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乳齒

已經是一條鹹魚了

【既刊長期通販/全職周葉only】

蝦皮賣場(含手續費)→
https://goo.gl/nFdzZy

本通販長期開放,直到本子賣光光的那一天為止~

【周叶】合法之睡(三)

*去年出的個人短篇集裡的新增未公開篇章。

*三天碼出兩萬四千字堪稱人生最高紀錄。

*短篇集灣家還有些許餘本,走這兒


)、(


---------------------------------------------


报名新秀挑战赛的选手叶修多半已经不认识了,趁着没人看见,偷偷摸到兴欣的选手席去跟隔壁的轮回队长肩并肩,周泽楷做为现联盟第一人,自然逃不过指名,上去打了两场,两场都是友善的教学赛。

叶修左边是周泽楷的空位,右边是一刻不得闲的包荣兴,他想借着高大的包子隐藏身形,却被眼尖的观众在摄影机的偶然一个镜头中发现,顿时就是一阵兴奋的嗡鸣声,仿佛以为叶修是被兴欣特意安排的大杀器,准备要与某个套好招的小选手来场精采绝伦的战斗,借此创造点话题。

但叶修只是抓准时间来跟男朋友亲热来的,自然就没有这些相应的准备,全明星周末第一天就在一些观众的期待与遗憾中结束了。


 活动结束时已经将近十一点,叶修作为地主,自然要尽一下地主之谊,牵着周泽楷出了场馆穿街走巷的,转眼就到了间小小的面店,店主看来是与叶修相熟的,一见他来就先摆了壶茶水到最里边的桌子上。

「周泽楷小朋友,」叶修说着把周泽楷领到最里面的桌边,让他背对门口坐下,替人把蒙了半张脸的围巾解下来,「跟哥哥说说,男朋友不要你了是怎么回事?」

周泽楷一怔,你还记得啊。

叶修面带微笑,挑着一边眉毛看他,一脸知心哥哥的模样,笑得周泽楷心里发寒。

他无意间低头一瞧,发现叶修的手机桌布居然是他那天嘟嘴装委屈的照片,还是视讯到一半截图下来的,画素有够差。叶修看到他在看自己手机,好心地将手机往前一推,「我男朋友很萌吧,都要被他萌死了。」

周泽楷决定不把这个当作是称赞,拿着叶修手机捣鼓半天,在面店老板对熟客的桌边服务进行到第三轮的时候才终于还回去。桌布被换掉了,换成一张画素较高得周泽楷自拍,照样是噘嘴睁大眼卖萌装可怜的表情,背景却是他俩现在正坐着的面店,隐约可以看到老板正端着招待的点心从远处走来。

不愧是职业级的手速,连自拍都这么迅雷不及掩耳。 


叶修躲到店里最角落的地方吃面是有原因的,他和周泽楷异地恋谈了三年,期间都是其中一个到另一个的城市去找人,共度的时间每回两天一夜到整个夏休期不等,大多数时候都是周末那两天才有时间腻在一块。

一段恋爱要谈得好需要时间空间和两个人的配合,周叶两人明白这个道理,配合起来更是不遗余力,虽然一年只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能肢体接触,但在现代科技的助攻下,实际碰面的时间多数分配给降降酿酿,平日里开个视讯弹个小窗,倒也能地久天长。

这个周末在办全明星,叶修更是身居要职,已经先说好在活动结束前没有多余心力行降酿之事,周泽楷了解,但恋人近在眼前的此时,还是免不了想闹点小脾气,借委屈之名行恩爱之实,公共场合总不好意思直接谈恋爱给人看,叶修早就看穿周泽楷的阴谋,只好请面店老板当一回正义的伙伴,把后堂那个屏风借来一用。


「最近忙?」周泽楷点了一碗馄饨面,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问,晚上十一点不太适合吃太刺激的食物,这碗馄饨面汤头里除了姜丝和几片菜叶再无其他,几乎清汤挂面,相当适合当宵夜。叶修点的那碗周泽楷就不太同意了,半夜三更的吃什么红烧牛肉面。

叶修分了几块牛肉到周泽楷碗里,咬着筷子说,「还好,厂商联系完基本没事,现场流程老板娘坚持自己盯着,我又不上场,你们在教新人做人的时候我可是啥事也没得干,手痒得很。」

说着说着叶修蔫在位子上,没有比赛可打的日子真是好无聊,好想上场喔。

周泽楷拿叶修给他的牛肉在汤里涮,硬是把清汤涮出一点牛肉汤味,「嗯…明天当幸运观众?」

「你有那个在台上点名舞台左后方工作人员区的胆子的话。 」叶修一边喝汤一边说。

嗯,确实没有。字太多了。周泽楷想。


 叶修喝光碗里的汤,一只手在裤袋里掏钱包,另一只手放在桌上。周泽楷放下自己的汤碗,空出一只手去牵叶修。

叶修找到钱包了,一只手让周泽楷牵着,另一只手把钱包放在桌上,然后捞起手机闲闲地刷起微博。周泽楷牵得很有技巧,他从侧边把整个手掌托起,将叶修的手指含在手心里,自己从小指开始一根一根地轻轻搓揉抚摸着,叶修的手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细长且骨节分明,指甲修剪得很短、像以前还在当职业选手时的模样。


