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解开诅咒的标准作业流程(下)

*收錄於2016年桌遊企劃,與  @╟彼岸╪滄海╢ 和 綠ㄉGreendre的合本《夢中人》中

*上篇走這


尚有部分餘書,請點我


--------------------------------------------


叶家的大王子是个处变不惊,抗压能力极强的孩子,被父母扔出宫殿、硬是踏上寻找解药的旅程时没有说什么,眼前的超级大美人一柱擎天地站起身与他握手时也没说什么,友善地找了块比较干燥的地面生起火堆让美人烘衣服。说不清楚他们两个到底哪一边比较紧张,哪一边又比较装样子,总之两个互不相识的诅咒受害者面对面地坐在一块,周泽楷掰着从家里带出来的饼干,叶修剁了他晒好的肉干,相当有闲情逸致地聊起天来,并在莫名的互相试探中知道了彼此的目的相当一致,都是寻找魔女、获得诅咒的解药。

「我在灰色地带生活好些年了,」叶修用一副老头子倚老卖老的语气说,「据说魔女就住在这片三不管的灰色地带里,这里的正义与邪恶由她来裁决

,而我身上的这个要找她才能解决。」

「我也是,」周泽楷眨着眼,「虽然……有眉目了。」

「什么,你知道她在哪里啊?我找了三年都没找着呢。」

「不是。」

「什么?」

「……。不是魔女。」周泽楷动了动腿,「解药。」

他从水里爬起来之后,眼前这个明显在过野放日子的男人只错愕了一秒钟,马上气定神闲地摆摆手说都是男的谁没有过,姿态甚至比周泽楷爬出水面之前更加放松,于是周泽楷也跟着放松了起来,明显比他更熟悉野外生活的叶修怎么做他就怎么依样画葫芦,同为受害者而产生的神秘小小友谊在两人之间缓慢地织着网。

周泽楷瞄了自己裤裆一眼。

再偷看对面的叶修一眼。

为什么呢。

 

灰色地带长年无人管辖,自然也没有任何地图留下,叶修是出门出得着急了点没来得及在家里翻找一番,周泽楷家做为新晋不过百年的皇室,也没有一丝半点相关的纪录。在周泽楷出现以前,叶修已经在这片广阔的森林里寻找了好久,偶尔看到有些线索的地方,却都挑在不对的时候,下着大雨或是太阳西沉,一次也没有实际触碰到那些他所发现的「疑点」;不知道是周泽楷天生自带的幸运值还是所有人事物都喜欢帅哥,他跟着叶修一块行动才没几天,就在一片小蓝莓树丛后面发现了魔女的家。

魔女居住的地方相当明显,并不是因为那是座阴森的城堡或是诡谲的树屋,而是因为在那扇小小的圆形木门上就贴了大大的名牌,『魔女的家』。

在叶修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之前,里头已经发觉他俩的到来,有什么人乒拎乓啷地冲出来,砰一声撞开厚实的门板,在见到人影之前大大的嗓门已经穿过一切屏障透了出来。

「哎哟喂终于让我们等到你们了!」

伴随着重物崩塌的声音,出现在他俩眼前的是魔女。

魔女并不是人类的样貌,反而像是自家宫殿里那些各个流派的画家画出来的画作全迭加在一起,彩色或黑白的线条摇摇晃晃地交错着,随意涂鸦或仔细迭加的色块互相交错飘荡,完全就是个不属于这世界的生物。

这一坨生物摇摇晃晃地说,「路上辛苦了,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魔女之所以被称为魔女,或许是因为他们会魔法,或许是因为声音又高又尖,但周泽楷仔细听下来却听出了三个不同的声音,凑在一起同时说话、彼此之间又有几毫秒的误差,让这一坨生物连说话都相当扰人,魔女叨叨絮絮地开了门,从好像是玄关的地方推开一大堆看不出来是什么的物品,清出一条路给周叶二人行走。一个里头装着巨大银白色鳞片的玻璃罐在高高的物品堆上站不稳,在叶修经过的时候失去重心往下坠落,走在最前面的魔女不知道用了什么招数、唰一下子出现在周泽楷和叶修中间,伸长伸上某个部位的色块,紧张地接住那个玻璃罐。

叶修脸色发白,瞪大眼睛看着魔女,动也不动。这段空白的时间长到周泽楷开始要替这新朋友紧张的时候,叶修才终于眨眨眼,看看魔女、再看看周泽楷。

「哎哟天啊真知之鳞可不能出意外……嗯?你怎么啦?」

「……魔女是……女的对吧?」

「尊重呢!虽然我们在这个世界不是人形,但好歹不至于搞错性别吧!」被称做魔女的色块和线条在原地高频振动,「虽然内心是色老头啦!」

叶修一脸不可思议地揉揉自己的鼻尖,无视魔女在一旁哀怨地碎念;魔女哀怨的同时身上的线条也在飞舞,啪一声又打落了什么,周泽楷只看到一块带着铃当响声的布往他头上罩过来,赶紧向后一跳躲开坠落的不明物体。

「我们的天领巾和铃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啾!!!!」

跟着魔女的惨叫声合在一块,叶修打了个响彻云霄的大喷嚏,差点掀翻魔女家的屋顶。

 

