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日有所思(下)


*周叶

*腦子有洞


----------------------------- 


就像几个小时之前周泽楷能触碰到他这个「话语之神」一般,夜晚的周泽楷也能触碰到叶修这个「春梦之神」,在他的梦境里这么一个不是人类的,穿着套装短裙黑丝袜的,根本不认识的男人摆出A片里才看得到的姿势躺在自己床上居然被归类在稀松平常的那一边,做为眼前这个少年郎的绮思主角,叶修即使看了人类历史以来几千几万年的春梦还是吓得不轻。

春梦的主人此时在叶修看不到的角落悉悉嗦嗦地捣鼓着些什么,叶修还来不及把自己翻过去看个究竟,一身霸道总裁气息的周泽楷已经啪唰一下子翻上床,阴影都住叶修半个人,脖子上那条看着昂贵的领带看得叶修心惊肉跳。

俏秘书春梦看得够多了,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做为旁观者去「看」一个梦和身历其境去「参与」一个梦是完全不一样的,叶修从来不曾被强迫做过什么事情,当他被投放到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心境之中时,身体还是稍微起了点反应,被周泽楷和绷在屁股蛋上的黑色半透明丝袜夹击,不爽得要命。

叶修尝试跟想他穿这副德性的事主讲道理,「…小周,那什么,喜欢水手制服吗?」

霸道总裁冷酷地挑眉,手往下摸进合身的套装短裙里,「喊什么?」

「我没喊啊,你看这窄裙多难撩啊,水手制服好歹是百褶裙,夏天跨开腿还能拿来搧风多方便办事…。」

 

周泽楷掐了他屁股一把,「叫老公。」

叶修不想说话了。

「老板…也行。」

你闭嘴好不好。白天那寡言样儿多滋润多美满。

 

周泽楷缺乏对套装和黑丝袜实体触感的记忆,摸起来穿起来是什么感受全凭脑补,这就苦了与这两样道具接触面积最大的叶修;穿着有点紧绷倒是不要紧,了不起等会儿就脱了或是给自己崩裂掉,配合周泽楷的想象触感粗糙的黑色丝袜勒在屁股沟里大腿之间,只是轻微蹭动都觉得有点烧档,更何况正在做春梦的这个人正努力感受手里那软软暖暖的感受,把连件丁字裤都没得穿的叶修摸得冰火五重天。

丝袜的网格蹭过会阴时感受特别明显,看尽天下人搞人从未遇过人搞我的叶修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能够穿着这玩意儿超过十分钟,周泽楷的手都已经轻巧的滑过腿间、抚上开始抬头的柱体,他还在紧张这个没遇过的触感,根本没有放松享受的心思。周泽楷长得一脸纯良,两只手模仿着看过的小黄片上下开攻,让夜夜看别人拿这手法摸另一个人的叶修好好地感受了一把。

 

指尖,指腹,直到整个灼热的手掌包覆上来,叶修侧着脸,身上的衣服除了被略微向上推的短裙之外都还端正的穿著,连衬衫都没给蹭皱,曲起的膝盖动不动就会顶到周泽楷胯下那一大包不知道分量是真是假的东西,两个人都有点激动,两个人都有点生涩,这份不熟练还是叶修从霸道周总裁迟迟不扯下领带邪魅一笑看出来的,光摸他屁股就开心似的,一直没对其他部分有动作。

摸了这么段时间,叶修要再没感觉就要性冷感了,但周泽楷迟迟没有其他动作,连解开自己裤袋都没有,彷佛一门心思全扑在讨好叶修上似的,只专心模仿着让小黄片里女优爽得呻吟连绵的手法,这辈子的练习量在一个晚上全用光,还都用在叶修身上。

叶修自个儿明白小黄片都是假的,那种整整半小时没停过的绵软呻吟基本上不存在在现实社会中,颜值高得不像单身至今的周泽楷却不一定明白,叶修在被摸得太舒服、忍不住嗯了几声之后对周泽楷稍嫌贫乏的性知识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但在梦境主人的控制之下,即使是他也对自己娘炮的感叹词无能为力。

