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药命效应

*周叶

@露明朝晞 的本子《猜》的G文,淘寶地址走這兒→【定制】A5/110P/黑白小說本《猜》

*謝嚕嚕讓我混更(你


----------------------------- 


 

叶修拨开浏海,手上动作不停、依旧是紧紧握着那个大大的木头汤匙,在那锅有点太浓稠的汤里搅拌着。这一锅不是他平常常备的药剂,而是人家特别订制的,喝了会让人的真心话化做一颗一颗粉红色的泡泡被打嗝一个一个噎出来,算是一种另类的拷问用药剂,这种东西基于职业道德平常是不卖的,除非跟他有特~别的交情或是特~殊的感情他才愿意考虑一下。

 

这次的委托人显然跟叶修不是普通的朋友。

或者说叶修不想跟他当普通朋友。

 

这人哪,是在森林里采药草的,平常走遍了大江南北搜集各种各样特别或不特别的植物,把能入药的部分留下来、不能入药的部分就地掩埋,回馈一下被他摘采过的大自然,也因为长年这样上山下海的锻炼让他长得越发的好,一米八的身高、修长的身形,阳光下闪闪发亮的肤色,带着草药来到叶修窗前的时候总是会被第一个注意到。

叶修住的地方也在森林里,不过是在森林的边缘、连接着草原与道路的地方,他的日常生活比较简单,吃的喝的都可以用魔法来解决,只有一些日常用品比较难自己制作,不得以开始炖煮药剂与拥有这些物资的人交换。森林里比叶修以前住的地方要平静多了,至少没有玩闹着打成一团的北极熊宝宝们会突然滚进来、把一整排玻璃瓶全都撞碎,相对的能取得的材料和相对应的产品就差了许多,以前跟着寒冰之地的猎杀者们一块吃肉的叶修搬来之后除非遇上麋鹿迁徙、实在难得取得任何肉品,每天吃蘑菇炖的汤自己也快生菇了,他跟那个卖草药的叨叨絮絮地抱怨了会儿、直到他挑好要的草药,顺便连所有可以调味用的植物全都买走,没想到隔天卖草的就扛了一大条麋鹿腿来,上面还贴心的施过保鲜魔法。

「给前辈吃。」跟叶修比起来年轻不少的卖草郎害羞的笑了下,「存粮,可是常常不在家。」

被窗台上放着的鹿腿吓了一跳,叶修这才后知后觉的往窗外探出半个身子,位在较高处的窗台刚巧让卖草的露出一双有电击魔咒的眼睛,叶修也就懒得挪位置,光顾着趴在那里跟人家对看。卖药的话少,叶修想了几个话题聊了会儿,才恋恋不舍的放人家走。那条鹿腿他拿了麻绳把一些调味用的药草在外头捆了一圈,架到火上一段距离的地方、用烟熏烤,熏出个美满圆润的滋味,如果这是跟他小卖草郎的未来预言就好了,叶修一边切肉片夹进晚餐的三明治里一边想。

 

左转一圈,紫罗兰色,右转三圈,火焰红色。制作药剂有一定的流程和顺序,在叶修眼里那些药材该切多细、该掐在哪个点加进去从来都不是难事,每一滴药剂有什么效果,多喝了第二滴和第三滴又有什么不同他都了然于心,在其他同为巫人的朋友们对药剂敬谢不敏、或是只专精于一两种的时候,他却直接开张了药铺生意,标榜应有尽有、只有你买不起的药和承受不起的嘲讽,绝对不会找不着需要的药效。他接过的委托里有几个比较特别,比方偷偷骑着师傅的扫帚玩、半途却跌下来因而搞丢自己飞走的扫帚的两个小学徒来拜托叶修帮忙,或者是因为嫌室友太吵而来订购静默药剂的黑暗法师,甚至还有北方的巫师不知道吃到了什么变回西伯利亚虎的原型、横着一张即使是老虎也嫌太凶的脸来寻求解药。这些有趣的朋友们让叶修多了不少开发新药剂的点子,在开发药剂的过程中偶尔会发生一些意外,当中最美丽的当属让他和卖草郎熟起来的那个意外。

 

原本他俩是不熟悉的,最多只是商人与客户的关系,当卖草的经过、他喊住他,问他要几种药草,有了便买下、没有便寻找其他的替代品,银货两讫、互不赊欠,或许因为叶修这儿是卖草的行商路途里最后一站,卖草的通常都会多送一些额外的药草给他,像上次甚至给了他一支少见的落英花,还是连着根部一起刨出来放在小盆栽里带回来的那种,落英花整株从花瓣花蕊到根茎都具有不同的药用价值,可谓是非常非常贵重的一种药草,卖草的说卖不出去、这森林里大概也只有叶修用得上,干脆送给他。

