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络绎不绝(上)

*周叶

*ABO

*《落跑新郎》、《心跳的声音》、《味道》、《好孕连连》、《菜單》系列文

*生子預警


----------------------------- 


周泽楷打上倒车档,把车倒进车库里那个空着的车位,小心不擦到旁边那辆蓝宝坚尼,停好车熄了火之后顺手扭开了他那辆大休旅的车顶灯、视线绕过堆在右手边副驾驶座的婴儿用品,好不容易才落到在后座挤在三个宝宝的提篮床旁边睡着的叶修身上。床里的宝宝八个月大了,已经不像前几个月睡得那么多,此时一个两个的接着睁开眼睛,歪头看着爸爸笑,吧噗吧噗的吐着口水泡泡。周泽楷轻手轻脚地解开安全带下了车,绕到叶修靠着的车门那边,敲了两下车窗。

 

这是三胞胎出生之后,第一次带他们回叶修在B市的老家过年。

 

三崽子是在五月初前后出生的,周泽楷人不在S市、而是在K市打对上百花的客场常规赛,叶修一觉得不对劲就打给也在S市的周妈妈、两人一起到医院去了,孩子的爹直到隔天早上下了飞机才接到妈妈的电话,吓得他假也忘了请就往医院跑,还是睡饱了的叶修替他请的假。

没能赶到现场的叶秋打了通电话、弄来间安静的单人病房,算是为哥哥生儿育女的人生大事致上遥远的关心;病房里,周妈妈拿着本小说坐在床尾墙边的沙发上读着、偶尔给叶修分享两句有趣的句子,周泽楷到的时候叶修正无聊的躺在床上转眼珠,周妈妈看儿子到了就跑去婴儿房那儿看宝贝金孙,留夫夫二人在病房里对看。年轻的Alpha有点自责自己没能在关键时候陪在伴侣身边,刚凑过去想要抱抱就被人家一挥手挡了下来,吓得在他丰富的内心戏里产生的泪水差点夺眶而出。

「你想什么呢,麻药退了伤口正痛着,没法动啊。」叶修伸手过来要揉他脑袋,周泽楷赶紧拉了张椅子、蹭到床边坐好,老老实实的给自家Omega揉了个爽。叶修说没痛很久,早上周泽楷出门没多久就开始不对劲,马上打电话跟妈妈一起来医院、没吃什么苦,生产过程也相当顺利,只是大概是三个宝贝用掉他太多精力,虽然已经睡了一觉却到现在还乏着。

「我又自费加了一针无痛分娩,枪王大大你不介意吧?」叶修眨眨眼特别卖萌地使劲瞧周泽楷,这边这厢被瞧得心都快化了、想抱人又抱不得,只得抓着叶修没打点滴的那只手放在脸颊边蹭。周泽楷紧张地看了眼叶修被单底下的腹部,又蹭了蹭攒在手心里的那只手,「还会痛?」

「为了让宝宝顺利出来剪了一刀,医生说要四五天才能好呢,你要怎么补偿我啊罪魁祸首先生?」叶修陷在用枕头堆成的巢里歪头看周泽楷,估计是痛归痛又怕让人担心,特别说得轻松了点。这些日子里已经看了不少生产心得文的周泽楷哪里会不知道叶修在想什么,为了表示诚意只好掏出包里的银行卡。

叶修撇撇嘴、忍俊不住笑出声,「少来,你哪本存折我没看过。」

两人又靠在一起说悄悄话,直到叶修开始犯困、把周泽楷赶出去看三个小宝贝为止。周泽楷在医院里迷了会路,等找到婴儿室的时候距离探视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他母亲正站在婴儿室的玻璃窗前盯着里面看。

周泽楷靠过去喊了声妈,顺着妈妈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三个挂着叶修名字的小婴儿皱着一张红通通的小脸,裹着小被单睡得正熟。

 

当时第一眼看到小宝贝的心情他至今都还记得,尽管母亲在旁边叨絮着孩子的鼻子像谁眼睛像谁、周泽楷都看不出个所以然,脑袋里的叶修却还是挺着肚子的形象,中间那段他不在的时间彷佛恍若隔世,此时此刻看着三个小婴儿,心里充满了温暖的热流,总得反反复覆确认好几遍才能真的认知到、他与叶修的宝贝,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了。

第一眼的感受与后来的每一眼都有些微妙的相同与不同,半夜因为肚子饿哭起来时,第一次喊他俩DADA时,有的时候感到烦躁有的时候又觉得心都要化了,周泽楷此时靠在车窗上轻轻用指关节扣着,眼神先扫过半梦半醒的叶修、再望向三个开始伸手抓提篮床上挂着的小玩具的孩子,瞬间好像全世界的幸福都聚集过来了似的,全身都暖洋洋的。

 

