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落跑新郎

 

*周叶
*ABO


-----------------------------------------

 

叶修握紧方向盘猛力打左、轮胎的抓地力撑不住这速度,整辆车往左飘移了些才顺利过弯。深夜的高架道路上几乎只有他一辆车,往前的道路一段距离才有一盏路灯,这辆白色的轿车几乎是切开整道的寂静夜色往前滑去。

白色的车切在内线道连续错过好几个交流道,握着方向盘的人用上排牙齿含紧了嘴唇,瞥了后视镜一眼。那辆黑色的车还在跟。

他不该开着白色的车出门,不该接下领队的职务,不该退役之后马上回家,千不该万不该在那个时候带着技能书跑了轮回一趟。他一个气闷含着油门的脚又往下压了点,想点只烟的手犹豫了几秒还是放回方向盘上。后面那辆黑车也加速稳稳跟上,叶修难得暴躁的想要开始敲方向盘。

 

叶修是大家口中的熟年Omega,意指他过了适婚年龄还不结婚就算是颗鲜嫩欲滴的青苹果也放得快成水果酒了。偏偏人家最不放在心上的就是结婚这事,不提现在当事人不说就很难从外表上判断出来的第二性别、叶修本人还是个对发情期管理极为严格的Omega,在外面闯荡了十几年愣是没人看出来他的第二性别。

这也造就了一个以往不在意现在恨自己的尴尬状况:人都奔三啦,还没谈过恋爱呢,光荣达成单身四分之一世纪的成就。

高高兴兴迎接大儿子回家的叶妈妈一听儿子还是赤裸裸单身狗一条,连发情期都靠吃药熬过去,捏捏大儿子嫩嫩的脸颊再揉揉小儿子软软的头发,长叹一声叶秋男女朋友都换好几任啦妈也不是催你但你当真一点想法都没有吗,把小儿子的底卖个精光惹来一串抗议。

后来叶修被妈妈领着去婚介所留资料,看着承办人员盯着年龄栏有苦说不出的脸给了点信息素样本就回家愉快的吃吃睡睡打打荣耀去了,长达三个多月没有接到任何消息、差点连叶爸爸都操坏了心,叶修正打算再离家出走一次、免得父母担心坏了随便给自己拉郎配时,叶家太后拍开他的房门一脸阳光灿烂的宣布婚介所来消息啦,有人闻了叶修的信息素爱的不行,希望可以马上见面认识恋爱结婚抱孩子,看着都要高龄产妇啦以结婚为前提见个面吧。

叶修左右也没什么意见,见就见吧。

 

所以当今天晚餐他打扮整齐、开着车出门并心情平静的抵达约定的高级西餐厅,发现抱着本约定好的精装贾伯斯传坐在窗边慢慢翻阅的帅哥是自己认识的人时,心里那份平静瞬间碎成一份一万片的拼图,掉了满地还把他的三观给轮了一遍。

 

爱你的信息素爱的不行,希望可以以生一个足球队为前提交往。

叶修看着餐厅天顶那盏水晶灯精致的光线洒落在周泽楷美好的侧脸上,他想象不出来那个深思熟虑沉默寡言的青年才俊是怎么跟婚介所的人说出「生一个足球队」这种话。

 

所以叶修逃跑了?

不,没有,他只是多花了五分钟找地方停车,然后深呼吸几口气才抱着他的那本贾伯斯下车,在周泽楷对面坐下的时候拿贾伯斯捏着下巴深思熟虑的封面当了会挡箭牌,终于在周泽楷忍不住要伸手去掰挡在他脸前的书时才肯面对现实。

叶修跟周泽楷也不算不熟,至少在世邀赛那段日子天天碰面、还会一对一特别指导,QQ上也偶尔会聊上两句,前辈早安嗯嗯小周昨晚比赛打得不错啊。

再然后?没了。

世邀赛不管是比赛期间还是集训期间都没闻到过周泽楷的信息素,自己的抑制药都吃了三四回的教科书认为这是两人的信息素天生不对头、至少不像住隔壁的黄少天信息素像武汉的香辣鱼头,叶修一出门就被辣味淋了满身,现在想想喻文州也是够呛。

集训加上出国比赛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几个队里的Alpha的信息素大概都闻了个遍,谁叫这伙人个个单身狗大街横着走呢。

只有一个例外,就是周泽楷。

得,人家要不是对你这稀缺Omega根本没兴趣呢,就是有标记好了的小情人了。结果当初被叶修直接判定为有伴了的周泽楷今天带着存折印章来宣示要生养一队足球队,深切感受到世界恶意而且不寒而栗的叶修连客套的问问替补的五人算不算在内都懒。


叶修放下手里的书,抬眼看了看自他坐下之后就一直在搅拌咖啡的周泽楷。

「那啥…小周啊。」

「嗯。」叮叮咚咚。

「哥已经三十了,足球队看来是没望了。考虑一下别家B或O不?」

「…排球也行。」叮叮咚咚。

「不这不是砍不砍半的问题。」

「篮球?」叮叮咚咚。

「跟你说了这不是问题。」

「乒乓球。底线。」叮叮咚咚。

「你有没有在听人说话。」

总之叶修后来闭上了嘴,难得当了回安静的美男子把饭吃完,然后趁着周泽楷坚持不说性别至少要尽一个后辈该有的礼貌抢了账单跑去结账的时候,跳上车逃跑了。

千不该万不该最后变活该。

 