他想起第一次与嘉世叶秋对上的时候,想起终止轮回卫冕的那6.5秒,想起世邀赛每一个殚精竭虑的夜晚,想起那天一边戳自己碗里的小笼包一边跟叶修告白,明明是叶修起的头,被告白的瞬间却惊讶得差点砸了碗的模样。

叶修早已刷完微博,他叼着根烟,也不抽,只是默默看着周泽楷观察自己的手。

「辛苦你了。」周泽楷说。

「说什么呢,」叶修把叼着过干瘾的烟收进口袋里,「即使不打比赛,我也还有百八十种能把你打哭的法子,不要小看前辈的可怕。 」

周泽楷精神一振。

「别乱想啊,」叶修警告他,「说好这周末不行。」

周泽楷很难过,只好把叶修绑回他下榻的酒店,异常纯洁地一块睡到隔天中午。



全明星周末第二天,是选手与玩家互动的定番节目,魏琛在网游里的朋友多,即使已经退役不当职业选手了,也还是玩家心目中最接地气、与他们最接近的职业选手,本来第二天安排的活动跟往年一样是从现场抽选玩家上台,魏琛跟网游里的玩家们聊天聊出了灵感,给了个「让其他玩家能经由网路参与」的点子,经过一番讨论之后,取得联盟和游戏方的支持,诞生了即将上阵的,令人耳目一新的活动项目。

与玩家互动的趣味竞赛今年是借物赛跑,游戏方特别打造的场地是个巨大的竞技场,大大的正方形之中有个小正方形,小正方形是个从平地拔高而起的高台,由五十阶台阶联系着底下的竞技场场地,参加的选手与被抽中的玩家会在高台上刷新,抽出要借的物品的签之后,高台底下的竞技场会刷新从网路连线参与的玩家,需要借东西的选手与玩家们可以经由普通交易或是揍翻对方获得随机刷新在这些玩家身上的物品,最快获得自己所需物品的人只要返回高台上,最先与高台上的NPC交易、将签纸和道具一起给出的人即能获胜。

借物赛跑将会进行三轮,每轮分别是四位选手以及四位玩家,每轮要上场的选手名单都是事先报名的,基本上都是对这个项目比较有自信的选手才会参与,像这样需要快速移动和高频率战斗,甚至会需要一点说服技巧的活动,叶修直接去找黄少天问他参不参加。

「欸…跟玩家互动有点麻烦欸。」黄少天很认真地思考着,话都少了。

「你参不参加。」

「我说像这样的活动那谁也很适合啊,你是麻烦的活都想尽办法不让自家人参加了是不是哈?」

「你参不参加。」

「我……」

「你参不参加。」

「……报名表在哪你倒是给我啊。」



 第一轮参加的选手里排在第一个打出来的便是黄少天的名字,接续在后面的是兴欣方锐,以及来自虚空和三零一的两位选手。

主持人先让选手上了台,按照流程他应该是要请黄少天抽出现场玩家一起上来玩的,但过去几年惨痛的经验还历历在目,去年光是新秀挑战之后的访问就差点让主持操心出病来,这回与黄少天交手的时间更长了,他的胃已经迫不及待地痛了起来。

黄少天是看过流程的,他一上台就已经先一步站了出来,还不时用眼神示意快来个人给他只麦。

「晚上好啊,黄少。」主持镇定地说。黄少天笑容可掬的捧着麦克风,「欸你好,各位选手和观众老爷们也好,晚餐吃了吗大家?我晚餐吃了酒店楼下的自助餐,烤鸭非常好吃,我去排了两次队,非常满足,队长虽然只吃了一盘但他拿了三次白斩鸡,H市的餐点水平真的非常不错啊!」

「呃,对,我也相当满意我的晚餐,」主持有些恍神了,「那么黄少今天想用什么方式选出幸运的参与玩家呢?」

「噢,这个嘛我想了很久,像抽座位号码这种的超方便的对吧?但总觉得太直接了没什么爆点啊,我想要营造一些情绪上的波折,一些富有层次的爆发,直接讲个座位号码吧还得想,所以我想了很久最后决定了,我就来跟现场观众玩个剪刀石头布好了!」

陈果快晕倒了,赶快从舞台边死命对方锐努嘴,要他快帮忙阻止一下黄少天。

方锐接收到老板娘的讯息,一个箭步上前,抢到黄少天身边大声的说:「剪刀石头布太慢了不如玩一二三木头人吧!」


 陈果在后台差点把手上的流程表给撕了。


TBC.

---------------------------------------------


啊啊終於要到我自己最喜歡的橋段了…
真的好想看興欣主辦的全明星喔…哪裡有賣票…(沒有

评论(2)
热度(163)
© 風味乳齒 | Powered by LOFTER