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味道

*周叶
*ABO
*《落跑新郎》、《心跳的声音》后续


------------------------------------------------


叶修跟周泽楷正式交往已经快一年了,他心里一直有个疙瘩。

若说之前为什么没把周泽楷安进对象考虑名单里、那是因为从来没闻到人家信息素的味道,原因可能有很多,比方没兴趣、从基因上合不来、或是已经有标记了的对象等等。但他俩现在已经在一起这么久、期间一次都没闻到过实在不合理。

而且周泽楷明明就闻得到他的。

 

临近第三届世界邀请赛举办的日期,叶修做为代表每天忙得几乎脚不沾地,这个周末难得局长大手一挥放他几天假、他忙不迭包袱一卷就上了飞往S市的飞机。快要起飞之前才想起来忘记给S市的房东大人发封简讯,简单送了几个字给那个熟到不能更熟的号码就将手机调成飞航模式、靠在坐位上瞇着眼休息。旁边空着的坐位来了个男人,注意到旁边这位男Omega怀了孕、叶修赶紧伸手扶人家坐下,男人颔首向他道谢的时候隐约飘来松木和威士忌互相揉合的味道。

然后整整两小时,叶修都在想,周泽楷是什么味道,自己闻起来是什么味道。

 

到了机场他才想起来今晚轮回主场有比赛,看看时间应该赶不上来接自己、拦了辆出租车往轮回俱乐部去,路上还顺手买了两碗馄饨和一袋烤串。进了俱乐部就被事先打过招呼的轮回经理直接扔进周泽楷房里,叶修进了房就把冷气打开、把包给扔在床上,自己则是熟门熟路的开计算机查今晚比赛的战绩去了。

 

周泽楷回到宿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那位Omega刚洗好澡、顶着一头湿淋淋的毛拿毛巾胡乱搓着,身上套着放在他这里的T恤短裤,眼睛盯着计算机屏幕、连他开门都没拨空给他个欢迎回来的眼神,略为敷衍的举起手招了招就算了。周泽楷苦笑,走过去把冷气调高了两度,接过毛巾正要帮叶修把头发擦干、却被对方一下子架住往床上推,你别忙你别忙,你的手,然后在旁边一屁股坐下、抓着周泽楷的手开始揉揉捏捏做起手操。

叶修用下巴往旁边的小桌上一抬,我给你带了夜宵,饿了吃点。周泽楷偏头靠在叶修肩膀上,没说话,只是靠在那慢慢的汲取Omega的信息素。而叶修捏着捏着感觉到周泽楷喷在他脖子上的鼻息觉得有点不对味儿,周泽楷的信息素到底什么味道这事烦得他烟瘾又慢慢上来了,干脆放开那双修长结实的手、爬到周泽楷身上抱了个面对面,埋进人家脖颈交接处狠狠吸了一大口气——是自己身上的烟味,没参别的。

叶修挺起上半身盯着周泽楷的眼睛,问说,你闻我我是什么味的?

周泽楷皱皱眉,说不上来,但是,很喜欢。

叶修在心里把去医院检查一下两人的嗅觉这事提上了日程。

这边还在心里的日历上涂涂抹抹,那边刚打完比赛还在兴奋的荣耀第一人已经开始在人家锁骨上用唾液舔出一整片晶亮的痕迹。

「干嘛,不啃撸串,要啃我啊?」叶修伸长手臂挂在周泽楷脑袋后面,把胸口更往人家那边挺了挺,啃得正开心的周泽楷眨眨眼,从善如流的点点头。

「这里可是你宿舍。」

「不妨事。有床。」

「谁跟你聊床了,听到怎么办。哥的第一次可不想隔天早上起来还要处理你尴尬的队友。」

「听不到。打得好,出去玩了。」

周泽楷端坐在床沿,挂在身上的人一脸正经的训他好逸恶劳这样是不行的身为一个战队的队长轮回的王牌如此懈怠江副队和轮回经理会怎么看他云云,夹在他身侧的两条长腿却一下一下的偷蹭着。周泽楷搂着叶修的腰,用一个含糊的劳逸结合融化两个人的呼吸。


接下来这边请。


 

隔天早上起床果真没遇到什么令人尴尬的场面,只有一干玩得太开心的小伙子坐着瘫着在食堂里喝解酒汤。周泽楷拿了两杯热豆浆回房,跟叶修在床上你一口我一口地把早就凉了的馄饨和烤串吞了个精光,叶修伸手抹掉周泽楷嘴边烤串的酱料,一边舔一边笑他小贪心鬼,然后被贪心鬼压回床上腻味了一会。

 

周泽楷换好衣服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叶修趴在床上问他,自己闻起来是什么味的。

 

欸,我闻起来什么味道?

我的味道。

 



END. 


附录。 

后来。


周泽楷那天打完季后赛决赛、拎着奖杯好不容易从喝得醉醺醺的队友手中脱身,回到家却看到叶修笑盈盈的拎个小包袱坐在客厅沙发上,怎么看却都是一副我又要离家出走啦就是这么任性的脸。

「周泽楷,你来一下。」
还少有的喊他大名。
周泽楷跌跌撞撞的蹭过去,刚挨近心爱的宝贝身边就被捏着脸颊往下跩,直跩得周泽楷弯下腰半跪在沙发前面,一个求婚似的架势、事实上是在求刑。

 「我问你,一加一是多少?」

叶修在他面前竖着两手指比了个YA的手势,周泽楷心想好险刚没喝多不然指不定就要栽在这一关上了;饶是如此,他仍是有些勉强的在脑袋里组织一下才模模糊糊的回答,「二。」

「你确定?」

然后他看着叶修竖起第三根手指,然后是第四根,第五根。
叶修故意压得阴森森的声音飘进周泽楷雾茫茫的耳朵里。
「你,确,定,不,是,五,吗。」

 

盯着叶修满脸笑意却活像被倒债——boss债——的脸,周泽楷愣是从那双璀璨的眼里看出了调皮看出了狡黠看出了充斥整个空间的欣喜。等到有点微醺的他领会出一些什么的时候,早就已经把奖杯塞进叶修怀里、把人抱起来转圈转个不停,直到叶修大喊放我下来崽子要被离心力甩出来了才又急急忙忙把怕磕着碰着的孕夫安回沙发上。

 怎么办,叶修趴到自己肩窝上蹭着笑着的时候、周泽楷懵了,幸福一下来的太多太突然,这不会是要出什么事的节奏吧。

 就在此时叶修刷一下抬头盯着他,问了句话,吓的周泽楷赶紧冲进书房翻箱倒柜去了。枪王大大,现在你得养一个不事生产十个月的伴侣,然后还要养三崽子,存款够不够啊?

 

把存折藏在自己屁股底下的孕夫倒是挺得意,唉他家小周就是这么可爱。喝醉了也可爱。



-----------------------------------------------


抱歉消失了幾天,因為我燉肉燉得血崩了去看醫生

至於那個小周的笑臉呢,我個人推薦這張照片↓



最後冰總!我艾特不到你啊冰總!要是這碗宋嫂魚羹喝得爽了記得來替我的腎上香,我自己是覺得它快變五彩腰子了…。

评论(51)
热度(375)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