叶修前一个晚上在担心他们家二宝吃东西的事没睡好,挣扎了半天终于睁开眼睛,周泽楷后退一步让他开车门、先绕道后面去开后车厢,把他俩的行李和宝宝们的一众小道具全搬下车,叶修睡得脚麻了、跌跌撞撞的滑下车,从车头一跛一跛的绕到另一边去把三个孩子提出来。「周泽楷你这什么基因好重…!」叶修抱着那个大得仨孩子可以躺一块儿的提篮床,使劲扛了一段距离、最后受不住放到引擎盖上去,一边甩手一边抱怨,周泽楷把行李往通到屋内的门那边堆,门内楼梯一阵拼拎乓啷的脚步声急匆匆得跑下来,叶秋的脸出现在刷一下子打开的门后,打了招呼之后马上开始干练地搬行李,苏沐橙和陈果在后面跟着下了楼,两个女孩子略过门口正在搬行李的两个苦力、直接蹭到车子旁去帮叶修摆弄小婴儿,两人一起合力小心地扛着提篮床进屋去了。

叶修提着最后一个装了尿布的包走到门边,用手肘撞撞喘着气又跑回来搬奶粉奶瓶热水瓶的叶秋,「沐橙跟老板娘怎么在这?」

叶秋瞪他一眼,「还说,妈打电话去问才知道人家过年没处去就喊来了,你这哥哥怎么当的,两女孩过年自己过怪可怜的,还有你啊你,到了也不先讲一声自个儿在那搬东搬西,我三侄子吃饱没睡饱没?八个月大了怎么感觉瘦不啦叽的,怎么当了爹还是不靠谱…。」

 

「…我弟一直这么爱念?」叶修手上那包尿布差点掉到地上又被赶紧捞回来,挑着眉看叶秋一边碎碎念一边替他俩把行李往里搬,周泽楷背着两个大人的换洗衣物在旁边偷笑,「关心你。」

 

两人把行李堆到客房去之后才往客厅去,按照叶修的记忆这个时间点叶爸爸该在客厅不怒自威的品他的雨前龙井,走过去闻到的却不是氤氲茶香、而是一众人不管老的少的全围在三个宝宝身边逗着孩子们玩的画面,尤其是叶爸爸一屁股挤开叶秋、先占了正中央的位置,此时爷孙四人正用手指在玩看不懂的小游戏,玩得好不开心;叶妈妈看自家大儿子和儿婿来了,过去揉揉摸摸两人、往旁边茶几一比,那有没用过的茶杯和水果叉,你俩就自己来吧,然后又凑回叶爸爸身边跟着一起玩孙子。

「啧啧啧,大人的命不值钱啊。」叶修一边叹气一边去端了水果盘来,跟周泽楷两个分工合作一个捧着茶杯一个端着水果盘,杵在旁边跟着看新晋的祖父母和舅舅姑姑们玩孩子,你来我往的喝茶吃水果。

叶修突然想起什么、用手肘推周泽楷,「欸,爸妈说什么时候到来着?」周泽楷歪歪头想了会,「明天下午的飞机。」「从日本飞回来?」「嗯。」叶修端着茶杯看着墙上挂着的时钟、在心里面排明天的行程表,「那得算好时间去接不然可塞的,应该可以赶上年夜饭…哎这水梨好吃,你多吃几块。」他从善如流地吞了周泽楷喂他的那块果肉,手上没空只得用下巴示意要周泽楷多吃点。

 

这么一来二去的两人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也饿不起来了,叶妈妈说明天年夜饭她要大展身手所以今天得休息,打电话叫了几个菜和汤,又闷了锅白饭和几颗邻居给的大白馒头,叶修趁着妈妈喊吃饭之前先去喂宝宝,然后在房间门口几乎和周泽楷打起来。「你干嘛,这有什么稀奇的,妈说晚饭还欠饮料的你去门口的便利商店买些啊,」周泽楷抱着叶修的腰在撒娇,被抱着的悄悄红了一张脸嘴上仍然不饶人,抓着环在腰上的那双手死命掰、无奈人家仍然是八风吹不动,「我喂他们吃副食品也可以喔,不要逼我。」

周泽楷哪里这么容易被骗,脑袋搭在叶修肩膀上亮晶晶的看,「一天的奶量最少要七百到九百毫升。」他抓着叶修的手掰人家的指头算数,「还不到。」

叶修挑眉,让自己在周泽楷怀里转了个圈、伸手去捏自家Alpha的脸,「你小子好,学得很快嘛,一枪穿云的操作键位还记得吗?」

 

周泽楷转头往走廊两端望了望,见两侧清空才伸手往叶修胸口上点,「嗯…膝撞。」

他一个温暖的手掌心放在叶修胸口,一个贴在他腰椎骨上、像握着鼠标的手势,「踏射、滑铲、速射、曲射、暴射、乱射…」手指在伴侣胸口,点着键盘的键位、入手却是一片滑腻柔软,背后那只手越揽越紧、直到两个人的胸膛贴在一起;叶修还是红着脸,什么也没说就让他这么玩,随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缩越短、周泽楷的手也在慢慢上移,抚过脖颈和脸颊,最后像一只蝴蝶、轻轻拍着翅落在叶修唇上。

「…巴雷特狙击。」他的大拇指擦过Omega柔软的嘴唇,然后迅雷不及掩耳的在嘴角舔了一口。

叶修挣脱他的「双重控制」,一溜烟窜进房里喂奶,揩了一大把水光润泽的油水、周泽楷心情很好,转身下楼去买晚餐桌上要喝的饮料。

 


TBC.

-----------------------------


半夜突然炸開的腦洞,雙腿一伸就從床上彈到桌前寫了起來。

我真的是好帥啊(自己講

评论(22)
热度(234)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