场景回到故事开端,芳龄三十的熟Omega去相亲,碰见了彼此都没啥特别意思的熟人,结果对方一开口就说请为我生孩子。

这也难怪叶修大半夜的不回家打电动在外头玩真人版头文字D。若是情侣之间羞涩而热烈的求婚告白就算了,搞不好还能来场简单而深刻的性爱,完美结局皆大欢喜;偏偏今天一个世邀赛结束之后难得碰上一面的后辈从「前辈,好久不见。」变成「前辈,请为我生足球队,满编制22人。」那情境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即使叶修已经离开那间餐厅还是好想变成光速蒙面侠,耶哈。

 

 

在漆黑的夜色之中疾驰而去的雪白车辆像一颗彗星划过周泽楷的世界边际,差点连信用卡都没顾着拿上、周泽楷冲进停车场把自己摔进车内,管不上会接到几张超速罚单倒车出库踩了油门急忙跟上,在心里面把婚介所的承办人员从天灵盖到小指甲狠狠骂了一遍。

夏休期他回了趟家,周妈妈看儿子沉默寡言平时又埋首工作、以不浪费一张俊脸不罢休的态势单身到了适婚年龄,好说歹说还是去婚介所留了资料。毕竟你们电子竞技圈以身体条件来说Omega肯定稀缺得很,咱就当买彩票留个数据嘛,等你找到意中人再来撤了也不迟啊。周泽楷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不只留了资料还顺便把现场有的样本嗅闻了遍。

从酸菜白肉锅闻到洛神花再闻到米兰饼干夹着巧克力甜腻的味儿,周泽楷皱着眉像是工厂流水线似的把那些信息素排除了遍,然后留意到在抽屉里还有个小气味瓶被收在角落、孤拎拎的一只瓶。承办人解释说,这信息素的主人有些年纪了,以Omega来说有些超龄;通常年纪会是Alpha家属比较在意的重点,因此他们都会先确认过家属的意愿之后才给予嗅闻。

周泽楷看妈妈在旁边对媳妇几岁不是太在意的笑脸,伸手向承办人讨了那只瓶。这一闻不得了,简直惊为天人,像是各国跨年烟火同时同点在大脑里轰开了花,黄的蓝的紫的红的绿的,一片金灿灿水灵灵震得周泽楷发懵。承办人一看有戏,问了几句话,正在懵的周懵懵同学没反应过来、总之先点头表示同意。

后来才知道坏事了,承办人是个大妈,那天问的问题没羞没臊连想在哪儿蜜月想生几个都问了,还诱导式命题,只顾点头回味信息素的周泽楷结结实实吃了一次大亏。

 

当叶修拿贾伯斯遮着脸在他对面落坐时他又没那么气了。对方是认识的人这一点至少缓解了他的紧张,但想到该跟对方说什么心知自己是个语残的周泽楷又开始紧张,忍不住把手上那杯不加糖不加奶的美式搅的叮咚响。

 

「那啥…小周啊。」叶修在乔姿势,吱嘎吱嘎。

「嗯。」

「哥已经三十了,足球队看来是没望了。考虑一下别家B或O不?」吱嘎吱嘎。

「…排球也行。」

「不这不是砍不砍半的问题。」吱嘎吱嘎。

「篮球?」

「跟你说了这不是问题。」吱嘎吱嘎。

「乒乓球。底线。」

「你有没有在听人说话。」吱嘎吱嘎。

周泽楷郁闷的招来侍者要了两份菜单,婚介所那人到底都跟叶修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他为什么觉得跟上话题这么辛苦。

叶修整顿饭没说话,周泽楷感受到一股尴尬之气、忍不住抢了账单跳起来去付账,然后就眼睁睁看着叶修开着辆显眼的白色四人座轿车从餐厅外面一闪而过。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本来以为跟叶修就算相亲不成还能找台计算机竞技场来两下以荣耀愉快的结束这一天的,现在对方这跑得比美洲猎豹还快的速度简直像是怕了自己。

前面那台白车冲的飞快,周泽楷含着油门与它保持一定距离、不敢靠得太近。然而在进入一长串的直行路段之后他开始分神思考,叶修跑了他干嘛追上来,喜欢人家味道是一回事,搞不好他才是那个最不该追上来的人。

叶修离家,叶秋追着要他回家;叶修退役,冯主席追着要他当领队当代表最好把过去几年「叶秋」不露脸造成的广告损失都捞回来。

那,叶修逃婚,他追可好?

 

这边还没想通呢,前面那只疯狂搧着翅膀想跑的白隼跑完了油,速度慢慢落了下来、最后偃旗息鼓的慢慢滑向路肩停住了。周泽楷把车也靠路肩去,将将停在叶修的车后面,下车走到驾驶座旁边轻轻敲了敲、看见降下车窗的叶修又拿贾伯斯挡着脸,这次上下颠倒着。

「前辈。」周泽楷想笑。

叶修指尖死掐着那本厚书,没理他。

「前辈。」周泽楷快笑出来了。

叶修从贾伯斯的领口露出两只贼兮兮的眼睛,「先说好,以生孩子的数量为前提的话,我们不约。」

周泽楷一边在心里想怎么以前就没发现这人可以这么可爱,一边挂着此生最大的微笑点点头。

 

然后他们重新自我介绍,从朋友开始做起,心急的叶妈妈终于吃上了喜酒。

而别了写着新郎两字的叶修看着妈妈喜宴还没吃完就开始计划孙子生男生女生A生B生O几时洞房比较好,一把揽过旁边也正在换礼服的周泽楷,开始计划第二次逃婚。



END.



-------------------------------------------------------

痛經痛的在電腦前窩了一整天,想說來寫點什麼吧,結果寫出了輕熟女(X)輕熟Omega(O)老葉逃婚。
我的腦洞我不懂你。

腦洞:∠( ᐛ 」∠)_

评论(25)
热度(450)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