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樱吹雪(一)

*周叶

*私设有

*葉修生日賀中《你(五)》的擴寫,捨不得武俠paro於是來補完


-------------------------------------------


 

掌心斜斜一劈、顺势化解了对面煞气腾腾砍来的刀招,一身夜行衣、蒙着面的人躲过几片刀锋的劈砍,施展着轻功在树梢间翻飞,身形轻盈得不可思议。

握着刀剑追击蒙面人的人们身上一袭白红相间的衣装,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是嘉世一门的门人。但这衣装可还是大有学问,外人看不出来、只有嘉世的门徒知道,现在追击蒙面人的都是门派里的高阶弟子、手上握有一块直接代表掌门谕令的玉牌,在外全靠那面玉牌走天下;也因此只有门派中德高望重的弟子才有持有玉牌的权力。

蒙面人扭腰朝上一翻身、刚才做为立足点的枝桠马上被削断,只差一点就砍去蒙面人一只腿;但他侧身却没躲过旁边一根伸出来的树梢尖端,脸上蒙面的布衣下子被撕扯开来、赫然是嘉世掌门叶秋!

持有嘉世掌门谕令的门人此刻正追杀着自己的掌门,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嘉世门内发生夺权之争,叶秋从堂堂掌门落入被追杀的境地、恐怕不过是这一夜的事。

 

叶秋的亲传弟子邱非现在正被牢牢看管在自己房内、没有机会去给自己师父解围,只能暗暗期望稍早派出去的传书能及时抵达附近的轮回门,希望他们能派人来替叶秋解围、或是允许他进入轮回地界,至少能有个休养生息的所在。

邱非知道这场夺权大战已经酝酿许久,甚至每天都会有人送上暗藏着毒的汤药给叶秋,而他不懂的是为什么师父明明知道那碗里有毒、却还是每天喝着心怀不轨的门人送去的汤药。

而邱非自己其实也明白,轮回并没有任何理由要介入嘉世内部的争斗、也没有任何理由去收容一个失势的别派掌门;轮回素以不问江湖世事闻名,连他们新上任的年轻掌门也是只听到几许风声、没有任何人见过轮回掌门的真实面貌,他们甚至连武林大会都不曾参加。

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可能是徒劳,但还是想去赌最后的一点可能、去帮助自己如兄如父的师父。

 

邱非赌对了。

 

轮回新任的掌门相当年轻,不过二十有余,以各门派掌门的年纪来说无疑是最年轻的、却不是最年轻当上掌门的;当今武林中少年得意天资聪颖的人屈指可数,最为人称道的便是嘉世掌门叶秋、以及因为个性所致而甚少人知的轮回掌门。

轮回掌门一接到传书便马上带了十余亲传弟子出行、力求在叶秋出事之前截下嘉世一行;骑马还不若他们轻功快,一行人施展草上飞不停的赶路、终于在叶秋从嘉世出逃的两个时辰之后迎面碰上了嘉世门人。

 

轮回黑白镶淡淡金边的袍服甚少人认得出来,嘉世门人只当这是一支叶秋的支持部队、也不愿意多瞎折腾,仗着自己是武林弟一大门派、随意支上几个剑招就想打发对方;为首的轮回掌门迅雷不及掩耳拔出所配双剑,锵一声挡回那嘉世门人的剑招,余劲甚至震断了人家的剑。

后面几人看了震惊不已,他们的剑法虽不是掌门亲传、也是长老拿着秘籍一一指点而成,至今打遍天下无敌手,却没想到遇上个无名无性的神秘人,一下子就被折倒在地。

「来者何人!」为首的嘉世门人蓄劲大喊,只听到对方一句以内力传声的淡淡回话,却是振聋发聩。

 

「轮回掌门,周泽楷。」

 

 

另一头还在逃命的叶秋已经渐渐开始感到乏力,那些累积在身体里的毒他以尽量每日运功强行压制住,喝了汤药只不过为了减低对方的戒心;却没想到在他得知门派中想夺权夺位之人是谁的同时,对方已然沉不住气、假以掌门之位以传于其身之名,命人追杀于他。

