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更新。
以後新文都放在
http://slashtw.space/?7445

不老歌已刪,舊文偶爾補檔在AO3。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合法之睡(七-完結)

*去年出的個人短篇集裡的新增未公開篇章。

*三天碼出兩萬四千字堪稱人生最高紀錄。

*短篇集灣家還有些許餘本,走這兒


)、()、()、()、()、(


---------------------------------------------


一枪穿云象征性的往生灵灭身上打了两枪,让生灵灭掉了百分之三到百分之四的血量,夜雨声烦站起身,把插在泥巴里的冰雨拔起来,愤怒的把剑上的泥巴往一枪穿云身上甩。

 「见色忘友!!见财起意!!见义勇为!!见龙在田!!!」黄少天口不择言地乱骂着,主播间里潘林和李艺博已经说不出任何一句话,也不晓得要说怎样的话才有办法继续他们严肃正经的比赛分析,只呆呆地一块望着笑得前伏后仰的叶修,潘林大概是被弄傻了,此时还分神想着,要是叶修笑得跌倒了,他是不是该去扶一下?

「这,」李艺博好不容易挤出只字片语,「这场面,实在,很有趣啊,哈哈哈哈哈……。」他第四赛季退役之后解说过无数次比赛,从来没有看过像眼前这样的场面,即使是全明星也没有,称赞眼前场面「有趣」实在有些违心。


夜雨声烦骂骂咧咧的跳起来,转身继续跟落花狼藉斗在一块,一伙人才终于大梦初醒似地跟眼前的敌对对手捉对厮杀起来,索克萨尔继续跟生灵灭进行两者都不占优势的肉搏,王不留行冲向石不转,风城烟雨和沐雨橙风脱离大部队的范围拉开距离,远远地朝对方互甩技能,沐雨橙风甚至直接来了一记卫星射线,一旁正把一枪穿云用捉云手拉近自己的海无量视野里一片白茫茫的,被快速接近的一枪穿云用枪体术打了个措手不及。

「队长杀人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方锐发出杀猪似的惨叫,海无量被一记滑铲打到半空中成了浮空状态,一枪穿云更是把握这个机会对海无量进行连击,劈哩啪啦一通胖揍,海无量再落地的时候,已经被打去了百分之二十的血量。生灵灭扔出一个跳雷去炸一枪穿云,让被一枪穿云缠住的海无量有了脱身的机会。

「哎呀!」潘林拍着脑袋大喊,「一枪穿云这是失误了吗?居然被生灵灭随手扔的一个跳雷给炸到了!现在视野内还是跳雷在眼前爆炸之后造成的短暂致盲状态,观众们可以看到海无量已经趁机脱逃了!叶指导怎么看呢?」叶修刚评点完沐雨橙风那个不计得失的卫星射线,看了看场上局势,再重点关注了下正飞枪追着海无量跑的一枪穿云,停下来斟酌了会儿用词之后开口道,「这个……全明星周末,他没认真打吧。」

我去!潘林跟李艺博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他们是知道全明星赛对选手们来说全当是放松来着,少有人会在全明星赛用跟总决赛一般认真计较的态度去打,只是从来没有人这么明着说出口的呀。

「叶修!!」楚云秀在选手席里又嚷上了,「你干嘛说出来啊!!!」在后台的陈果已经从发怒爆走转而变成平静无波,全明星周末三天下来有过太多意外,她已经被弄得没了脾气,甚至还想要笑。旁边的工作人员看陈果态度如此反常,吓得以为陈果坐着没动是心肌梗塞了,差点就要拨号叫救护车。

石不转在倒下之前朝夜雨声烦甩了一个圣言治愈,将夜雨声烦的血线拉高到百分之五十,傲视所有当时互殴得平均只剩百分之二三十的其他脚色,血量次高的是早已入场的A队第六人宋奇英,百分之四十六,此时刚把与自己换着血力求多打出点伤害的落花狼藉送下场,此时A队五人对上B队四人,场面开始出现明显的优势与劣势,索克萨尔抓准机会吟唱出混乱之雨,在顺利把生灵灭带走的同时自己也踩中了鬼刻的冰阵,被月光斩反坦克炮轰天炮等技能一通乱揍,如同比赛刚开始时一般友好地与生灵灭一同离场。 


B队剩下沐雨橙风,海无量与鬼刻三个脚色,其中只有鬼刻还有超过百分之三十的血量,沐雨橙风和海无量从比赛开始一路打到现在,血线已经下降到可以一波带走的程度,夜雨声烦和大漠孤烟都在找机会贴近,A队甚至还有两名远程的强攻手在阵,沐雨橙风用非炮让自己快速移动到制高点,先往身上贴固定炮架的状态之后瞄准A队后排的两个远程,一记准确无比的卫星射线自高空打下,猛烈的光芒让跑在前面的夜雨声烦和大漠孤烟逆着光奔跑,几乎看不清楚眼前的路,风城烟雨被这一记有状态加成的卫星射线给直接带走,头像在团队频道里暗去,沐雨橙风的固定炮架状态一解除马上被利用这个时间差贴近的夜雨声烦一记幻影无形剑送出去,海无量一转身,捉云手把大漠孤烟拉到身侧,接着一招截脉便打了上去,大漠孤烟的血量没有变化,防御力却下了不少,海无量的手抓着大漠孤烟的衣领,气功爆破!大漠孤烟的生命被瞬间清零,他缓缓倒下,剩衣领还被海无量抓在手心里,就在海无量的身形从倒下的大漠孤烟背后显现出来的时候,不知道躲在何处的一枪穿云打出神枪手七十级大招,巴雷特狙击的子弹破空而去,划开了空气,划开了海无量匆忙间举起来的念气罩,暴头!


