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更新。
以後新文都放在
http://slashtw.space/?7445

不老歌已刪,舊文偶爾補檔在AO3。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解开诅咒的标准作业流程(上)

*收錄於2016年桌遊企劃,與  @╟彼岸╪滄海╢ 和 綠ㄉGreendre的合本《夢中人》中
尚有部分餘書,請點我


-----------------------------------------------------------------------


故事的开端一如往昔。

很久很久以前,某个伟大的国度裡,在众所期待中降生的小王子遭到邪恶的魔女嫉妒,才刚出生就在甜美的午睡酣梦中就被下了邪恶的诅咒,在二十五岁以前若不能解开、便一辈子都要受诅咒缠身之苦。国王与皇后求取各方解药未果,为了防范于未然、将王子细心地往文武双全的方向培养,希望在注定出外冒险、寻找解开诅咒之法的未来中能为他减少一些磨难。


故事的开端一如往常。

很久很久以前,某个伟大的国度裡,仅仅五岁、作为孪生子降生的两位王子,在一个适合酣睡的夏日下午被邪恶的魔女打断了他俩的午睡时间,而双胞胎中的哥哥为了保护弟弟首当其冲地被诅咒击中,魔女一边大笑一边捲起披风离去,留下二十五年的期限——在往后的二十五年内若是找不到解咒的方法,大王子一辈子都会受到诅咒的骚扰,不得安宁。


这是两个本应分开的诅咒,两个本来应该毫不相关的故事。

本该有两个魔女,在两个故事裡下两个诅咒,却因为莫名其妙的小小疏失而在同一个故事中施下了两个诅咒,故事在开始还不到两百字的时候便走向了歪路,应只有一位王子受到诅咒的套路被意外打破,在同一个故事裡,相邻的两个国家,被同住的魔女们施下性质相近的诅咒。二十年之后,两位命运交错的王子,终于在出外游历寻找诅咒解法的旅行途中相遇了。


叶修起初并不认为自己身上的是诅咒,他顶多就是距离异性近了点时会不停打喷嚏。从过敏般的小喷嚏到撕心裂肺甚至会让他小腹痛上个半天的大哈啾,这一路走来可不谓是不辛苦,尤其是在叶秋抱着小点朝这儿凑他也能哈啾个没完的时候,叶修不仅仅感受到世界的恶意、还有他在叶秋面前消磨殆尽的兄长威信,但这一切都还属于尚可接受的范围。直到叶修对着寝宫裡摆放的百合花打喷嚏打个不停,他才晓得麻烦大了。

被以座上宾姿态请入宫裡的生物学家手上仔细地端着两朵百合花,一朵折了雌蕊、一朵还保留着,以特别严肃特别庄重的姿态轮流往叶修面前递。

有雌蕊的。「哈啾!」

没雌蕊的。「……。」

有雌蕊的。「哈啾!」

没雌蕊的。「……。」

有雌蕊的。「哈啾!」

没雌蕊的。「……。」


生物学家推了推眼镜,「经过本人严谨的实验和计算,看来王子殿下的诅咒变得更严重了。」

叶秋做为病患家属,端着杯茶坐在一边面带关心地直盯着哥哥瞧,生物学家的精闢分析是左耳进右耳出,除了脸部表情掌握得宜与一脸无言的叶修不太一样之外,两人放飞的心却飞得一样远,以至于在场的家长和庸医们商讨着各种莫名奇妙的疗法时无人制止,造就了后来说到叶修时人人都会提起的那段他人生中最精彩的一段经历,除了叶家两兄弟之外没有人知道那其实是来自于父母的脑洞。

