想我不能在想我不

*八月新刊腦洞已挖(住手



-------------------------------------


 

宝宝心里苦,宝宝心里委屈。

周泽楷在无数的枯木碎石里被身后的子弹气流碎冰火焰打得上窜下跳,握在手心里的小包袱也上窜下跳地撞着他的背脊,时不时喷几个金币出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一串子弹打在左边的岩石上,炸出一小波碎石屑和一点点火花,刚好擦过右侧的身体,蹭破了一层皮。

周泽楷吓坏了,赶紧一个急转弯,往看似更安全的方向跑。

 

偌大的训练室只开着一台冷气,型号算不上新颖的冷气吃力地运转着,不知道是哪里的零件松脱了,呼嘎嘎嘎地吵闹着。

不过这并不妨碍叶修带着耳机打游戏。他头上那副全罩式耳机是一个狂热粉丝送的礼物,覆盖性好,一戴上外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让叶修好几次错过陈果那一嗓子喊吃饭的声音,被活生生纠着耳朵拖进了饭厅。同时这副耳机的低音表现又特别好,叶修不常听音乐,但偶尔也能实打实地地感受一把这副耳机之所以高价位高CP值的原因。享受一副新耳机从来都不是叶修不睡觉把自己关在训练室里打荣耀的原因,他现在心情不是太好,开着君莫笑在野外地图里到处乱晃,刚好遇上只系统刷新出来的活动小怪,干脆一下飞枪一下落花掌地追着那小怪物跑,跑远了就一掌打回来,躲起来了就一炮炸出来。

难得两人都有空闲,跟男朋友约好了要在最后关头一块刷个端午活动,打打满地图刷新的粽子怪,他都从晚上八点等到凌晨一点了,说好的男朋友还是没个踪影。

叶修一招天击把背着小包袱喷着金币的粽子吹上了天,嘴角叼着的烟已经几乎被啃断了滤嘴。

 

周泽楷一边逃跑一边胃痛,他跟男朋友约好了要一块打电动,虽然平常的工作就是打电动,不过两人都不嫌打得多,更尤其是跟对方一起的时候。在约定时间的前半小时周泽楷就早早吃完了晚餐,戴上跟男朋友同款的耳机,摸了张名字胡闹得丝毫不引人注目的小号,刷卡登录之后正准备去取事先收集好的、要用来耍浪漫的道具,结果在一个眨眼之间就离开了自己在轮回俱乐部里的单人宿舍房,瘫着四肢,大字型躺在一片到人腰际的草丛之间。

周泽楷动了动身体正准备爬起来,突然发现没法用手肘去撑地好把自己抬起来。

他把手举到眼前。

再把脚举到眼前。

低头看了眼腰部。

然后摸了摸脸颊。

 

为什么变成游戏里的粽子了!还带蛋黄馅!

 

周泽楷还在那边思考人生,后面已经有什么人拨开了草往这边走过来,周粽子被背后的声响吓了一大跳,整颗粽抖得像内里的糯米没煮熟似的,跟着背上小包袱里的金币一块到处乱掉。

啪!

安静地潜行过来的陌生人踩断了树枝。

「哎哟,这里怎么有颗粽子?」

草丛之间出现的是一张他看了许多年但是还想再继续看下去,怎么也看不腻的脸。

君莫笑脸上戴着数位编码能提供的最大笑容,用伞尖戳了戳蛋黄馅快要外露的周泽楷。

 

叶修心情不好,被连累的排行榜第一名不是别人,正是君莫笑。

像今天,本来这俩该死的现充约好了要拿情侣小号一块刷怪,好几小时过去,本来登着的小号都给退了,在君莫笑眼里,叶修背后冒的火已经绵延几千公里烧到S市去了,这人还叼着根没点上的烟,没事人似的喀答喀答猛敲键盘。

偷偷密一枪穿云也没回应,估计是没有在线上,不然就能问问怎么了。

眼前这只粽子怪已经被追着打了好一阵,叶修约莫是在气头上,放空了不只一半所以没发现,这只小怪物灵活得不像游戏里的怪物,操作者另有心事但可没放水,君莫笑算了算,按照输出伤害计算自己已经把那小粽子打死不下十五次了,怎么这小东西还可以在那边活蹦乱跳地窜?

粽子突然瞥了君莫笑一眼,豆丁大的眼里尽是明媚的忧伤。

君莫笑按照叶修的指示来了一招天击,把粽子掀飞的同时,他突然懂了。

 

一枪穿云很忧伤。

周泽楷今天不登他,他没法去见君莫笑,没法听君莫笑开那个周泽楷上不上他叶修上不上他的黄腔,没法啪啪啪。

一枪穿云没法跟君莫笑PK,他很忧伤。不是床上的PK。

他一回头,看到周泽楷今天原本要登的小号也跟他一样蹲坐在自己的小空间里发呆,突然没那么忧伤了。

 