花园这时候方才天光大亮,雾气渐渐散去,花朵被摧残得不成形状,这一坨那一坨地散落四处,伫立其中的石像们也被法术子弹刀剑等等攻击得坑坑疤疤,王不留行的尸体身侧还插着半只不知道被谁打断的却邪。

太阳升起,一枪穿云、夜雨声烦和鬼刻伫立在花园中,分别带着百分之十二、百分之二十八和百分之十七的血量。

周泽楷知道脚边有鬼刻布下的暗阵,再往前不远就是炎阵和冰阵,他注意过鬼刻的技能施放顺序和剩下的法力值,看来对方手上还捏着一个刀阵和一个攻击招式的余裕,只是这个攻击招式会是鬼神盛宴还是死亡墓碑,非常难以判断。夜雨声烦的附近有一个瘟阵,甚至走两步就会踏入寂静之阵的范围内,要是先中了瘟阵,会不会被刀阵强化过的鬼神盛宴一波带走都难说。


鬼刻举起手中太刀,一枪穿云让双枪枪口对准鬼刻,夜雨声烦手已经放在刀鞘之上。就在瞬间,三人齐齐出招,夜雨声烦果然踩中了身前的瘟阵,鬼刻迅雷不及掩耳的刀阵吟唱却被一枪穿云的怒射打断,立刻接着发招,不出周泽楷所料,鬼刻隐忍不发的大招正是鬼神盛宴!周遭所有鬼阵的鬼神之力一齐爆发,周泽楷看着一枪穿云与夜雨声烦的血线双双下滑着,开启双重控制,接着又是组接起了双枪,在自己的血线下滑到零之前,对准鬼刻,巴雷特狙击!


枪声,回荡在场馆里,所有的观众都没有出声,屏着气息,想要在硝烟弥漫之中看清楚战到最后一刻的人是谁。


烟雾散去,倒在地上的依次是鬼刻,一枪穿云,以及夜雨声烦。鬼神盛宴爆发的瞬间,夜雨声烦被瘟阵降低不少的防御力,最后让他来不及贴近鬼刻便被清空了生命,一枪穿云与鬼刻互相带走对方的最后一滴血,双双殒命。观众看到的那个人影,那个站到最后一秒的人影,是花园里的一尊石像。

是那尊用最普通的姿势站着,用最普通的姿势柱着千机伞的,君莫笑的石像。


场馆里一片安静,无论是选手还是观众,都没有人说话。君莫笑的传说只在第十赛季留下痕迹,过了两年,人们以为他们已经忘记了,但是那个总是出人意料的散人,却还是会在各种时刻,用各种方式,出现在各种角落。

游戏的对话频道里,一枪穿云不知何时打出了一行字,也是这场比赛唯一一条文字讯息,孤拎拎的挂在视窗内。


「你们的传说,永不止息;我们的辉煌,尚未完结。」


选手席里,周泽楷在最后几秒大爆手速完成的操作让他有些喘,黄少天坐在隔壁看着他,什么也没讲。隔了数个座位的喻文州过了几秒,终于开口说了一句,真是羡慕你们这些疯子。
选手们走出比赛席,一个接着一个地站到舞台上去,舞台的那一端是主播们播报比赛的席位,此时主播和解说嘉宾们也已经来到台上,与选手们握手致意。叶修挂着笑,与每个选手握手时都认真地说上了几句,换来情绪波动由极大到极小的反应数枚,走到队伍末端的周泽楷面前时,却迟迟没去握周泽楷伸出来的手。

「跟老板娘串通好的?」他问。

周泽楷耸耸肩,看了眼叶修,然后又笑着摇摇头。

「心机挺重蛤,我欣赏你。」叶修说,「待会下台家法伺候。」

即将被家法伺候的周泽楷看着自己的男朋友,和他西装裤那被不知名的小正方形顶出诡异线条的口袋,抿抿嘴,死命摆出平常那个营业用的帅哥微笑。


看来不只今晚,之后每天,都能睡在有叶修的床上了。在赛场上,在联盟里,在彼此的家中,在互相的心底。合法的,睡了对方。


END.

---------------------------------------------


兩萬四千字 ,算是了結我的一樁心願。

當初在計畫這本短篇集的時候,我想讓這本集合我這段時間來精華的短篇集成為我寫同人的完美句點,集結了我最喜歡的18萬字,希望有把我的這份用心及感動帶給大家。

目前下一本周葉暫定會參加三月初的CWT,到時候再見囉。

评论(2)
热度(160)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