「这诅咒太悲惨了!」皇后哭泣着说,「他会交不到女朋友的!」

「必须找到解决的办法!」国王生气地敲击着椅子扶手,「你是专家,你说!要怎麽解决!」

生物学家恭敬地鞠了个躬,「我建议,以毒攻毒。」

「你是说,找很多外国正妹来,让叶修开后宫、跌倒时还能跌进妹子胸口那样吗?」皇后手裡握着小手帕,一脸关切地问。

「不行,太花钱了。」国王沉痛地摇头。

「微臣是这麽想的,」生物学家诚恳地说,「既然殿下连面对花的雌蕊都会发作,那麽不如让殿下出外游历,直接与过敏原面对面,保固牙齿!骨骼强壮!」

叶秋这时才回过神,这生物学家怎麽搞的,跟说好的不一样啊,不是应该要说服父母让自己出门游历远离诅咒源以避免被传染吗?怎麽变成叶修出门了呢?还在揉肚子的叶修也是一脸懵逼,光是朵花就打喷嚏打成这副德性了,出门去又是母鸟母猫母鹿母石头母水草的,还不得打喷嚏打得练出腹肌来,他可是很珍惜自己的肌肉的,所以才养了一层脂肪来保护它们。

撇开大人们进行了什麽样的利益交换黑箱作业不谈,最后叶修还是赶鸭子上架地备好了外出的行囊,将满脸写着宝贝大儿子终于要出门晒晒太阳了好高兴的父王母后先放在一边,趁着夜半时分跨过阳台的栏杆,熘去弟弟房间裡商量交换身分好能分别得偿所愿的可能性。

「那儿能啊!」叶秋压低声音气急败坏地小声怒吼,「只要看靠近桌子时有没有打喷嚏就晓得了啊!」

「……我对桌子不过敏啊?」

叶秋默默的推开手边那本法文辞典(注1),把叶修拉到桌前。

「哈啾!卧槽!」



这个王子打着喷嚏上路了,另一个却还在跟自我认同搏斗。

周泽楷从小就被执行得相当彻底的菁英教育灌输长大,文武双全加上父母遗传下来的天生丽质,让周家小王子在邻近国家中一直都颇负盛名。但这盛名仅止于对小王子惊人的相貌以及逆天的学习能力,小王子的个性如何、治国方针是什麽,甚至他是个怎样的人,没有任何人能够详细地叙述出来。

诅咒让周泽楷渐渐脱离一般人的生活,也因此当满十八岁那一年他决定要离开从小住到大的皇宫去寻找解开诅咒的方法时,已经想不出办法的国王与皇后只是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轻轻的点头答应了。

他们皇室的规矩是满十四岁便会开始寻找适合加入皇家的伴侣,四年过去了,因为诅咒的关係迟迟未能找到未来的王子妃,甚至连普通的朋友都渐渐变少。身上背着的诅咒时常让他感到不舒服,甚至难以想像要如何出现在人潮众多的地方,青春期的深居简出一半出自他自己的授意、一半出自于父母想保护他的心情,尤其是在到了青春期的时候,国王与皇后甚至对中断将周泽楷送去和贵族孩子们一块上学感到欣慰。周泽楷的诅咒是有副作用的,那个副作用可怕至极,甚至会给他施加力道强大的心理压力,直到出发的那一天周泽楷都还在怀疑自己,怀疑自己的决定、怀疑自己的人生,那个副作用叫尴尬。

当初魔女下的诅咒不知道该说是充满玩心还是充满恶意,在症状尚未出现的童年时期影响不大,但进入青春期就变得相当明显,当同年纪的孩子们开始开着色色的玩笑或谈论到第一次梦遗或第一次勃起时,他都是无法参与的那一个。

因为没有经历过。

身体构造和第二性徵的发育都正常无比,但周泽楷就是不曾被任何事或任何人引发过性冲动,同伴从树丛裡捡到的小黄书没有,早上起床时的晨勃更是毫无踪迹,虽说不至于就此遭到冷嘲热讽,但跟不上话题让本就话少的周泽楷对身边的团体更加没有参与感,后来乾脆请了家庭教师、独自一人在深宫中学习从未见过的广阔宇宙。