小号:「一上线就被个粽子端了,想哭。」

一枪穿云:「…想哭就到我怀里哭?」

小号:「喔~一个人逃避寂寞…欸不是,你想害我?」

一枪穿云:「…?」

小号:「得,一个两个都得先啪啪啪才能谈对象,得想个办法让周泽楷放弃这号,谈到对象之前得先上缴贞操谁受得了。」

一枪穿云:「?」

小号:「你算了,你是没救的那一边,真以为人家跟你PK是磨练技术啊,是想磨你屁股好吗。」

一枪穿云:「不。」

小号:「少来,你弯的跟根鱼钩似的。」

一枪穿云:「不磨,直接捅。」

小号:「…你行,你行,甘拜下风…。」

 

周泽楷今天要登的小号有特殊意涵的。

他跟叶修在一起之后没少秀恩爱,尽情地秀,花式地秀,秀得叶修他妹都快认不出他来,这小号也是一样的道理。两人开大号上游戏约会毕竟不方便,互相替对方创了个号,这小号刚创出来还没转职,叶修的小号也是一样,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看这号总有点在看叶修的感觉。

闲置的时候甩甩手摇摇头,打架的时候挺挺腰抬抬腿,远距离恋爱谈得辛苦,周泽楷只是开个小号约会都觉得自己要魔怔了,常常一上这号就傻傻地呆看半天,搞得这号升等升得比谁都辛苦。

但再怎么样都比现在这粽子号来得好。周泽楷甚至不是开着电脑扮粽子,是本人亲力亲为地扮粽子,当着为人民服务的端午大使,在城市郊区的野外地图四仰八剎地逃窜,背后还跟着最近声势如日中天的网游大神,周泽楷无暇去顾松脱的粽叶或是四散的米粒,他只一心一意地想念叶修。

啊,好想普通地打打游戏,普通地约约会。

不打游戏也行,但是要约会。

粽子的眼神溢满了一整片悲伤的大海,水汪汪地看得君莫笑头皮发麻。

普通的怪才不会这样看人,这眼神他只在一枪穿云身上看过。

尤其是没被自己摸到屁股的一枪穿云。

 

叶修追粽子追腻了,他把粽子困在地图上某个死角里,放着君莫笑和几只哥布林修鲁鲁在那儿,活像霸凌现场似的围堵着那只粽子,站起来去上厕所去了。

君莫笑眼神闪烁,「一枪穿云?」

粽子无辜地看着他,水汪汪地。

君莫笑有点失望,「啊…周泽楷?」

粽子扭动着,看起来像是要点头,但一体成形的三角形根本分不出来哪儿是头。

「叶修生你的气呢。」君莫笑正经地说,手上抓着明显对蛋黄很有兴趣的修鲁鲁凑过来。

粽子正在试着把自己缩小。

「你迟到了五个小时。」

修鲁鲁的嘴又逼近了一点。

粽子还想缩得再小一点。

「他打了五个小时的你,还啃断滤嘴。」

修鲁鲁的口水已经要滴到脸上来了。

另外一只修鲁鲁在捡周泽楷抖掉的糯米粒吃。

「我已经帮你想好怎么赔罪了,都是一家人,就不跟你太计较。」君莫笑挂着善良的微笑,把修鲁鲁扒开,还亲切地替粽子抹去粽叶上的口水。

「五只野图BOSS就行了,很便宜吧。」

粽子眼神的温度降了三度。

「看在你身不由己的份上,帮你打个折,就四只吧。」

粽子的眼神降到常温。

「但你跟叶修有情人一场,估计他也不是真那么气你,三只如何?」

粽子的眼神冻死人,哥布林打了个喷嚏。

 

叶修回到位置上,修鲁鲁和哥布林们不知为何一个个冻成了冰,只有君莫笑还在原地跟粽子面面相觑。

他无精打采地挪了挪滑鼠,让君莫笑把小动物们收起来,然后高高举起千机伞。

「掰掰。」君莫笑对粽子说。

 

周泽楷在宿舍房里醒来的时候心里还有点小情绪,但是在打开房门的那一刻码上不苦也不委屈,宝宝都不宝宝了。

叶修一脸不爽的杵在门口,脸上的表情有够OOC,一看周泽楷开门马上凶巴巴地扑进去,啪一声把周泽楷压在门板上。

周泽楷翻身压回去,啪。

叶修再压回来,啪。

周泽楷笑,「幼稚。」

叶修瞪他,「谁害的。」

「幼稚。但是可爱。」

「闭嘴。」叶修牙痒痒地说,「昨天撩了就跑的帐还没跟你算呢。」

 

粽子被捅破的那瞬间,粽叶和糯米齐齐爆开,五花肉香菇蛋黄虾米喷得满地都是,还镶着五个字。


叶 修 我 爱 你


帮了周粽子一把的君莫笑被齁得发抖,开始狂小窗一枪穿云,想约他出来PK,竞技场打几把,再看有没有机会到床上打几把。



END.

-------------------------------------


這是一個周葉幹過之後在一起了然後槍君即將來一發然後在一起的故事。
小號表示這處對象模式太沒節操我們不約。

评论(9)
热度(180)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