不知道这究竟算不算是客户服务的一种,卖草的不止这样、连售后服务都做得很好,他好像有什么神通似的、总是能够知道叶修什么时候炖煮好药剂,掐着时间跑来问叶修药草品质如何、够不够新鲜,是不是已经长到适合的大小,久了叶修还会指点他,你看这哭泣榆的气根,你直接拔呢是没有药效的,得让榆树哭出来再拔才算数。久而久之,这样的温柔感染了叶修,他开始会注意卖草的看起来皮肤暗沉或是精神不济、然后泡一壶有疗效的药草茶,在里面滴几滴对应那些症状的药剂,请卖草的来屋里坐坐然后端给他喝;等到叶修注意到的时候,情况已经演变成卖草的会自己推开他外面小园子的栅栏门、然后曲起指节敲敲他的木头房门,一脸期待地等自己开门了。

 

事情就是这么发生的。

那天叶修买到与众不同的药草,又刚好解决那个老虎巫师的委托,再加上他被挑起的好奇心、千载难逢的决定来试试看变成动物的药剂效果如何,老虎巫师本身就有人形魔法,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被暂时封印了起来(后来发现是因为他对鳕鱼过敏)而要将人类变成动物就难了,除了要考虑是由什么因素影响到变成什么动物之外、还要注意能让动物形态影响了思考的能力,假设这人喝了一口、砰地一声变成一只脑袋只有乒乓球大小的剑龙怎么办,脑袋小得连要变回来都不记得,那可就从纯粹好玩转变为是在害人了。

研究了一些资料之后,叶修只对变成动物之后还能不能保有人类的思考能力有疑惑,他有几个可能可以克服这一点的办法、却不知道哪个才有效,为了求证,叶修每种都调了一瓶、再额外加一瓶解药,在墙角堆了两个动物用的食盆,一个堆满青草、一个一个堆满施过保鲜魔法的肉,在要测试药剂之前先把解药加进去,自己就算变成动物、在这个密闭空间里也会记得要吃饭,藉由这个方式确保自己一定会变回来。

 

首先他变成了一只绵羊。圆滚滚、毛茸茸、肥嘟嘟的那种,脑子也的确随之变成了羊脑,完全不记得自己现在要干什么,直到羊发现那里有一堆鲜嫩欲滴的青草、开心地跑去叼了一大口起来咀嚼之后才变回人类,叶修一边漱口把嘴里的草渣用水漱掉,一边删去这个配方;再来他成了一只海东青,因为不习惯站在平地上直接跌了个两脚朝天、扑腾着翅膀弄了好一会儿才翻过身来,不大又塞满了各种杂物的房间里无法振翅飞翔,鸟版叶修只好一步一步地向那个装了肉的食盆挪过去,后来绊倒的次数多到他自己都嫌烦、干脆把胸脯压在地上,屁股翘高,两只翅膀瘫在旁边,一副拖把似的姿态用脚爪把自己推到装了鲜肉的那个食盆旁边。他记下第二个配方的优缺点,接着仰头罐下第三罐药剂,不像之前都是砰地一下子直接幻化成某种动物,叶修发现自己正在渐渐缩小,逐渐远去的天花板和慢慢降低的视野,把手从四散的衣物里抽出来伸到眼前一看、赫然是一对毛绒绒的小爪子,还有肉垫,在屁股后面摆着的尾巴不甘寂寞地晃到前面来,他赫然发现自己变成了只黑猫。

黑猫挺不错的,又萌又可爱,而且又是巫人们最喜爱的宠物排行榜第一名,或许可以当作恋人间的小情趣,爱他就为他卖萌什么的……等等、那个会动的是什么!看哥一爪逮住这小王八,什么,是我自己的尾巴喔……。

叶修甩甩脑袋,清醒点,可不能被猫的习性给影响了,正要往混过解药的鲜肉那边过去,却被什么人一把抱起、捧着肚子举得高高地,吓得叶修狂乱地舞动着四肢挣扎了起来,就在连爪子都要用上的那一瞬间,卖草的那张帅脸突然放大出现在面前,鼻尖对着鼻尖。

 

「……前辈养的猫?你好。」卖草的拿自己的鼻尖蹭蹭他的,这个对猫来说等同于打招呼的动作让叶修放松了心情,让卖草的用掌心捧着他两边腋下、然后把自己放到他腿上,肚子朝天地坐着,曲起来的背脊贴着卖草郎紧致的腹肌,叶修私心地往后一坐、压到自己的尾巴,只好跳起来在卖草郎大腿上踩着小小的步伐绕了几圈,最后安稳的趴下、把自己卷成一小颗球。