直到他十八岁,直到他离开都城,直到他抵达那里。



周泽楷牵着那匹他特意准备的老马穿过国境,以一个朴素冒险者的打扮挑着无人的小路往野外走,走着走着就慢慢离开了国境,进入这片广大的土地上被称为灰色地带的无人领域,周遭明显未遭人开发过的景色恣意蔓延着,连带的让周泽楷安心不少。

灰色地带是好几个王国中间的一片广阔区域,每个国家都没有能够开发或占领这片土地的财力,乾脆签署了协议让这块区域便成不属于任何人的领地,因为距离最近的城市太远,灰色地带只有边缘有人烟,越是往裡走越像回归这片土地最原始的模样,被初始的神祕力量掌控的地方。各种虫鱼鸟兽在其中行走,因为没见过人类,甚至自然而然地降落在周泽楷身上,将他当做会移动的大型栖木。周泽楷对这没什麽意见,只是在隻鹦鹉留了点纪念道他肩膀上的时候赶紧脱了上衣,在附近的小溪裡洗了衣服,顺便找个只淹到他腰间的浅滩稍微搓个澡。

这把叶修吓坏了。

他在灰色地带生活已久,除了时不时的喷嚏让动物们因为太常被吓到而甚少接近之外,基本上日子过得相当顺风顺水,大概是习惯了在身边或飞或跑的各种雌性生物,喷嚏的强度也渐渐没有以前那麽严重,当年那个生物学家要是再拿着百合花在他面前晃荡,叶修有绝不会打喷嚏的信心。

今天一如往常地来到溪边取水,隔着树丛远远的瞧见一个晃动的影子,本来以为是许久未见到面的那隻大公鹿,走了几步才发现是个人。

半长的黑髮披在肩胛骨处,肌肤在水光的加持下闪闪发光,深邃的侧脸沐浴在阳光之下,头顶上穿过叶片洒落的细碎光影像是亮片似的落在那个人光裸的背上,把只瞥了一眼的叶修吓得躲进树丛之间。他的诅咒在这几年略有好转,但那也是在没有遇见任何人类的状况下,只瞥了一眼没有办法确认性别,比起与久未谋面的人类说说话叶修更不喜欢打喷嚏时那股简直要扯伤气管的力道,正想要悄悄离开的时候却先被溪裡的美人发现,一声大喝将叶修镇在原地。「谁!」

叶修哀莫大于心死地举起双手比个投降的手势,僵硬着上半身一边吞口水一边转身,跟美人面对面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正以跟自己相等的速度往下沉进水裡,只留双漂亮的眼睛在水面上,噗噜噗噜冒着泡。叶修看他这样把这人是个女孩子的猜测落实了大半,举着手缓慢的凑近,试图要在预期随时会打喷嚏的情况下向对方证明自己是无害的。美人长髮散落在水面上,看他凑近又往后退了点,为了呼吸从水裡抬起脸,漂亮的眼眸周遭长着长长的睫毛,湿透了的髮丝乱七八糟的黏在脸上,有些狼狈的模样却意外的让叶修稍稍放鬆了警戒心,缓缓放下举着的双手。

「我没看过你,你是从哪裡来的?」

周泽楷泡在水裡面,只有半张脸在还能维持呼吸的状况下露在水面上,并不是因为害羞,他的确吓了一大跳,不过不是叶修吓的,是被自己。有什麽突然在血液裡甦醒了,蓬勃而挺拔,而他虽然是人生第一次碰到这状况,若不是正好在沐浴甚至会打从心底感到习以为常,一种基因裡理所当然的反应,然后在走动或起身的时候偷偷伸手乔一下位置。

他对一个未曾谋面的男人勃起了。

叶修只关注水面上的部分,对水面底下惊人的大事件毫无所觉,小心翼翼的模样让周泽楷稍微降低戒备,两个人都在试探,两个人都没把握,他心裡知道这种时候表现得有底气些能让自己佔上风,缓慢地从水裡站起身来。



TBC.

-----------------------------------------------------------------------

评论(4)
热度(188)
  1. 魔兮魂風味乳齒 转载了此文字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