运气施展轻功的同时原本强行压制住的毒性也随着经脉渐渐走遍全身,逃了两个时辰的叶秋感受到自己渐渐慢下来的速度,背后追击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清晰;心知自己逃不了的叶秋凭着记忆向右拐、直奔而去。

 

这头发现嘉世门人另外拨了一股人去追击叶秋的周泽楷留下轮回门人去挡嘉世精英的攻击,自己脱队往另一拨嘉世门人的方向而去,双剑在手、嗡鸣不休,代表掌门身分的一身衣袍在空中翻飞,孤身一骑绝尘而去;而当他好不容易追上,看到的却是叶秋身重数刀、好像还中了毒,全身无力的往山崖下坠去。

而嘉世的门人还不肯放过他,拿出备好的绳索鹰爪钩准备往下垂降、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然而这头只差那么一点就能赶上的周泽楷哪能放任他们将叶秋逼进死路,上前去双剑齐鸣、在五招之内砍断所有嘉世备好的鹰爪钩。

 

当轮回掌门座下左护法江波涛领着众门人找到周泽楷时,只见山崖边一片嘉世门人的尸体,血迹绵延不绝,连缀到他们掌门一身黑白相间的衣袍上、将袍子染成一片鲜红,那张俊美无双的脸上像冻了冰似的,血凝结成珠从周泽楷的双剑上滴落。

 

「嘉世…杀了自己的掌门。」

周泽楷垂着眸,长长的睫毛遮住满眼破碎。

「我要全天下,知道是谁杀了他。」

 

幼时的周泽楷与叶秋有过几段渊源,这事却鲜少有人知道。

刚出生的周泽楷因为母体虚弱而早产,曾获与家中长辈是世交的叶家老太爷传功救命;但叶家太爷所练的功体极其阳刚霸道,周泽楷人生的前十年过得虚弱又痛苦,好歹蓄着一条命;十岁生日时叶家太爷带着家中次子现身祝贺,被问起大儿子时只是生气的哼哼,然而当天稍晚传说中的叶家大儿子便现身在周泽楷房里,教了周泽楷一套自创的功法便离去。

这套功法说也奇怪,不符合世上已有的任何一套武学基础,周泽楷练着练着却感受到体内那股兀自冲撞不休的阳刚之气逐渐纳为自己所用,化作一片浩荡的内力、成为他日后习武练武的强力基础。

 

那晚叶家长子自称为叶修,多年以后的嘉世掌门却自称为叶秋、是叶家次子的名。

只有周泽楷看出他武功中的套路不同。

他知道那绝对是叶修,而他欠他一条命。

 

接到邱非的传书马上想也不想的带上配剑、冲进嘉世门人人群之中冲杀不休,周泽楷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若说是欠人家一条命要还,以轮回始终不管世事的个性而言这理由未免太过薄弱、更由其周泽楷还下令要在江湖上把「嘉世杀了自己掌门」的消息传开。

 

这是为什么,听命于掌门之令照着安排的江波涛不懂,周泽楷自己也不懂。

 

那日周泽楷自己接了长绳下去探勘叶修摔下去的深谷,无论绳子放得多长都不见底,一片蒙蒙雾气笼罩在两侧山壁之间。周泽楷再不信叶修会葬身于此也不得不收回绳索,拿配剑之一的荒火在一旁的石头上削出一片平面,刻上叶秋坠崖于此六个大字,却是怎么样都不愿意承认叶秋、在他心里叫叶修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江湖难测,而他尚有整个门派的人要照顾。

周泽楷不承认叶修死了,却还是在那天跟叶修道了别。



TBC.

-------------------------------------------

武俠paro當初只寫三千字好捨不得,開新篇補完。
周末斷更幾天,想我了就在評論或發私信跟我聊聊天吧ヾ(●゜▽゜●)♡ 

评论(4)
热度(85)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