卖草郎带着一点清新草药味的手指熟练的蹭着猫咪叶修的下巴,猫露出满足享受的表情,瞇着眼睛翻过上半身,抬着下巴去迎合卖草郎的手指,偶尔人家停下骚抓还会睁开像是绿水晶一样的眼睛看着卖草郎,一副不摸到爽就不干休的脸。

「周泽楷,」卖草的比比自己,「你呢?」

猫咪叶修半躺在人家大腿上有点不乐意了,你跟我养的猫讲名字却不跟我讲,我俩认识到现在没好好互相介绍过,你是几个意思呢,当下就扭扭屁股站起来不满的喵了一声,「嗨,喵喵。」

才不是喵喵。叶修生气地拍掉周泽楷伸过来示好的手指,往墙角角落的那一堆肉走过去,半途又被周泽楷拦下来了。「猫吃生肉不好。」周泽楷把猫咪抱起来放进自己的背包里,然后背起背包、抬腿出了门。周泽楷显然是一番好意,想要替不在家的前辈照顾被落在家里的小猫,看墙角那些肉的量恐怕是出了趟远门,从小在山里长大因而熟知各种动物成长所需营养的周泽楷下定决心要让这只小黑猫吃顿好的,撒开腿一路往家里奔,后面背包里的猫却晕背包,被颠得差点吐出来。

周泽楷的家不像叶修的家是挖空一根巨大的树木制成的,叶修的家算是半个树屋,他先种下一颗树苗、再施法使它越长越大,直到长到合心意的大小,这才用魔法挖空内芯,开了对外的窗户和门,又多挖了个出入口、往那个方向增建浴室和卧房;周泽楷的家就没那么有自然风格了,是一间与一般人类的房屋无异的木屋,里头是普通的一房一厅一卫浴,客厅边缘有个小火炉,上面放了个锅子,旁边悬挂着几条鹿腿、都是施过保鲜咒的,床铺铺了好几条毛皮,垫在床垫上看起来软呼呼的,叶修对那些毛皮上随风摆动的毛发相当感兴趣;周泽楷把猫从背包里捞出来,自己坐到小火炉边、抓了条鹿腿不知道在料理些什么,过没多久却神奇的端出一小碗有汤有肉甚至有鱼的猫饭,正在人家床上撒欢的猫咪叶修闻到香味马上竖起尾巴开开心心地跑过来,啊姆啊姆地大口吃着心上人准备的饭菜,大概只分了百分之一的心神在注意周泽楷伸过来要摸摸他的手,来不及躲开就被拍得舒服又自在,干脆也不管那么多,任由人家拍了起来。

 

叶修还没有机会注意到的是,第三种配方的药剂有个严重的副作用,随着时间过去他的一举一动都越来越像猫,虽然能够保持人类的思考模式及智力、却没办法避免自己被猫的习性所影响。

吃饱饭窝到周泽楷大腿上去打盹的叶修忘记了家里那一大堆混合过解药的鲜肉,也忘记了自己的药剂实验,在盘着腿让他开心地翻滚的周泽楷腿上扭来扭去。

后来的每一天,周泽楷都会带着「喵喵」去叶修的小屋看看叶修回来了没,然后再失望的离开;接下来他们会沿着路走,一直走到河岸旁边,猫咪蹲在河边的石头上拨弄着浅浅的水流,周泽楷会卷起裤管走到河中央去,半弯着腰,一下子就能徒手抓到还在不停挣扎的河鱼,抛进随身携带的竹篮子里,给猫咪嗅闻鉴定过之后才踏上回家的路。猫咪叶修在每天例行的卖萌打滚踩奴才之中发现周泽楷并没有出门采药草,整天就是往自己那个被暂时抛弃了的家跑或是去弄些食材回来做猫饭,剩下来的时间居然都花在用他那精致的手工作一些猫咪的玩具或猫床一类的东西,但是不知怎地叶修就是对那些小玩意儿提不起兴趣,反而更加喜欢追着周泽楷的手指跑。晚上睡觉的时候叶修从来没用过那只尺寸刚刚好符合的猫床,总是要跳上床蹭到周泽楷旁边去,人家原本躺得好好地,猫咪叶修硬是要把对方弄成蜷着身子或是上半身歪一边的造型,再开开心心地寻个喜欢的地儿霸占下来。

 

日子一长,猫咪身上原本带着的淡淡药味都被染成了周泽楷家里药草的香味,变成猫之后再也没碰过的烟草也不再成瘾,几乎是变相戒了烟,周泽楷还是会带着他去叶修的小屋那里转转,主人太久没回家、屋子里都落了一层灰,只有角落那两大堆被施过咒语的草料和肉堆还保持着新鲜。周泽楷看这样不行,连火炉上的锅子里都还有剩余的魔药渣渣,桌子上散落着几张看不懂的笔记,地上散着衣物,他决定要帮前辈整理一下屋子,隔天从自己家里带了扫除用具和怕寂寞的喵喵又跑过来,把猫从背包里抱出来、让他在叶修的屋子里东跑西跳一会儿,自己提着个水桶去后面的井打水去了。