 

「嗯…啊…别、别摸那里…」

周泽楷一听,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脸上的表情像是剧情进展令总裁十分满意似的,胸有成竹地看叶修。

叶修刚嗯出声就害羞了,套装外套太合身,一定程度限制了手臂的移动,让他只能象征性的遮着脸,「你…把丝袜脱了…快点…」

滋拉一声,周泽楷直接把丝袜给撕了。

 

日后叶修想起这荏儿时还特地去人间搞了一双丝袜来,便利超商都有在卖、几十块钱一双的那种,怎么掰怎么扯怎么拉都撕不动这相对那天的梦境已经柔软许多的丝袜,他只能替那天力大无穷的周总裁安个做梦的人最大的理由,然后尽量不去想丝袜扯破之后的事。

 

丝袜扯破之后,他们并没有痛快的来一发。

这归因于周泽楷看小黄片从来都是看男和女的小黄片,从来没看过男男的,叶修套着女装出现在梦里纯属意外,隔天早上光着屁股在浴室里洗内裤是属于生理冲动的意外,事实上他对两个男性人类之间要怎么搞是毫无头绪,而叶修即使被撩拨起来了也还不到能不顾一切的地步,周泽楷的梦在扯破丝袜的那一瞬间结束,叶修被放出梦外之后几乎可以算是直接被扔回神明们的世界,一身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秘书装扮把刚巧在一旁嗑瓜子的苏沐橙给吓得不轻,差点把瓜子给扔了。

「叶修!你这身是、怎么回事…?!」

在一旁专心看连续剧的连续剧之神楚云秀不嫌事大,「还用说,霸道总裁强上我呗,八成是给谁的春梦影响了。」

苏沐橙看着叶修腿上屁股上那几片疑似是黑色透肤丝袜的遗迹惊魂未定,楚云秀看她这样只得接着安慰,「上回那工厂搞出个荷包蛋味的瓜子你不也满身油耗味了整整一个月,一样的道理。」说罢抬起头瞥了眼叶修,「对吧?」

没有被干进来只是被摸得性欲有点开张大吉的春梦守护神边抽嘴角边回答,「对,没事,只是被梦境影响了。」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凌晨刚过三点,裤裆一片湿意。

梦里被他摸遍了私密处的那个人面貌有些模糊,黏腻的喘息声却历历在目,声音与体型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个人,回想梦境只剩蓬勃的春意,裤裆甚至又有些激动。

他看了眼闹钟,认命地换件新内裤。

睡眠不足让上班时间过得有些难熬,咖啡喝了一杯又一杯,午休时间甚至直接放弃下楼买午餐、直接啪搭一下子瘫平在办公桌上呼呼大睡,在补眠的过程中却始终有一个身影若隐若现,看起来像是之前莫名出现在他办公隔间里的那个「神明」。

 

周泽楷常常想起那天那个神秘的「神明」,他不晓得对方的姓名、却始终把对方的忠告记挂在心上,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神的庇佑,周泽楷的工作也确实顺利了起来,不再是业绩榜的倒数几名,也渐渐的被提拔起来负责几个中大型的案子,生活中有高有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他始终没有想起那天那个特别出格的春梦对象到底是谁,从来没有过这么激烈的性幻想使周泽楷对那个有些模糊的梦境记忆深刻,时常想起那天的片段细节,在脑海里回味那片隔着黑丝袜依旧滑嫩的肌肤。

 

然后某天,当他正在自己的办公隔间里整理刚结案的专案时,那个帮了他好大一把的神明又莫名其妙地突然出现,背靠着至周泽楷放在一边迭得好高的档案柜,满脸不可置信还带了点愤怒,两手互相盘着环在胸口,手上好像还拿着什么。

 

叶修火大的把手上那双黑丝袜甩在周泽楷面前,脸上有可疑的红晕。

「真的黑丝袜是这触感!不要再回味了!」



END.

----------------------------- 


我的本意其實是「日」有所思,葉有所夢…(你

评论(13)
热度(132)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