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更新。
以後新文都放在
http://slashtw.space/?7445

不老歌已刪,舊文偶爾補檔在AO3。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桃花林(二)

*由2015葉修生日賀文《你》其中一個片段擴寫而成【周叶】你(五)

*舊版本篇名《櫻吹雪》(未完,不會完)

(一)(二)(三)

*最近重看舊文,對舊版大綱不太滿意,決定打掉重寫,或許應該大概八成會和舊版看起來完全不是同一個故事。嚶。

*前文這邊走:桃花林(一)


--------------------------------------------------------


叶修此人,来历神神秘秘,无论陈家上下谁问都问不出点屁来,总是那几句「大概吧」、「不知道哇」、「你猜?」固定台词,魏琛都不追鸭子开始插秧了,陈果还是只知道这人姓叶,单名一个修字,以前是嘉世门人,看不出武功高低,饭量普通,不能吃辣,白天没精打采,半夜生龙活虎,忒爱窝在陈果那小杂物间裡。陈果要给腾间房出来他还不让,只道是不想多麻烦。

陈家除了当家陈果之外,上上下下包含僕役护院加起来也不过十几口人,说实话多养一个叶修还真不是什麽大事,陈果正琢磨着要不让叶修去帮忙修修屋顶吧、反正他有轻功不怕摔的时候,叶修就跑不见了。

唐护院一个姑娘在院子裡练武,走廊上挤着目不转睛、看似是在观摩的男丁们,她手上一根长棍虎虎生风,舞得没人敢跟她打,一个人在那里练了半个上午。

「嗳柔柔啊!」陈果在院子的这端大喊,「你看见叶修没?西厢房屋顶那窟窿我想让他帮忙补补!」

唐护院放下手中长棍,拿袖口往额角抹汗,「不知道哇?许是去了田裡?」

陈果一听,哎她老陈家几十亩的地,平日裡都是让魏琛领着一种佃农管着,这麽大日头在田埂上走,还不得晒出一身老皮?反正午饭时总会回来的,她便也不多想,转身就往屋后的水井走,想把冰镇在裡头的瓜果拿出来切了,没想到却直接目击到叶修正往水井旁閒置的缸裡爬的画面。


「叶修?」陈果差点摔了手裡的西瓜,「你干啥呢?」

「…我去,老闆娘你走路没声音的啊?」叶修手滑了一下,直接整个人栽进缸底,从缸边探出半个身子像隻水缸精似地回头看陈果。

「我说你干啥呢?」陈果还在问,除了问出答案之外,她实在不知道该做什麽反应,莫非是那天捞人上岸的时候给嗑着了脑袋?

「我这…老闆娘,我说我是职业病犯了想醃酸菜你信不信。」叶修诚恳地说。

陈果拿眼白看他。


等到叶修想办法爬出大水缸之后,陈果总算是对他的身分起了疑,总归不可能是什麽醃菜世家的公子在嘉世学武数年后决定还是回家醃菜一类的原因,叶修越是不说,陈果就越想问出来,本来单纯的好奇在叶修的坚决不透露中酿成了疑心,尤其嘉世那麽大一个门派才刚遭逢巨变,她一个山脚下的小老百姓情不自禁开始忧心全家大小的生命安全。

唐护院彷彿看透了一切,她这正揪着叶修耳朵回到前院,打算以午饭做要胁、问出一切时,持棍的姑娘托着糕点茶水走过来,轻轻巧巧地在两人身旁寻了桌椅落座,清了清喉咙,一双明媚水亮的眼盯着陈果瞧,陈果晓得她意思,只得拖着叶修过来坐了,暂时停下问话的嘴。

「上回说到斗神屠尽松江一带的水盗,只为替小城主祝寿,」唐护院替自己倒了杯茶,「这之后武林裡各大门派互相牵制、再往下统领较小型的帮派,俨然有联盟之势,斗神作为这一代人的标竿,自然是天天有无数人推举他去担那个盟主的位,斗神天性爱好自由,一个虚名而已,还嫌身上的虚名不够多吗?于是便想尽办法推辞了,在他那好徒弟惩奸除恶、崭露头角之时隐隐帮扶一把,想让小城主去当这个盟主。」


斗神眼中,武林要出一个代表性的标誌人物、摆在那儿给不是武林中人的平头百姓看,没有比小城主更好的人选了。

小城主年纪轻轻已是一表人才,武功高强,又跟着轮回城主学了不少经营治理之道,比起半路出家以野路子打出名气的斗神自己,实在是好看太多太多。斗神这麽觉得,小城主却不这麽想,在小城主心裡最好最好的自然是他这便宜师父,陪他打架,陪他罚站,陪他读书写字,陪他上房揭瓦,武林盟主这听起来最厉害的头衔自然要挂在他的好师父头上,没得商量。