猫咪叶修在熟悉的环境里到处探险,还在自己多年没有检查过的床底下发现好几样小宝藏,干脆一个一个扒拉出来玩耍,周泽楷提了水回来,往地面上倒了些以前跟叶修买的清洁药剂,四处泼了水就开始使劲刷了起来,把只好奇的黑猫泼得唉唉叫,只好先暂时退到墙角去避风头。哎这什么怎么这么占位置啊,我半个屁股都卡在墙角外——那是什么怎么会动喵喵喵喵——哎这又是什么啊,两大坨在这里烦不烦。

他看看眼前步步进逼的水,再看看旁边那一大坨肉,看着看着眼熟了起来,总觉得这特别重要,好像非吃不可,可是小周说猫不可以吃生肉,但是这一堆放在这里好像哪里怪怪的,唔……不如,就舔一口?一小口而已,小周正在刷地,他不会注意到的,就舔一口,就舔一小口——

 

砰一声有什么平沙落雁地降落在墙边,同时撞上墙又撞上地板发出好大的噪音,周泽楷吓了一跳赶紧抬头看、深怕是那只猫撞翻了什么,结果看到一个光溜溜的前辈背对着自己,侧身跪坐着瘫在墙角那两个食盆前面,一只手撑着地面、另一只手掩着脸。

 

「……前辈?」

「呃,嗨,小周。」

 

这场意外最后以周泽楷体贴的替叶修披上斗篷后马上离开现场做结,恢复人形的叶修想起当猫的那段时间自己是怎样对周泽楷极尽骚扰、自己又是多么不要脸地天天卖萌之后暂时无法直视周泽楷,也因此对他这个贴心的举动很是感谢。周泽楷也没有多问关于那只小小黑猫的事情,过了几天还是照样替叶修带了药草来,照样多送了一些东西给他,这次是一整只寒冰梅的树枝;这是一种长在冰上的梅花,必须要再凑巧结成树枝状的冰上才看得到它,要等到它盛开还得经过七七四十九天寒冷的日子,珍贵直比天山雪莲的一种药材。叶修收到这枝梅花开心的不得了,觉得自己不可以无偿收下这样的药材,便要周泽楷提出一个要求,他一定会办到。

周泽楷想了半天,害羞地说,他想要一个可以让人说出真心话的药。

叶修心里闷啊,这份儿害羞劲可是第一次看到,枉费自己跟周泽楷这么久的交情,面上仍然挂着一如往常的笑容说,小周有心上人啦?

 

叶修搅着手里那锅周泽楷要的真心话药剂,手里维持着一样的速度画着圈、心里却喃喃碎念着希望周泽楷那个「心上人」的每一句真心话都跟他的小周一点关系也没有,这种酝酿了好久却被个不知道是谁的家伙夺食的滋味实在不好,他出于自己的私心与坏心眼去掉了那个能让药剂味道好点的配方,搅拌到药剂成了透明的澄澈颜色之后让锅子飘起来远离火源,挪到窗边去吹风、等到凉了才开始装瓶。不知道是药剂神奇还是叶修手里的水晶小瓶神奇,那么大一锅居然一点也不漏地都装进了只有小指那么长的水晶小瓶里,叶修塞好塞子、把水晶小瓶放在窗台边,等着周泽楷经过好把这罐药剂交给他。

周泽楷来的时间比平常晚了一些,他背上今天背得不是他那个装过猫咪叶修的包,而是一个半大不小的金属桶子,叶修正趴在窗台上撑着下巴等他,周泽楷已经绕过叶修屋前那片草地到了门前,礼貌地敲敲门。他背上背着的是一罐新鲜牛奶,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给找来的,那个量足够一人独居的叶修喝上好几个礼拜、还有余量可以用来做起司。

「朋友给的……喝喝看?」周泽楷微微偏着头问,叶修几乎是一点迟疑也没有的摘下挂在墙上的两个马克杯递给周泽楷,接过对方倒好的满满一杯鲜奶,先是嗅闻着感受了一下那股芳醇的奶香,才举起杯子咕咚灌了一大口,然后不知道被什么给呛了一下,打了一个好大的嗝。

 

叶修看着眼前的粉红色泡泡和周泽楷手掌心里没藏好的那个水晶小瓶,瞄了眼空空的窗台、又打了个嗝,好大一个,把所有爱意都包括在其中。



END.

----------------------------- 


周:我有特殊的撩漢子方式(

评论(6)
热度(171)
  1. 舊時、彷徨風味乳齒 转载了此文字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