「好的,首先我们来郑重地自我介绍一下。」

魔女拍拍手,将泡好的茶放在三人中间的小矮桌上,让腹部抽筋的叶修占有最舒适的那张椅子,再把周泽楷硬是跟叶修塞到一起,原本不停打着喷嚏简直像是另类啜泣的叶修居然神奇地停下了喷嚏,整个人委靡地瘫在扶手椅和周泽楷中间。

「我们是魔女。魔女只是统称,我们不只一人,但这个世界看到的我们是同一个个体。」

「你是周泽楷,东边国家的继承人,刚出生时被我们诅咒,诅咒是关于……呃,尊严的诅咒,嗯。」叶修抬起眉毛。

「你是叶修,西边国家的继承人,五岁时被我们诅咒,诅咒是关于交际的诅咒。」周泽楷眨眨眼。

「解药。」周泽楷看了叶修一眼,后者还虚弱地靠在椅背上一句话也不说,从未与人谈判过的他只好代替牙尖嘴利的叶修开口,简单扼要地打断看起来准备要长篇大论的魔女们。

「你讲到重点了,」魔女们喝了口茶,「办不到。」

 

「我们只能下诅咒,不能解诅咒,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魔女们说,「我们在每一个世界都有不同的身分和样貌,每一个世界都有不同的法则,必须遵守才能继续在那个世界生存。」

「所以你看,你们的诅咒,我们无能为力。」

「你只能按照法则给受诅咒的王子安排的道路,翻过最高的那座山,游过最深的那座湖,穿过最黑的丛林,带回世界彼端圣地里的宝物给我,」魔女们身上的白点闪了闪,看起来像在眨眼,「你们的辛劳将会成为我们献给法则的报酬,然后诅咒解开,束缚消失,一切都会回到最初,导回源头——我们不下咒语,你们不受诅咒,宝物不离圣地。直到法则再度指示我们下咒为止。」魔女往后躺,整坨靠在椅背上,「你们可以互相作伴呀,挺好的,喜闻乐见。」

 

「喔,那不解了。」叶修好不容易歇过来了,用努力攒下来的力气耸耸肩。

「……Excuseme?」

「我在小周身边就不打喷嚏,」周泽楷意味深长的看了叶修一眼,「小周对我能正常勃起,」叶修耸肩,没忍住偷瞄了下周泽楷的胯间,「我俩就是彼此的解药,干嘛还要特地走那么远?」

魔女们在原地高频振动,「我们的立场呢!我们是邪恶的魔女耶!我们做的事情如此邪恶,不制止吗!不反驳吗!法则要怎么运行啊!」

「这不是阻止你们对下一个人继续下咒了吗,自我牺牲很高贵的。」叶修说。

 

 

喝完了茶,被颜色一下子黯淡一下子闪亮的魔女们赶出家门,站在夕阳的余晖中相看无言,叶修肚子还有点痛,皱着眉头在那里揉着。他们彼此都明白对方并不想去进行那爬山游湖健行宛如铁人三项一般的冒险,而这世上唯一的解药就在自己面前,或许他们会从此再也分不开,或许他们会忽视不轻不重的诅咒然后从此殊途,但那些都还是以后,周泽楷与叶修在这个世界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思考,他们一时半会还不急着回家,决定要先来吃顿丰盛的晚餐。

魔女们的家在他们背后慢慢地变淡,等到周泽楷想起来的时候,那里已经是一片荒芜的空地。

很久很久以后,叶修才带着周泽楷第一次回了家,被彼此治好的他们肩负着好几个世界第一的名号载誉归国,其中可能,或许,大概,包含了世界第一瞎狗眼情侣的美名。

 

时间回到施下诅咒的那一天。

回到住处的魔女A卸下一身营造邪恶气氛的装备,无视墙上的挂钩,随手把下摆破破烂烂的漆黑披风往客厅的扶手椅上扔,正巧赶上同住的魔女B回来,在对方开门的时候挥挥手当作打招呼。

「刚下完诅咒,果然年纪到了施个法全身酸痛……。」

「对啊,我刚刚施完法还小腿抽筋,超痛。」

说到这,两个魔女都是一顿。

「我以为这故事的魔女是我?」

「昨天法则不是说这次是隔壁那个五岁的双胞胎其中一个?」

「五岁?不是午睡吗!」

「……还说要下打喷嚏的诅咒……」

「打喷嚏?不是大勃起吗?!」

第三位魔女,魔女C一边拉起裤子拉链一边走出厕所,「嗯?你俩这回一块下咒吗,怎么都一脸想睡啊?」

下错诅咒的魔女们面面相觑。

「……怎么办,同时下咒的话会怎么样……?」

「会不会被法则视为是同一个人……?这样还要等他们两个人结伴来才找得到我们耶。」

三个魔女同时打了寒颤。

「夭寿了啦——!」

 

 

童话故事有SOP,解开诅咒当然也有SOP。标准化的作业流程,先经历苦难之后再获得甘美的报酬。

但如果是早在一开始就与甜美的下半辈子绑在一起了呢?

按照SOP,王子披荆斩棘之后会找到人生的另一半,所以还是快在一起吧。



END.

--------------------------------------------

评论(2)
热度(109)
  1. 魔兮魂風味乳齒 转载了此文字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