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沙拉酱

*周叶

*原作背景(大概

*好想更新喔但是時間好少喔救命啊



----------------------------- 


 

 

那是一包,普通的沙拉酱。

用小小的塑胶料包装着的,上头印着「沙拉酱」三个大字的酱料包。

 

叶修做为一个有吃的管饱就不管那是啥的宅宅,对于健康是很没有要求的,跟因为接了许多代言而特别注意运动和饮食的周泽楷不同,他吃东西吃得相当随性,饿了无论手边是一包牛肉干还是一条水果软糖都能嚼得很开心,这让刚运动回来拿香蕉配无糖豆浆的周泽楷很有意见。他从冰箱里翻出颗美生菜,拨了一整盆子做沙拉,誓言要让叶修的健康指数上升三个百分点。

叶修很为难,看着那盆草,一脸痛苦地用叉子拨来拌去,菜叶上的水珠鲜嫩欲滴,却衬托不起他任何一点吃草的兴趣。

周泽楷怎么会不知道他这点小毛病,一如往常安静地掏出包酱料。

小小的塑胶料包,上头印着大大的「沙拉酱」三个大字,旁边一行小字注明是起司凯萨口味。叶修顶着男朋友眼神的压力接过酱料包,指尖捏起酱包的边角撕开一条裂缝,两手的食指和拇指一通合力、死命将里头仅只十毫升的酱料往外推挤,想尽办法要让眼前这盆草毫无菜味。

 

周泽楷握着根叉子,替他在盆里拌了几圈,又是鲜嫩欲滴的一盆草,沙拉酱被生菜们吞噬殆尽,几乎不留痕迹。

 

叶修气死了,跳起来往周泽楷那边冲,手直往人家裤裆里钻,结果被他从运动裤口袋里捞出好多包小小的酱料包。

「……你故意的。」

「没。」

周泽楷无辜的表情他看过太多次,马上发现这家伙是预谋的,二话不说搜括走他身上所有沙拉酱包,一股脑儿地撕开全往沙拉碗里倒。他酱料包撕得不好,有几包斜斜劈叉开来,里头乳白乳白的酱料一股脑地往外漏,把叶修正在挤料包的手沾得星星点点。

网路上说一个男人平均五分钟会想到一次色色的事情,周泽楷话少,他嘴上不说,每回碰到叶修心里都是色色的事情,罔论两人已经住到一起的现在。叶修在那儿忙活自己的,周泽楷也在心里忙他的,刚才叶修为了找沙拉酱凑过来一通乱摸,加上现在指缝间的不明液体,叶修忙着处理他那盆植物的时间足够长到让周泽楷动一些色色的念头,他坐在家里那张双人小餐桌旁边,看着对面的叶修努力不懈地奋斗,屁股蛋在木质椅面上不安地挪动了几下。

还好运动裤很宽松。

 

叶修终于把注意力转到自己的手上,指缝间黏兮兮的触感很不好受,他皱起眉四下观望,试着寻找被弃置在客厅某处的湿纸巾,刚好看到周泽楷不自在地转开视线。他早年一门心思全扑在荣耀上,跟周泽楷搞在一起之后才有了研究情趣的心思,一时玩心大发,干脆蹭到周泽楷身边、一个跨步坐在周泽楷腿上,装模作样地举起双手晃荡。

 

「小周怎么办啊,我找不着湿纸巾。」

 

周泽楷是个乖孩子,与叶修情侣之间的相处还停留在时不时害羞脸红的阶段,男朋友如此老练(装的)又露骨的暗示让他不知所措,上半身不自觉后仰,满腔热血冲上脑门,几乎红了整张脸。

叶修把手指凑到自己嘴唇旁边,小口小口地吮吻着被酱料沾黏到的部位,亲吻的啧啧水声在屏气凝神的现在显得特别突出。

完蛋,周泽楷有些绝望地想着,胯下痛。

 

叶修突然朝他的脸伸手,把正在用念力遏止不合时宜勃起的周泽楷吓得一抖,差点把两个人都抖下椅子。

「哎哟,找到了。」

叶修在周泽楷背后的架子上抽了张湿纸巾,站起来坐回自己那张椅子上,仔细地擦手指,一根一根,一结一结,缓慢地详细地将纤长嫩白的手指一根一根擦干净。

「……擦完了?」

他不明所以,抬头看周泽楷,「嗯?对啊,擦干净了才好拿叉子吃沙拉。」

周泽楷半张脸黑着,不知道什么时后摆出满脸的霸道总裁范儿。

 

叶修看出周泽楷黑脸皮底下逐渐渗透出来的方框框,把黑黑给弄成了嘿嘿,干脆地扮起小媳妇,跟着总裁回卧房去嘿嘿嘿了。

 

外头那盆菜还在那里,挤满了沙拉酱,在热恋情侣的世界里几乎溺毙。



END.

----------------------------- 


沒!有!時!間!

稿!寫!不!完!

SO!想!更!新!

汪。

评论(13)
热度(167)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