两人推来推去,也没人敢来争,就这麽推出几个平安无事的年。

直到嘉世某天突然贴出悬赏,直指斗神叶秋的项上人头。嘉世道,斗神叛出师门,走时与门人一言不合、不仅盗走嘉世开山始祖留下来的镇山之宝——一柄古铜宝剑,甚至出手伤了门人性命,嘉世再无能压制斗神的人物,无奈只得悬赏,在各大城镇贴出斗神的悬赏令。轮回城当然也不例外,但比起嘉世一门、小城主似是更相信他师父,只交代下属别让那些造谣生事的东西污了轮回的牆便不再多言,此话一出,倒也没有几个敢去挒虎鬚。

斗神毕竟是斗神,威名在外多年,那悬赏的金额一加再加,却无人敢揭榜,嘉世似是非常着急于寻到斗神踪迹,竟以沐雨仙子做要胁,当天晚上斗神便出现在嘉世练武场。


「然后呢?」陈果听得聚精会神,整个人都情不自禁往前倾了些,差点没贴到唐护院身上。

「然后?然后便是斗神一时不察被嘉世掌门一掌拍落悬崖,幸得山脚一户人家救治,性命无忧。」唐护院好整以暇地啜了口茶,「这最令人头疼还得算是小城主那儿。」

「怎麽会?」陈果疑惑道,「小城主不是最替他师父撑腰了吗?」

「所以小城主一得知斗神生死未卜的消息便提着他那名扬天下的双剑上嘉世寻说法去了,嘉世说法就是斗神叛出师门、嘉世替天行道,小城主怎麽依?自然是在山脚各处寻了又寻。」

「那…那他寻到了吗?」陈果听了,很是动容,她本就以斗神和沐雨仙子为偶像,此时更是全身心都陷入唐护院讲的这个「故事」裡。

「找不到的。」叶修忽然插嘴,把陈果惊得原地一跳,「斗神想躲,那便没有人能寻到他。」

「你怎麽就知道了?」陈果问,叶修笑笑、替唐护院又倒了杯茶,她转念一想也是,毕竟曾是同门,说不得也曾经相熟一二。

唐护院接过叶修斟的茶水,抿了几口、也不说话,彷彿和叶修心灵相通了什麽似地,只是嘴角带笑地看着他。

「因为我就是叶秋。」叶修突然来了这麽一句,陈果又拿眼白看他,「我还沐雨仙子呢!说正经的!」

叶修苦笑,开口接过唐护院的话头说下去,「江湖传闻众多,漫天飞舞的道听涂说之中确有一二是真有其事的,比方斗神一身血衣替徒弟祝寿,再比方轮回少城主一心想与斗神拜高堂,都是真的。」



陈家被自家的几十亩水田包围着,再整片水田边是条宽广的泥土路子,一路通向小小的村和上山的路,此时日头正盛,魏琛正在树下灌着水歇息,准备带了佃农们回家吃午饭,黄泥路上却行来两匹高马,马上骑着两名青年公子,一名眉眼柔和、脸上带笑,身着一席墨衣;另一名,眉眼冷冽,剑眉星目,俊美的叫人移不开眼,身上白衣翩翩,宛若天上谪仙。

佃农们哪裡见过这样的妙人,各个都看呆了,只有魏琛瞄了一眼、继续毫不在意地擦汗灌水。

「兄弟打搅,」马匹行近,那墨衣人勒了马缰,下得马来走近魏琛一伙人,语气亲切礼貌,「请问这一路前行可还有村庄或房舍?」

魏琛对这礼貌公子挺有好感,咕咚咕咚吞下腮帮子裡的水,一抹袖子道,「那是自然,前不远还有小村庄,村外还有我陈家祖业,两位兄弟可是要寻稍作歇息的处所?我老陈家说不上富裕,倒还有两口閒茶,二位若有需要,儘管上门便是。」

他这一席话嗓门极大,墨衣公子回头望了望马上的白衣公子,甚至不需传话,就见那白衣公子微微颔首,便笑着向魏琛说道,「那边先谢过兄弟招待了。」



在庭院裡说故事的叶修突然一抖,又开始有些不安份地想站起来跑走,被陈果硬是掐着手给留了下来。

「急什麽,话说清楚,小城主心悦斗神是怎麽回事?你一脸深层功与名,是不是知道什麽?」陈果八卦地问,叶修一脸难以名状的表情,「哎,老闆娘我很难与你解释,先让我鑽缸裡躲会儿成不?」

「躲什麽躲?说故事恐惧症?」陈果奇怪地问道。

「有个煞星在寻我,」叶修愁眉苦脸地说,「他已经到了附近,老闆娘拜託,让我蹲缸裡吧!」


TBC.

--------------------------------------------------------


「震惊!武林第一人蹲守酱缸为哪般?醃菜世家或成最大赢家!

评论(3)
热度(106)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